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千億盛寵:閃婚老公超能干 > 章節目錄 第1019章 就想安靜地吃個狗糧
    溫平笙輔導小暖暖寫完作業,然后又教她畫了一會兒畫,直到小萌寶就困得點頭了。

    她把小萌寶哄上床睡著了,就打算下樓倒杯水喝。

    正好看到唐聿城捧著一束花走進大廳,然后挺溫柔地跟安小兔說這花是今晚沒回來吃飯的補償。

    溫平笙,“!!!”這特么是什么愛情,未免也太甜、太虐狗了吧。

    “溫……平笙。”唐聿城抬眸,對著站在樓梯口的溫平笙喊了聲,還是覺得喊她‘溫小姐’比較順口。

    不過他家兔子說以后是要成為一家人的,不要叫得這么生疏。

    聽他這一喊,安小兔也回過頭,看到溫平笙了。

    “呃……我沒想打擾你們的,就想安靜地躲在角落里吃個狗糧。”溫平笙擠出一抹笑,略尷尬地解釋。

    “平笙,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嗎?”安小兔貼心地問她。

    溫平笙說道,“不,沒有,我就是想下來喝杯水的,你們繼續,不用管我。”

    想下來喝杯水,結果被狗糧塞撐了。

    “那我們先回房了,平笙你有什么事的話,可以打電話跟小兔說,或者找管家也可以,管家是十一點鐘才休息的。”唐聿城交代完,收回目光,穩穩地將女兒抱在臂彎里,低下頭很輕柔地親了一下女兒的臉頰,“小歌兒想爸比了沒有?爸比可想小歌兒了,也想你媽咪。”

    安小兔一手抱著花束,另一只手輕扯著他的衣服,夫妻倆一起上樓了。

    回到房間。

    唐聿城坐在沙發上,跟她說,“兔子,你先洗澡吧,我抱會兒小歌兒。”

    將近十四個小時沒見他的小寶貝兒了。

    “嗯,聿城你在部隊有沒有吃晚飯?要不要吃點宵夜?”安小兔一邊把花插到花瓶里,邊關心地問他。

    “不用了,我在部隊里吃過了,晚餐吃的饅頭,比較抗餓的。”唐聿城說道。

    安小兔走過來,彎腰親了一下他的臉頰。

    “花我很喜歡,謝謝!”

    他并不會經常送她花,也不會有計劃的送,正是因為出其不意,才讓她覺得小驚喜之余,又有些感動。

    “喜歡就好。”

    唐聿城的大掌按住她的后頸,吻上令他貪戀的軟唇。

    兩人的姿勢不太好,他沒有吻太久就放開她了。

    安小兔呼吸微亂,輕拍了一下他,嬌嗔警告道,“唐先生,下回請注意著點兒場合,我們小歌兒看著呢。”

    “反正小歌兒又看不懂,也記不住。”唐聿城不以為然,說著又親了一下她的臉頰。

    “我去洗澡了。”

    安小兔嬌哼一聲,捏了捏他的臉,站直身子,轉身朝浴室走去了。

    小歌兒乖巧地躺在她爸比的臂彎里,眨巴眼睛望著她爸比,唐聿城心頭軟得不行,用指腹輕輕碰了下她的柔嫩臉蛋,淡笑說道,“看什么呢?你爸比在親你媽咪呢,也不知道閉著眼睛,傻姑娘。”

    興許是知道大人在跟自己說話,小歌兒小嘴一彎,笑了起來,模樣可愛極了。

    唐聿城看女兒被自己逗笑了,覺著特別有成就感,然后自言自語地跟女兒說起話來了。

    小歌兒剛出生那段時間,每天要歲十幾將近二十個小時,現在長大了些,睡覺時間也也隨之少了三四個小時。

    現在每天回到家,看到女兒是醒著的話,逗逗女兒,看著女兒童真無邪的笑容,他就感覺滿身的疲憊都消散了不少。

    安小兔洗完澡出來,就聽到他在溫聲細語地跟女兒說話,那聲音那語氣,溫柔得能掐出水來了。

    她笑笑地走到他身邊,“十點了,小歌兒給我抱,你先去洗澡。”

    唐聿城嗯了聲,有點兒不舍地輕柔將女兒放到她臂彎里。

    小歌兒聞到母親的氣味,立刻用小臉去蹭她的胸前,小手還抓著她的浴袍。

    ‘奮斗’了一小會兒,都還沒吃到奶,小奶包嘴巴一癟,安小兔看小奶包要哭了,就不再逗她了,趕忙撩起衣服喂她。

    小萌包吃了幾口奶,把嘴巴移開,望著安小兔笑了一下,然后繼續扭過頭吃奶。

    吃著吃著沒多久就睡著了。

    安小兔要把衣服放下來,小奶包感覺嘴巴空了,立刻就睜開眼睛醒了,微蹙著眉,嘴巴癟癟的看著安小兔一眼,一副下一秒要哇地哭出聲的模樣。

    “好好,不鬧你了,快吃吧。”安小兔溫聲哄著,把小奶包的臉扶回去,讓她繼續吃奶。

    小奶包也不吸奶,就是含在嘴里,得等她睡沉了,才能分開。

    唐聿城洗完澡出來,輕聲問了句,“小歌兒睡著了么?”

    “嗯,我再抱她一會兒,等她睡沉了再放到床上。”安小兔說道。

    他又問,“兔子,你在家帶女兒,有時會不會感到無聊或者厭煩?”

    安小兔搖頭否認,“不會啊,你怎么突然這么問?”

    她家小歌兒這么可愛,又這么乖巧,她喜歡都來不及,怎么可能會覺得厭煩。

    “沒什么。”唐聿城解釋說,“是今天中午吃飯時,聽兩三個下屬閑聊,說到他們妻子生了寶寶后,就在家里照顧寶寶;你也知道寶寶還小,肯定會經常哭鬧的,一開始他們妻子還很開心家里添了新成員,但是一個人帶孩子久了,就會覺得厭煩、情緒暴躁,然后就經常打電話去罵他們,我看那幾個下屬對這樣的情況,都深有體會的樣子。”

    一般軍中職位高一點的,家屬都安排住進軍區大院里,但也不能經常回家的,要留駐在部隊里,以防有什么突發狀況,每個月有兩三天月假。

    不過他們唐家無論是在北斯城還是對R國而言,都是特殊的,他的權力也大許多,每天只要處理好軍中事務,就可以會回來了;但經常下班后,會有些緊急的事,那他就要到家里的書房加班。

    生安年的時候,安年不太跟他媽咪,于是大多數時間都是他在照顧安年的,后來她出了事,他就一個人把安年帶大,很清楚一個人帶寶寶有多辛苦。

    “我們小歌兒這么乖,我疼她都來不及,怎么會煩我們小歌兒呢。”安小兔笑得愈發溫柔。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