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千億盛寵:閃婚老公超能干 > 章節目錄 第916章 同居?
    早上,八點

    溫平笙還在睡覺,門鈴聲非常有節奏地響起,響5次,消停一分鐘,又響5次,如此循環。

    畫漫到凌晨三四點才睡的溫平笙快要被這可惡的門鈴聲氣得想殺人了。

    對方似乎很有耐心,一副她不去開門,就按門鈴按到天荒地老的架勢,她暴躁地大聲‘啊!’了一下,帶著濃濃的起床氣和怒氣爬下床,走去開門。

    霍地打開門,沒看清來人是誰就控制不住滿腔怒火罵道,“啊!!!誰啊?一大清早按什么門鈴?不知道別人在睡覺嗎?”

    “溫小姐,下次開門之前,先透過貓眼或者監控看一下門外的人是誰再開門,若門外站的是殺人狂或者變態,你現在已經倒在血泊之中了。”翊笙站在門口,語氣薄涼從容地提醒。

    溫平笙抬眸,腦子轟地一下,凌亂。

    “……???”臥槽槽槽槽!

    這個男人怎么會在這里?

    震驚了好幾秒,她起床氣依然在,再想起上次問他要簽名,結果被拒絕的事,她立刻端起了高傲架子,“你來這里干嘛?有話快說,沒事快滾。”

    “從今天開始,我是你的營養師,直到你調養好身體為止。”翊笙冷冷地說完,拉著行李箱走進了屋子。

    哈?她的營養師?

    她怎么不知道。

    溫平笙趕忙跑到他的面前,攔住他的去路,“我不需要營養師,麻煩你哪里來,回哪里去!”

    翊笙微垂清冷眼眸,對上她清澈而閃爍著火光的眼睛。

    三秒后,他平淡地開口,“溫小姐,你的頭發有點兒亂,左邊眼角有眼屎,應該是上火導致,眼眶下有淡淡烏青,有點兒腫,睡眠不足的典型狀態,你現在的狀態簡稱為:蓬頭垢面。我覺得你可以先去刷完牙洗完臉,再來跟我說話。”

    再一次詮釋了什么叫憑實力單的身。

    “……???”溫平笙。

    你他媽敢不敢把話說得委婉一點?

    女生剛起床,眼角有眼屎這種事能直接說出來的嗎?啊?

    “能看到本小姐蓬頭垢面的模樣,是你的福氣。”溫平笙漲紅了臉,強行穩住面子,“還要,希望我一會兒出來,不會再看到你。”

    咬牙說完,轉身快步走進了房間。

    剛回到房間,正好聽到手機鈴聲在響,她拿起手機一看,我她奶奶打來的電話。

    她深吸一口氣,調整了一下情緒,語氣還算平穩地問,“奶奶,一大清早的,有事么?”

    “記性不好,這事本來昨天就應該跟你說的,老了,記性不好;翊笙從今天開始擔任你的營養師,住在你那兒,你什么都得聽他的……”那邊,溫奶奶嚴肅地說道。

    住她這里?

    “奶奶!”溫平笙尖叫著打斷她奶奶的話,佯裝驚恐說道:

    “住我這兒?你就那么放心讓一個陌生男人住進我家?萬一他半夜獸性大發,做出傷害我的事,又或者他哪天突然抽風,砍我怎么辦?奶奶你不知道,學醫的惹不起,新聞上有個學醫的女生,砍了她男朋友23刀,刀刀避開要害。”

    “翊笙這種醫術頂級的大佬,他估計能砍我100刀,然后把我醫治好了再繼續砍。”

    溫奶奶沉默了下來。

    好一會兒都沒有說話。

    直到溫平笙以為她奶奶被她說服了,打消了讓翊笙住在她這里、擔任她營養師的念頭,卻聽到她奶奶說——

    “知道翊笙惹不起,你就乖乖聽他的話,不要違抗他的安排,知道了嗎?”

    “???”溫平笙目瞪狗呆。

    what?

    她一時說不出話來,跟著又聽她奶奶說道,“你要是不愿意讓翊笙擔任你的營養師,明天就立刻跟我回京都,我老了管不動你,那讓你那幾個哥哥來管你;你住院的事,我還沒有告訴你哥哥們,我一會兒就打電話告訴他們,相信他們很樂意接你回京都的。”

    “別別別!奶奶別告訴我哥他們,求您了。”溫平笙連忙求饒。

    她好不容易才脫離她哥哥們的‘魔爪’,能從事自己喜歡的工作,可不想再回去被管束了。

    “不想回京都,就給我聽翊笙的話,配合翊笙的安排,把身體調養好。”溫奶奶態度強勢,不容商量。

    “奶奶,你是不是不愛我了?我再也不是你的小公舉了對不對?”溫平笙裝哭說道。

    有過不少前車之鑒的溫奶奶怕這回又心軟,立刻說,“不跟你說了,我要出去散步;你聽翊笙的話,不然惹他生氣了是要被砍了,到時候奶奶可救不了你。”

    說完,便迅速結束通話了。

    溫平笙瞪著手機有些回不了神。

    啊摔!

    她說萬一翊笙發狂砍自己,是想要嚇唬她奶奶的,結果反被她奶奶拿來恐嚇自己了?

    這邊,溫奶奶雖然嘴上這么說,但想到孫女說醫生砍人是不會砍死人的,就不免有些不放心。

    于是跑去了安家找安母聊天。

    兩個合伙算計(坑)自家小輩的長輩湊在一起,聊著翊笙已經到她孫女家的事,然后又鋪墊地聊了一下憧憬雙笙的未來。

    最后溫奶奶才試探地問安母,“心月啊,你們家翊笙會不會打女生啊?我們家平笙有些淘氣,萬一她惹翊笙生氣了……”

    “溫老夫人,這個你大可放心,我們翊笙回來這么久,我還從沒見翊笙跟任何人紅過臉,吵過一句架呢,更別說動手打人了;他對男人態度比較冷漠,對女孩子會好些,比較紳士的。”安母笑著保證。

    溫奶奶又跟安母聊了好一會兒,確定翊笙這個人是非常安全,非常靠譜的,才放心。

    ……

    溫平笙在房間的浴室里刷了牙洗了臉,又泡了個澡,還趁著泡澡的時候敷了個面膜。

    等她妝容找整齊地從房間出來,已經是一個半小時后的事了。

    看到客廳里,翊笙優雅地靠坐在沙發上。

    “安先生,你怎么還在這里?”溫平笙郁悶地問。

    她覺得以翊笙的淡薄冷傲性格來看,被她甩臉色后,會毫不猶豫地拎著行李就離開,誰愛伺候誰伺候。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