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千億盛寵:閃婚老公超能干 > 章節目錄 第1265章 結局(13)
    和唐聿城通完電話之后,知道已經掌握小歌兒的行蹤,安小兔以為很快就會有小歌兒的消息了。

    她一夜沒睡,清早就想問唐聿城,可又怕干擾到他,忍到上午十點過了,才終于忍不住發了一條短信給唐聿城問進展。

    唐聿城很快回復了她短信,表示在跟對方談判。

    之后。

    唐聿城保持一天跟她聯系兩次的頻率,跟她說的要么是稍有進展,要么是沒有進展。

    怕唐家長輩知道小歌兒不見的事,又什么忙都幫不上,安小兔只好待在雙笙家寢食難安、夜不能寐地等消息。

    翊笙注意到她的狀態變得越來越差后,親自下廚做她喜歡的菜肴,并且在她喝的水里加一些維持體能的葡萄糖。

    晚上在她喝的溫牛奶里加入安眠藥。

    安小兔知道自己不能倒下,不能讓唐聿城擔心,故沒有拒絕翊笙為了自己好而做的這些事。

    只是想到小歌兒如今還在歹徒手上,安危不明,控制不住去亂想各種不好的場景;即使翊笙每餐都花心思做自己愛吃的食物,她也努力強迫自己吃下去,然而吃了幾口便再也吃不下去了。

    翊笙曾勸過她多吃兩口,結果她聽話努力地吃了后,轉身就控制不住把胃里的食物全吐出來了。

    從此翊笙便再也不敢勸她努力多吃點東西。

    之讓她每天跟著他們按時吃飯,吃多少便多少。

    即使翊笙想盡辦法讓安小兔進食,可短短一個星期內,她還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瘦憔悴了很多。

    ……

    而唐聿城這邊。

    雖然在兩天之內就將參與綁架小歌兒的其他劫匪都抓拿歸案了,可真正劫持著小歌兒的人卻消失在了北斯城。

    唐聿城和唐墨擎夜用盡了手段,也無法從那些劫匪的嘴里,問到有用的消息。

    第四天,有人主動聯系上了唐聿城,表示談判的。

    那個人只是傳話的,將山恩·勞蘭遜開的三個條件,給唐家兩兄弟說了一遍——

    山恩·勞蘭遜要求唐家兄弟悄悄把他從y國的監獄弄出去,給他換一個唐家親戚的新身份。

    然后讓翊笙親自操刀給他換一張行的面孔。

    他要kr·c國際集團的百分之十的股份。

    對方說完了條件,接著又轉達山恩·勞蘭遜的警告:唐家可以表面答應他山恩·勞蘭遜的條件,然后等救回了小歌兒又反悔,最后再將他山恩·勞蘭遜殺掉。不過他這次能策劃偷走小歌兒,就算被唐家殺了,將來某一天,他安排的人就會送一兩個唐家的孩子去給他陪葬的。

    這是在警告唐家最好老老實實答應并兌現他的條件,不要動別的歪心思,這樣對誰都好。

    山恩·勞蘭遜以前是道上有名走/私軍//火商,后來能夠成功洗白,并成為y國頗有影響力的企業家,就足以證明他的頭腦和手段不簡單。

    如今被判終身監禁在y國監獄的他孤注一擲,破釜沉舟,要么拉上唐家的人同歸于盡、要么以后跟唐家和平共處。

    唐聿城和唐墨擎夜沒有猶豫太久,就向那傳話的人,表示答應山恩·勞蘭遜的要求。

    不過唐聿城有一個要求:要求對方每天拍一段小歌兒的視頻給他,讓他確認小歌兒是安然無恙的。

    對方沒有立即答應,表示會將他的要求,告知山恩·勞蘭遜。

    談判完之后,唐家兩兄弟立刻召開股東大會,要把唐家的百分之十股份給到一個‘親戚’名上。

    經過連續三天的開會討論,大部分股東都簽字同意了。

    因為要‘悄悄’把山恩·勞蘭遜從y國監獄弄出來,在這三天內,唐家兩兄弟還秘密做了一些的事。

    而股份一事也驚動了唐家的長輩。

    兩兄弟都接到了家中長輩的‘關心’、‘詢問’怎么回事。

    唐聿城和唐墨擎夜口徑一致、認真的應付了過去,沒有提到小歌兒不見的事。

    當初談判時,唐聿城提出讓對方每天拍一段小歌兒的視頻,然而過了兩三天后,對方拒絕了他的這個要求,理由是擔心將視頻傳給他,他們會順著網絡找到小歌兒坐在的位置。

    親自把存著小歌兒視頻的usb交到他們手里,同理,怕他們派人跟蹤。

    聽著對方拒絕讓他們見小歌兒的要求,唐聿城的心沉了下來。

    而唐墨擎夜顯然也跟他想的差不多。

    不過他沒有將不好的猜測說出來,只說,“二哥,你就讓那人告訴山恩·勞蘭遜,到時候把他山恩·勞蘭遜弄出來了,簽合同的時候,必須讓我們看到小歌兒,才能當面簽合同。”

    “我知道。”唐聿城語氣冰沉,眉頭緊鎖。

    山恩·勞蘭遜最好保證他家小歌兒平平安安的!

    否則……

    唐墨擎夜又說,“等簽合同的日期定下來,你就回去翊笙家看看小兔嫂子吧。”

    他聽翊笙說,小兔嫂子的情況不太好。

    雅白給他分析過說,小歌兒是在小兔嫂子手上丟的,以她對小兔嫂子的了解,這些日子小兔嫂子肯定內疚自責死了。

    唐聿城沉默幾秒,語氣掩不住透著一絲沉重,緩聲道,“我自有分寸。”

    小歌兒不見的當晚,他信誓旦旦地向她承諾說很快就把小歌兒帶回來的,如今一個星期過去了,他卻連小歌兒的面都沒見過。

    他……覺得自己失信了,有些無法面對小兔。

    如今每天,也只是例行地發短信,編一些樂觀的謊言欺騙她。

    壓下某些情緒,唐聿城又問,“山恩·勞蘭遜還要多久才能抵達北斯城?”

    他的身份比較敏感,有些事他是不能插手的,只能交給他三弟去做。

    “最快后天,最遲不會超過大后天。”唐墨擎夜如此回答道。

    這幾天,除了跟股東開會、將山恩·勞蘭遜從y國監獄悄悄弄出來,他們還重新嚴謹地調查了一遍山恩·勞蘭遜的余黨,殘余勢力。

    除了之前被瓦解的勢力,要么是山恩·勞蘭遜藏得太深,要么這次綁架小歌兒的人,其實是他最后的一張救命符。

    不過在還未確認山恩·勞蘭遜是否還存有其他勢力之前,他們是不會輕舉妄動的,以免賠上唐家人的性命。

    -

    三天,過得很慢。

    對于唐家一部分人來說,度日如年。

    對于即將重獲自由的山恩·勞蘭遜來說,也是如此。

    好不容易,終于把山恩·勞蘭遜弄來北斯城,終于到簽合約的這一天。

    除了唐家兩兄弟,翊笙也跟著來到約定的地點。

    唐聿城把合約拿出來放在桌上,推了過去,“小歌兒呢?”

    “急什么,讓我先看完了合約。”山恩·勞蘭遜面帶笑容,從容不迫地翻開合約看了起來。

    室內一片寂靜,只有時不時翻頁而發出的細微聲響。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莫約過了一個小時。

    山恩·勞蘭遜在合約簽名處簽上自己新身份的名字,并按手印。

    然后才拿起一旁的手機,撥了個電話,“可以把唐家小千金帶過來了。”

    他并不擔心這個手機裝了監聽器,或者那邊被定位到。

    畢竟先前他可是警告過唐家,就算現在把他殺了,救下了小歌兒,他還留有后手。

    唐家兄弟若不怕唐家人死,就盡管對他動手。

    那邊沉默了半晌,才鼓起勇氣說,“boss……那個小孩兒不見了。”

    聞言,山恩·勞蘭遜的心猛地一沉。

    他之前因為那孩子在他們手上,才有底氣嚇唬唐家兄弟說還留有后招。

    如今那孩子不見了……

    山恩·勞蘭遜通話的這部手機確實有監聽器。

    戴著藍牙耳機的唐聿城倏地站起來,拔槍指著山恩·勞蘭遜,語氣間充滿殺氣,“我家小歌兒不見了,是什么意思?是她逃跑了?還是……死了?若是逃跑了,找了回來,我們之間的合作還能繼續,若是小歌兒有個不測……”

    山恩·勞蘭遜額頭冒了一層冷汗,但很快便冷靜下來。

    “可能是逃跑了,或者在我的手下在躲避你們追查時弄丟了。”

    “可能?或者?”唐聿城緊咬著后槽牙冷冷一笑,‘啪’地一掌拍在桌面上,“給我問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山恩·勞蘭遜內心恐慌得一批,在心里將辦事不靠譜的手下罵了千百遍,但面上還是維持著淡定。

    “不見了是什么意思?給我老實說清楚。”

    “……就是一個星期前,我當時太累撐不住閉眼休息了兩個小時,醒來時就發現那個小孩不見了,逃跑了。”

    這時,唐墨擎夜湊在唐聿城耳邊,低聲說了些什么。

    唐聿城聽完后,沉沉地喊了句,“翊笙!”

    話音剛落,站在一旁的翊笙毫不猶豫,狠狠地將一支注射器的針頭扎進山恩·勞蘭遜的脖子,迅速將藥物注射進他的身體。

    “你們……!”

    不到兩三秒,山恩·勞蘭遜的身體抽搐了兩下,昏迷了過去。

    唐聿城強勢地對翊笙說,“想盡辦法都要從他嘴里套出話,看還有沒有殘余的勢力,余黨在哪里?這對我們來說是個不定時的地雷。”

    本來,他山恩·勞蘭遜可以在監獄里度過余生的,可偏偏他活膩了,急著去投胎。

    “嗯,我知道。”

    翊笙神色冰冷嚴肅應道。

    先前山恩·勞蘭遜在y國監獄里,很多事他們都不好動手。

    如今到了他們手上,有些事查起來就容易多了。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