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千億盛寵:閃婚老公超能干 > 章節目錄 第867章 婚戒
    “不許躲。”陸隱沉聲命令。

    那架勢,還真的有點像那個拿著尺子的嚴厲老師,而她則是準備挨打的學生。

    “……”赫莉僵硬著身體,屏住呼吸,一動也不敢動。

    那是——戒指。

    還是T·家的。

    她記得這款戒指是他幾年前設計的一款婚戒,已經絕版了。

    耳邊響起男人的沁冷低沉嗓音,“好了。”

    她猛地回過神。

    低頭,看著無名指上的戒指,尺寸不大不小,剛剛好。

    赫莉的眼眶莫名的發熱,有點兒想哭的沖動。

    “婚戒。”陸隱簡單地解釋了一句,然后又命令道,“行了,去把頭發吹干,睡覺。”

    是婚戒?

    赫莉心臟猛地一震,眼底也掩不住的震驚和不敢置信。

    匆匆瞥了他一眼,發現他的無名指上,也戴著一枚戒指,跟她的是一對的。

    沒有鮮花、沒有半句甜言蜜語、氣氛也不佳,但赫莉卻覺得這是她這輩子經歷過的,最美好的事了,或許也是這輩子最美好的回憶,沒有之一。

    ‘你……’赫莉比著手語的動作停住,過了幾秒,才繼續:‘我覺得我們可以隱婚。現在你的言行備受關注,若是讓人注意到你手上的婚戒,知道你結婚了,可能影響不太好。’

    他是商界新崛起的傳奇,一舉一動都備受關注,估計明天,就會有人注意到他手上的婚戒了,到時,恐怕會引起不小的轟動。

    陸隱皺著眉,不悅地說道,“我又不是什么大明星,怕結婚會掉粉,就算引起轟動,也不會對公司造成不良影響,結婚是很見不得人的事嗎?還得遮遮掩掩的,不能讓人知道。”

    難道他結婚,還得先看別人的臉色,得先得到那些陌生人的同意不成?

    赫莉看他生氣了,頓時不敢再提這件事了。

    “去把頭發吹干,睡覺。”陸隱再一次重復道。

    赫莉乖乖轉身,走到梳妝臺前,把頭發吹干。

    雖然表面還算平靜,不過她的內心卻激動得無法用言語來形容,拿吹風機的手,微微顫抖著。

    或許是為了不讓赫莉覺得尷尬或不自在,陸隱沒有等她,把戒指給她戴上,就躺下睡覺了。

    赫莉吹干頭發又給臉部做護膚工作,等忙完了爬上床,發現陸隱已經睡著了。

    赫莉看著陸隱的睡顏,睡著后的他,深邃精致的臉龐很溫和,不像清醒時那么冷硬、難接近。

    都說女人的想象力是富有的,尤其是在羅曼蒂克方面。

    看著陸隱睡著的樣子,赫莉就想到今早她醒來時,他已經去上班了。這讓她感覺他們就好像是一對很平凡的夫妻,他起早摸黑地去工作掙錢養家,晚上累得早早就睡著了。

    那種意境和氛圍,很溫馨、寧靜,讓人覺得舒服。

    像是想到了什么,赫莉伸出一根食指,戳了戳陸隱的胸膛,如果她能說話的話,此時肯定小聲地、試探地喊他的名字,看他是否真的睡著了。

    戳了陸隱,發現他沒動靜,她的手指又加了幾分力氣,戳得略用力。

    可他似乎睡得很沉,對她的所作所為,似乎毫無知覺。

    她以前就知道他的睫毛很長,近看,才發現他的睫毛就得像貼的假睫毛一樣長,像一扇蝶翼,很漂亮。

    她忍不住伸手輕輕拔了一下他的睫毛,之間他的眼皮動了動,并沒有睜開眼睛。

    赫莉的目光落在陸隱的薄唇上,他的唇形很好看,唇色是淡淡的粉色。

    深吸一口氣,心忖:偷吻他一下,應該沒事的。

    她還沒偷吻過喜歡的人呢。

    上一回是強吻他,喝了酒,有幾分醉意,再加上太緊張,不太記得是什么感覺了。

    第一次倒是印象很深刻,什么疼一會兒就舒服了,都是騙人的,第一次整個過程都在疼,偏偏陸隱喝了酒,還能那么久。

    她的唇瓣剛碰到他的唇,就看到陸隱突然睜開眼睛了。

    “……”赫莉。

    直接嚇傻了,久久都沒有反應。

    感覺嘴唇有點兒刺痛,她猛地清醒過來,迅速轉過身背對著陸隱,一動不動地,閉上眼睛裝死。

    她覺得這輩子最尷尬的事。

    莫過于此。

    偷吻喜歡的人,結果被受害者當面逮住了。

    “赫莉,你在偷吻我。”陸隱看著她的后背,語氣平淡地陳述。

    “……”赫莉臉紅得滴血。

    能不能不要提這個事?

    能不能假裝不知道?假裝什么也沒發生?

    “把我睫毛,嗯?”他又點出她的另一項罪行。

    赫莉緊閉著眼睛,羞恥得恨不能立刻暈過去,然后失憶,什么都不記得了。

    他繼續說,“用手指戳了我胸膛12次。”

    陸隱第一次覺得這個女人有點兒可愛,試探他是否睡著了,竟然是為了偷吻他,而他一點兒也不排斥被偷吻。

    或許是當局者迷,聽說,她喜歡他,他一點兒也不覺得困擾,甚至心里還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赫莉緩了好一會兒神,才咬了咬牙,轉過身來。

    她低下頭,臉頰還是很紅,垂眸不敢看他,用手語向他道歉。

    ‘對不起!’

    “嗯……”陸隱想了想,說,“我覺得我們現在是夫妻,親吻之類的,也是夫妻之間能做的,你要是想吻我的話,可以光明正大的來,我并不排斥。”

    陸隱覺得,他給不了她愛情,在不強迫他自己的情況下,她想要什么,他可以盡量滿足她。

    赫莉想讓他別再說了,她已經羞恥得恨不得自己能憑空消失了。

    ‘晚安!’她比了個手勢,然后匆匆轉身背對著陸隱。

    這一回,陸隱靠近了她,感覺到她渾身僵硬著,卻沒有抗拒和躲避,大掌放在她微微隆起的腹部。

    “比我想象中大一點兒。”

    她穿著衣服的時候,看著不怎么明顯。

    如今只隔著薄薄的睡衣,感覺就比較清晰了。

    赫莉咬著唇,沒有回應他的話,偷偷地看著無名指上的戒指,這款戒指是低調奢華風格的,主鉆不大,環繞一圈的碎鉆更是小得不知該怎么形容了。

    但整個戒指卻很漂亮。

    純手工制作的,過程很復雜。

    她以前就很喜歡這一款,可惜后來停產了。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