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千億盛寵:閃婚老公超能干 > 章節目錄 第858章 猜猜我看到誰了?
    小安年特別安靜,默默地聽著她媽咪和赫莉聊天。

    最終,赫莉也沒有在那間嬰兒服裝店買衣服,說是沒看到喜歡的。

    之后安小兔又和她逛了一會兒商場,買了一些東西,看快中午了,便邀請赫莉一起吃午餐。

    赫莉一聽安小兔邀請自己一起吃午飯,下意識就脫口而出拒絕了,但最終抵不過安小兔的熱情和堅持,只好答應了。

    不過她說剛到北斯城,這陣子胃不太舒服,想吃些清淡的。

    安小兔在腦海中想了一下,想到之前蕭雅白孕吐,唐墨擎夜特地找了好幾家菜肴清淡、但味道很好的餐廳,很適合口味清淡人群、以及胃有毛病不能吃重口味,又或者懷孕的人吃的。

    到了餐廳,赫莉點的一份粥,菜肴都是極清淡的、或者素的。

    安小兔則按照自己跟兒子的喜好,點了幾個喜歡吃的菜。

    “對了,你找到工作了嗎?還是做服裝、首飾設計?”安小兔用閑聊的語氣問她。

    赫莉搖了搖頭,用手機打字道:‘我不畫設計圖了,找了一份在家就可以做的工作。’

    當初她是陸隱帶她入行的,辭職后,陸隱并沒有說不許她再畫設計圖,只是她已經沒有提筆的欲-望了。

    算是退隱了。

    她在T·家工作的那幾年,陸隱并沒有虧待她,就像對待正常員工那樣,該給的一樣都沒少。

    而陸隱經常把她帶在身邊,需要她自掏腰包花費的地方并不多。

    幾年里,存了一筆不小的錢。

    即使她不工作,按照小康生活水平來算,太長遠的不說,至少十年內,都是不愁吃穿的。

    她來北斯城后,買了一套二手的房子,而未來需要的開銷也會增加,未雨綢繆是沒錯的。

    安小兔沒有追問是什么工作,只豪爽地說,“你在北斯城不熟,以后要是有需要幫忙的地方,盡管開口,能幫得上的我一定會幫的。”

    赫莉由衷感激回道:‘嗯,謝謝。’

    過了會兒,等菜好了端上來的時候,赫莉看到一道全葷的菜肴,臉色抑不住有些蒼白,喝了一口白開水,努力壓下胸臆間的難受感。

    吃到一半的時候,赫莉就借故上洗手間了。

    去了大概有十幾分鐘,直到安小兔跟小安年快吃好了,才回到餐桌上。

    之后,又吃了點兒東西,見安小兔吃飽了,她也放下筷子了。

    吃過午餐,安小兔看她臉色有點兒不好,似乎不太舒服,就沒再和她逛街,讓她先回去休息了。

    安小兔又帶小安年逛了一會兒,便回唐家莊園了。

    小家伙上了二樓,就跟安小兔說,“媽咪,我要回房去睡午覺了,媽咪午安。”

    “午安,寶貝安年。”安小兔笑著回道。

    小安年一回到房間,把房門反鎖起來,就給陸隱打電話了。

    R國跟德國的時差,R國比德國快八個小時,這會兒北斯城是下午14點多,德國是早上6點多。

    “一大清早擾人清夢,你最好有很重要的事。”電話那頭,陸隱的嗓音帶著幾絲慵懶睡意,無奈說道。

    “哪里大清早了?陸隱哥哥你是不是睡糊涂了,現在都驕陽高照了。”小安年假裝不知道兩國時差,語氣無辜地說。

    “……說吧,有什么事?”陸隱哪會不知道不知道這小家伙在裝。

    “陸隱哥哥,你猜我今天跟我媽咪去逛街,碰到誰了?”小安年語氣故作神秘。

    陸隱有點兒起床氣,“猜不到,不說我掛電話了啊。”

    “我跟我媽咪在商場碰到赫莉姐姐了。”小安年立刻回答道。

    赫莉姐姐叮囑他媽咪不要告訴陸隱,在北斯城碰到她的事,但是赫莉姐姐沒叮囑他啊。

    話說完,那邊就陷入沉默了。

    小安年等了幾秒,也沒說話,就把電話給掛了。

    很快,陸隱又回撥了電話。

    小安年看著手機屏幕上的來電顯示,心道:哼!剛剛還威脅他要掛電話,先晾著陸隱哥哥一會兒。

    想罷,小安年從容地朝浴室走去,打算上完洗手間再接陸隱的電話。

    大概有幾分鐘,等他從浴室出來,聽到電話還在響。

    然后小安年就接了,假裝解釋說,“陸隱哥哥,我剛剛上洗手間了,沒聽到手機在響。”

    陸隱,“……”

    有種想把這個小家伙的腦袋擰下來的強烈沖動。

    “你跟你媽咪碰到赫莉,說什么了?”他語氣硬邦邦地問。

    其實赫莉辭職后,陸隱并沒有查過赫莉的行蹤和去向,要查的話,肯定可以查得到的。

    只是今天突然聽小安年說起,就莫名地控制不住追問了。

    小安年這回很乖地將事情的始末告訴他,“赫莉姐姐好像不畫設計圖了,我跟媽咪是在嬰兒服裝店碰到她的,說是想給雅白干媽的孩子買衣服,不過最終都沒有買;赫莉姐姐可能是水土不服的原因,精神和食欲都不太好,我跟媽咪和她吃了午飯,媽咪就讓赫莉姐姐回去休息了。”

    水土不服是他瞎掰的,之前赫莉來過幾次北斯城,并沒有出現水土不服的狀況。

    至于為什么精神不好,肯定是跟陸隱哥哥有關。

    “我并沒有說以后不許她再畫設計圖了。”陸隱澄清道。

    心底有些驚訝,在他的記憶里,赫莉是很喜歡設計的;他沒想到她離開T·家之后,就不再畫設計了。

    小安年覺得他的腦回路簡直不能更奇葩了,他想表達的重點并不是什么畫不畫設計圖的,而是赫莉姐姐的狀況。

    心罵:赫莉姐姐怎么會喜歡這樣一根木頭。

    看陸隱的重點歪了,小安年也懶得去糾正,順著他的話說,“哦,我還以為她能離開T·家,但條件是以后不準再畫設計圖,不過既然不是,那我就放心了。”

    “沒有。”陸隱再次否認。

    “雅白干媽的孩子滿月宴,你應該會來北斯城吧?”小安年又問道。

    陸隱肯定地回答,“肯定會去的。”

    “你還有什么想問赫莉姐姐的嗎?”小安年想了想,才說。

    “你還有沒說完的?那就說吧。”陸隱態度隨意。

    “沒有了,那我掛電話了。”

    小安年說完,沒等陸隱說話,就把電話掛了。

    等了一小會兒,也不見陸隱回撥,就確定陸隱是真的沒有想問的了。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