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千億盛寵:閃婚老公超能干 > 章節目錄 第851章 離開了
    第二天

    唐安夫婦是午后才起來的。

    唐聿城看到他三弟臉上的淤青,眼底略過一絲驚訝,難得地調侃,“三弟,你的臉怎么了?欺負雅白被揍了?”

    “我家雅白人美心善又溫柔,才不會打人,二哥你可不要亂說。”唐墨擎夜立刻反駁道。

    “你那時候不是人,我才動手的。”蕭雅白故意跟他唱反調。

    “……???”唐墨擎夜。

    自家老婆胳膊往外拐,怎么辦?在線等,挺急的。

    他也不管了,直接把鍋甩給陸隱,“是昨晚陸隱喝醉了,發酒瘋把我給打了的。”

    蕭雅白:“連一個喝醉的人都打不過,你也好意思說。”

    “老婆……”唐墨擎夜委屈巴巴喊她一聲,“你還是我老婆嗎?你以前很寵我的,現在幫著二哥埋汰我。”

    “對了,陸隱呢?怎么沒看到他?”唐聿城掃視了客廳一圈,問道。

    唐墨擎夜立刻回答,“他今早吃過早餐,就跟赫莉飛回德國了,聽說是T·家臨時出了點兒狀況,趕著回德國處理。”

    這是陸隱給他們的說辭。

    可信度,為零。

    唐聿城聽完,眉頭微微皺起。

    “你昨晚對他做了什么?”他沒忘記之前在宴會上,他三弟說套陸隱話的事。

    而他三弟臉上的上,肯定也是昨晚陸隱‘賞賜’給他的。

    蕭雅白微瞇起漂亮雙眸,語氣危險問他,“嗯?唐墨擎夜你昨晚背著我,對陸隱做了什么?”

    “老婆別鬧。”唐墨擎夜抓著她的手,握在掌心里,“二哥,你跟小兔嫂子先吃午飯吧,我一會兒我再跟你詳說。”

    關于斯修和陸隱之間的事,知道的人屈指可數。

    雖說雅白和小兔嫂子也知道一些,但有些事,還是先不要讓她們知道為好。

    唐聿城也沒有繼續再問陸隱的事。

    稍后。

    吃過午飯,他帶著安小兔到外面散散步。

    差不多有一個小時,才和安小兔一起回屋里。

    昨晚這樣那樣的事,做得有些瘋狂,安小兔消食得差不多了,就回房間補眠去了。

    陪她睡著了,唐聿城才去找他三弟。

    在書房里,聽唐墨擎夜把昨晚的事情始末說了,很詳細,包括他踢了一腳陸隱的屁-股的事。

    唐墨擎夜覺得陸隱肯定是心虛了,怕他們繼續查下去,真的會查出些什么,才一大清早就飛回德國了。

    既然陸隱心虛,那就說明他們猜陸隱跟斯修有某種關系的猜測,是真的。

    ******

    自從陸隱和赫莉回德國之后,唐家的生活又恢復了溫馨寧靜。

    因為蕭雅白懷孕,還是雙胞胎,整個唐家上下都對她小心翼翼的,唐墨擎夜也不允許她再接觸任何工作。

    蕭雅白懷孕后變得比較嗜睡,通常早上九點多才起床。

    五天里至少有三天,蕭雅白吃過早餐,唐墨擎夜就會派司機接她去Kr·C國際集團大廈,把她帶在身邊,下午再一起回家。

    Kr·C國際不少員工,簡直對蕭雅白佩服得五體投地,他們家總裁就是一頭風流多情的獅王,能將獅王馴服成一只粘人的小貓,可不是尋常凡人能做到的。

    也少許紅眼病在私底下議論——

    “聽說蕭雅白懷的是雙胞胎,總裁肯定是以為她懷的雙胞胎是兒子,才對她那么好的。”這女人說話特別酸。

    是唐墨擎夜的愛慕者之一,即使唐墨擎夜已經結婚了,也沒因此而歇了心思,總做夢想著以后上位什么的。

    “懷孕了還不安分,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想勾引誰呢?你沒聽到,坐我后面的男同事,說是蕭雅白的忠實粉絲,呵……真不明白那么多豪門名媛,總裁怎么就看上一個戲子了。”另一個女人指間夾著一支煙,彈了彈煙灰,語氣里充滿了對蕭雅白的鄙夷和敵意。

    “不都說很多沒背景的女星,要想拿到好的資源,都會和投資人或者導演上-床嗎,我猜蕭雅白的技術肯定很好,讓總裁也成為了她的裙下之臣,對她死心塌地。”

    “看著總裁跟那個女人在網上秀恩愛,每秀一次恩愛,我就截圖保存,我倒要看看他們能秀多久,以后離婚了,這些可都是笑料。”

    “……”

    這個女式的茶水間,是部門女員工的私人領地,以前,不跟她們站在一邊的人,都被擠走了。

    這會兒是午間休息時間,又和總裁辦公室隔著十幾層樓的距離,幾個女人都是同一條船上的,根本不擔心這些話會傳出去。

    偏偏——

    就被人聽到了。

    而那個人還是被議論的當事人蕭雅白。

    等那些女人換了個話題之后,她試著推了一下茶水間的門,發現門是在里面反鎖的。

    然后她抬手,敲了敲門。

    女式茶水間里面,立刻就鴉雀無聲了。

    里面的人不敢吭聲,她也不說話,就倚靠著墻壁站在那兒。

    大約過了有十分鐘。

    茶水間里面的人估計是覺得外面的人已經離開了,就把門打開了。

    看到蕭雅白站在那兒,五六個女人頓時嚇得臉色唰地一白。

    “蕭……總、總裁夫人好。”一個女人反應稍微快些,立刻放軟了聲音問候。

    “總裁夫人中午好!”其他女人也跟著問候,態度特別的好。

    蕭雅白臉色冷冷的,“剛才不經意聽到了一些話,我現在感覺我整個人都不太好了。”

    那個男人開會還沒結束,讓助理給她在星級飯店點了午餐。

    或許是懷雙胞胎的緣故,她最近孕吐得有些厲害,吃了幾口東西,就吃不下了,然后就在集團大廈里隨意逛逛。

    結果,就被她聽到了一些不堪入耳的話。

    這幾個女人,還越說越過分。

    聽出蕭雅白話里的意思,那五六個只覺得眼前一黑,一口氣差點兒沒喘上了,臉色更是蒼白得嚇人。

    有個心理防線比較差的立刻就招認了,“總、總裁夫人,我們一時嘴賤,望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我向您道歉,對不起,我們以后再也不敢了。”

    其他人聽得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暗罵這簡直是豬隊友,坑爹極了。

    如果她們一致抵死不認,蕭雅白又沒有證據,能拿她們怎么辦?就算蕭雅白跑去跟總裁告狀,她們死不松口,否認沒有說過那些話,總裁沒證據,還能開除了她們不成?

    結果這豬隊友,竟然自己趕著去送死就算了,還把她們都拉下水了。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