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千億盛寵:閃婚老公超能干 > 章節目錄 第1070章 不會我可以學
    幾分鐘后,車子抵達附近的醫院。

    翊笙抱著溫平笙直接朝急救室走去,跟醫院的值班醫生表明了他的身份后,親自進手術室替溫平笙進行手術。

    一整場手術,無論是麻醉,還是拔匕首,止血縫合等等一系列步驟都是由他一個人親手完成的。

    這對翊笙來說,不過是一場比吃飯還簡單的小手術。

    不到二十分鐘就完成了。

    溫平笙只是局部麻醉,人還是清醒的。

    翊笙辦理完手續后,問她,“平笙,想住院還是回家?”

    “回家吧,我不太喜歡醫院。”溫平笙如此回答說。

    “嗯,那回家。”

    翊笙想抱她起來,她阻止說道,“我傷的是手臂,能走路的。”

    聞言,他也沒有堅持,陪她走出醫院。

    兩人剛坐上車。

    翊笙就接到唐聿城的電話,“翊笙,我聽凌霜說平笙受傷了,怎么回事?”

    “今晚跟平笙去北斯城購物廣場買些東西,在購物廣場一樓時,行兇者是從我們背后偷襲平笙的,我當時沒察覺到危險,平笙手臂受了傷,不嚴重,傷口已經處理好了,正準備回家。”翊笙將事情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行,知道了,那你跟平笙先回去吧,有消息再聯系你。”唐聿城問完,就將電話掛了。

    “誰的電話啊。”溫平笙的身子靠在座椅上,隨口問了句。

    “二爺,問你受傷的事。”翊笙想了下,問她,“要跟你家人說,你受傷的事嗎?”

    “先回家再說吧。”

    溫平笙覺得雖然家人都在京都,但是她出事的地方是在北斯城購物廣場,當時還不到十點,挺多人的,這事得很費力才能壓下來,否則肯定會上新聞的。

    翊笙啟動車子,朝家里的方向開去。

    “宵夜沒吃成。”溫平笙側頭看著窗外飛過的景物,嘆了一口氣,“還有,我的戰利品呢?”

    翊笙喜歡她的一點就是,她性子樂觀,看似沒心沒肺的,不會被一些消極的事情影響太久;就好比現在,她并沒有一直糾結自己受傷的事,像個沒事人一樣跟他聊天。

    “東西在北斯城購物廣場的保安室,由保安幫忙保管著,明天我再幫你去取回來。”

    “嗯。”溫平笙勉強點了一下頭。

    然后他問她,“宵夜想吃什么?我給你做。”

    “能吃小龍蝦嗎?”溫平笙反問。

    這個小吃貨,還惦記著家里的小龍蝦呢,翊笙失笑,“……可以,但是不能是辣的。”

    “非麻辣或者香辣的小龍蝦,是沒有靈魂的。”她停頓了一下,商量地問,“微辣行嗎?”

    “可以,就是辛辣食物會刺激傷口,然后傷疤會加深,傷疤太深的話,我可能沒辦法幫你把手臂恢復到光潔如初的模樣。”他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溫平笙一聽,整個人都焉了。

    首先她是沒有什么醫學知識的,其次她覺得她都這么慘了,翊笙不會騙她的。

    卻不知這個男人有時焉壞焉壞的。

    她咬牙妥協道,“蒜蓉味的,不能再讓步了。”

    ……

    回到家,翊笙讓她在客廳沙發躺著,然后他去廚房給她做宵夜。

    除了小龍蝦,還煲了個益氣補血的湯。

    溫平笙躺在沙發上快要睡著了,被突然響起的手機鈴聲給驚嚇得一下子坐了起來。

    是她小哥打來的電話。

    “小笙!你受傷了是不是?我剛才看到微博熱搜說北斯城購物廣場有人被刺傷了,歹徒跑了,然后點開路人拍攝的視頻,一眼就看出受傷的人是你……”溫逸舟說著就哽咽起來了。

    他又心疼又氣憤罵道,“我回京都的時候,翊笙那混蛋怎么跟我承諾的?他說‘平笙在北斯城有我照顧著,你完全不用擔心’,他就是這樣照顧你的?我才回京都幾天?你就受傷了;小笙你別怕啊,我這就連夜去北斯城陪你。”

    溫平笙嘆了一口氣,“小哥,我受傷的事,跟翊笙沒關系,又不是他害我受傷的;是我今晚抽風,八點多了,還拉著翊笙出門逛街,說出去吃宵夜,結果宵夜沒吃到,就吃刀子了。”

    “他沒保護好你,就是他的錯。”溫逸舟蠻不講理地道,深吸一口氣,他用宛如老父親的語氣說,“小笙,我凌晨就能到你那兒,別怕啊,小哥來了。”

    “小哥,你一來北斯城,黛西肯定跟著來,你別帶黛西來北斯城氣我,好么?”溫平笙無奈地說。

    實際是不想讓家人擔心。

    她的傷,就是傷口比較深,傷口并不大,有翊笙這個天才醫生在身邊,她一點兒都不害怕。

    “那我明天一個人去北斯城看你,可不可以?我看你一眼,確定你沒事就回京都,不會讓黛西氣你的。”溫逸舟懇求道。

    “好的,你跟其他幾位哥哥和爸媽說一聲,讓他們不要擔心,我沒事,都不用住院,已經在家了,有些困了。”

    “那小笙你先睡覺,明天我去京都看你。”

    溫逸舟掛了電話,就跑去敲他三個哥哥的門,將他們家寶貝小笙受傷的告訴他們,然后又去跟他們父母說,最后打電話給身在部隊的老四溫云行。

    而溫平笙放下手機后,繼續癱在沙發上。

    沒一會兒,聞道特別香的蒜蓉小龍蝦味兒,她就癱不住了,從沙發爬起來,朝廚房走去。

    “翊笙,小龍蝦好了嗎?”

    “再等幾分鐘,你到用餐廳坐著,很快就好了。”翊笙回頭看了她一眼,如此說道。

    溫平笙并沒有聽他的話,而是走到他身邊。

    “好香啊。”她吸了一口氣,笑問,“你說,你有什么菜是不會做的?”

    他語氣緩慢淡雅,“挺多菜不會做的,你想吃的話,不會我可以學。”

    “那我以后就不客氣了。”

    “你什么時候跟我客氣過?”

    “……”溫平笙。

    這人說話真是一點兒都不委婉。

    小龍蝦一出鍋,溫平笙就像小尾巴般跟在他身后,從廚房出來。

    “我還做了些冰鎮小龍蝦,你等會兒。”

    翊笙跟她說完,又轉身進了廚房,把冰鎮小龍蝦和蘸醬端出來。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