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千億盛寵:閃婚老公超能干 > 章節目錄 第962章 他竟然還是個小公舉
    見他不肯說,溫平笙便嬌蠻地哼聲說,“安翊笙你怎么這么小氣,我們都是戀人關系了,結果一個菜譜而已,你都不肯告訴我。”

    “我是擔心你學不會,會打擊到你的自信心,如果你真想學,我可以教你。”翊笙說。

    “你看我要生氣了,你才說可以教我,那你教給我的,肯定是不齊全的,做出來的味道肯定跟你的不一樣。”溫平笙堅決不肯承認自己廚藝一般,“不學了!哼!有什么了不起。”

    “哦,那好吧。”翊笙繼續吃飯。

    溫平笙,“……你怎么不哄我?怎么不說愿意毫不保留地把這道菜的做法教給我,并且保證教會我做這道菜。”

    她看網上好些例子,都是察覺女朋友一有點兒不對勁的苗頭,男方就立刻各種哄著寵著了。

    她就故意無理取鬧想試試。

    結果——

    計劃很豐滿,行動起來很骨感。

    “沒哄過人。”翊笙非常耿直地說,“以往都是別人哄我的。”

    雖然是哄他出手幫忙治病的。

    “……”溫平笙卻誤會了他的意思。

    內心凌亂:臥槽!看不出來他三十好幾了,竟然還是個小公舉,要人哄著。

    “以往我也都是被人哄著的,以后我倆要是吵架,那誰哄誰?”溫平笙問,這是個很重要的問題。

    翊笙說,“我不用你哄,你也不用我哄。”

    “我生氣的時候,你不哄我,我就讓你睡客廳沙發,跪搓衣板!”溫平笙炸毛說道。

    “將來我們結婚了,我買的房子肯定不會只有一個房間而已,我去睡客房;衣服不是手洗的,有全自動洗衣機,家里不會有搓衣板這種東西。”翊笙冷靜從容地教她看清現實。

    溫平笙,“……”好生氣哦。

    她已經能夠預見,跟這個男人在一起的凄慘未來了。

    “我們以后肯定天天吵架。”溫平笙說。

    誰讓這個男人說話太能氣人了。

    翊笙淡定地說,“我不會跟你吵的。”

    從他記事至今,還沒跟人吵過架。

    “我要跟你吵!!!”

    “你知道上一個企圖激怒我,讓我跟他吵架的人,最后怎樣了嗎?”

    “……”

    恐嚇!赤果果的恐嚇!溫平笙頓時如鵪鶉般縮著脖子,乖巧地吃著飯。

    看她不說話,翊笙便問了句,“平笙,你還要學做酸筍魚嗎?”

    “你又不肯教我。”她有點兒委屈巴巴地說。

    “你想吃,我給你做,你還學來作什么,不過如果你想學,我還是愿意教你的。”他說道。

    嗷!這聽著終于像句人話了。

    “那你說吧。”溫平笙哼了一聲。

    “首先你得學會殺魚……”

    他剛開口,溫平笙就打斷他的話了,“我可以讓賣魚的人幫我把魚殺好。”

    “在商場讓人把魚殺好,到拿回來下鍋煮,最少要一個小時,那魚就沒那么新鮮,口感沒那么好了;當然,如果你要求不那么高的話,也可以人把魚殺好。”

    “你繼續說。”她催促。

    “其次你要學會解剖。”

    溫平笙立刻說,“特么吃個魚還要學解剖???我是京大本碩連讀的,讀書多,你不要騙我。”

    “是你要我毫無保留地教給你的。”翊笙語氣略無奈,“我的做法是把魚脊骨斬出來,然后用魚脊骨、魚頭、魚尾來熬湯;一般人是直接把魚肚內壁片區的魚刺直接片出來,但是這樣的,魚肉里還會有些小魚刺,很影響口感,我是把魚肉里的所有魚刺都挑出來,這就很考驗解剖技術了,改天我親手教你怎么弄。”

    “還有……”他故意把步驟說得很復雜繁多。

    溫平笙,“……”

    大佬,打擾了,告辭!

    聽著他說煮酸筍魚的步驟,幾十道工序,溫平笙頓時覺得自己還是安靜地做一只,只會吃的饞貓吧。

    說了將近十分鐘,翊笙問她,“都記住了嗎?”

    “對不起,并沒有,我只記住了把魚從鍋里盛出來這一個步驟。”溫平笙非常誠實,非常咸魚地回答,“以后我們分工合作,你負責把魚煮好,至于壓軸工作,重頭戲——裝盤,就交給我吧。”

    她俏皮的回答把翊笙給逗笑了。

    最終,溫平笙吃了兩大碗飯,要不是翊笙阻止,說晚上不能吃太多,她還想再吃一碗飯,還喝了兩碗魚湯,來哀悼她廚神夢想的破滅。

    溫平笙吃飽之后,放下碗筷,打算咸魚癱一會兒,沒癱半分鐘,就聽到翊笙說,“該你洗碗了。”

    “你讓我休息會兒,吃得有點兒撐了。”溫平笙拖延地說。

    “正好做些事幫助消化。”知道她吃飽后總要玩一兩個小時,才會收拾,于是翊笙威脅說,“去活動活動把碗筷收拾了,不然明天吃青菜,沒有肉。”

    竟然對一個無肉不歡的人撂下這種威脅,魔鬼!

    “好像請個洗碗的保姆啊。”溫平笙努力從椅子站起來,一邊感嘆道。

    想她在京都溫家時,都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溫家千金,如今卻淪落到吃完飯后,還要洗碗的凄慘境地。

    翊笙說,“我不喜歡家里有外人,當然,婚后我會看情況考慮請傭人來做家務和請廚子。”

    現在,他沒有什么事,家務他可以一手包了。

    但是以后,他的藥物研究實驗室創立起來了,他可能會變得很忙,家務什么的,肯定是沒空做的。

    溫平笙沒有接這個話題,戴上圍裙,開始收拾餐桌上的碗筷,拿進廚房去洗。

    其實溫平笙做家務的能力還是不錯的,把碗筷洗好,又將廚房收拾得干干凈凈的,所有廚具擺回該待的地方,干凈整齊,讓人看得很舒服。

    用洗手液把手洗干凈,脫下圍裙掛好。

    從廚房出來,癱坐在沙發上。

    想到剛才吃飯時,她跟翊笙討論的話題,于是發了一條微博。

    笙歌:跟安先生討論到以后吵架的話題,安先生表示不會跟我吵架,并問我,“你知道上一個企圖激怒我,讓我跟他吵架的人,最后怎樣了嗎?”……emmm,我很好奇那個人被他砍了多少刀,但是有很慫,不敢問。

    過了十幾分鐘,翊笙轉發了她的微博,并且附上答案——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