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千億盛寵:閃婚老公超能干 > 章節目錄 第790章 如果斯修沒死的話……
    小安年在陸隱那兒住了一個星期,日常就是早上跟陸隱起床,然后吃過早餐,陸隱送他去幼兒園,下午他會提醒陸隱一次,記得來接自己。

    知道陸隱晚上也要工作,吃過晚飯,小安年就一個人玩。

    陸隱怕他一個人無聊,想陪他,被他以‘年齡差距太大,有代溝’為由拒絕了。

    還有一點,小安年是拒絕陸隱幫他洗澡的。

    可是陸隱卻特別殷勤,覺得小安年還太小,就算知道洗澡也不能把自己洗干凈的。

    小安年斗不過他,只能認命地讓他幫洗澡了,但是再三強調讓陸隱下手輕點兒,嬌嫩的皮膚總算是躲過他的摧殘了。

    星期五,小安年回到唐家。

    吃過晚飯,小安年就把他爸比叫到房間里。

    “爸比,陸隱哥哥還有二叔么?”

    唐聿城不知是不是因為聽到‘二叔’這兩個字,眼底掠過一抹復雜。

    “沒有,他父親在克利斯家族就排行第二,陸隱只有一個大伯,你發現什么了?”

    他知道把兒子放在陸隱身邊這個決定,是對的。

    “我去陸隱那兒第一天晚上,被他說夢話吵醒了,就聽清楚一句‘二叔’,其他的聽不清楚。”小安年回憶著說道。

    “還有別的發現嗎?”唐聿城聲音有些緊繃追問。

    小安年搖了搖頭,“他對我還算縱容,但就是不準我進他的書房,然后手機電腦之類的,也不會讓我接觸到的。”

    “陸隱給爸比的感覺就是很神秘,他有些行為,跟一個人很像,就是想弄清楚。”唐聿城向兒子解釋自己的行為。

    “像哥哥嗎?”小安年所說的‘哥哥’是指唐斯修。

    他注意到剛才他說‘二叔’的時候,爸比的表情有點兒復雜。

    三叔說過他還有個哥哥的,如果活著的話,也有二十幾了。

    “嗯,只是像,但我知道陸隱并不是他,只是像知道陸隱跟他有什么關系。”唐聿城將兒子抱在懷里,語氣掩不住的遺憾,“爸比這輩子最對不起的人就是他。”

    然而斯修卻沒有給他彌補的機會。

    當年事故發生在日本海域,而斯修的尸體,是通過醫院的DNA鑒定確認的,回到北斯城后,誰也沒有心情再做一次DNA鑒定。

    退一步來說,就算DNA鑒定出錯,但是陸隱這個人,的確是克利斯家族的二少爺,真實存在的一個人,不可能是斯修的。

    DNA鑒定……會出錯嗎?唐聿城不禁陷入了沉思。

    畢竟前有翊笙這個例子。

    當年安皓輝不就是捏造DNA鑒定,讓所有人都以為翊笙死了。

    而日本有斯修母親那邊的勢力,如果當年斯修詐死……也不無可能。

    只是他們從沒設想過有這種可能,畢竟那具被打撈上來的尸體已經面目全非了,身上的衣服也是斯修的。

    要知道那具尸體是不是斯修,只有通過DNA來鑒定。

    而鑒定結果證明,那具尸體就是斯修。

    畢竟DNA鑒定是最權威有力的證明,他們從來沒懷疑過那份DNA鑒定。

    如果斯修沒死,和陸隱搭上了線……

    唐聿城覺得如果這個假設成立,那么很多事就能解釋得通了。

    至于要不要讓兒子繼續待在陸隱身邊,唐聿城猶豫了。

    如果斯修真的沒死的話,他不能確定以斯修對他的仇恨,會不會遷怒到兒子身上。

    又跟小安年聊了一會兒他在陸隱那兒的生活。

    晚些,唐聿城回到自己的房間。

    “聿城,你跟安年聊什么了?”安小兔問。

    通常都是有重要的事,這個男人才會私下找安年談話的。

    “沒什么,只是問了一下安年,他在陸隱那兒過得怎樣。”他回道。

    并沒有將自己的猜測告訴她。

    畢竟那只是他的個人猜測而已,等證實了之后,再告訴其他人也不遲。

    安小兔覺得事情肯定不像他說的那么簡單,不過他若不肯說,嘴巴閉得比河蚌還緊,無論她怎么逼他都沒用的。

    “那安年還繼續去陸隱那兒嗎?”她又問。

    “我看他聽喜歡陸隱的,他若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

    唐聿城決定將選擇權交給兒子,陸隱別墅都是他的人,就算陸隱想對安年怎樣,也不會得逞的。

    “哦……”

    安小兔愈發覺得這個男人剛才去找兒子談話,肯定與陸隱有關。

    唐聿城看出自己的說辭并不能令她信服,但也沒有多解釋什么,而是將話題岔開了。

    ……

    雙皮奶夫婦這周也從江城回北斯城了。

    “喂,小暖暖想上幼兒園。”蕭雅白有些無奈地跟某人說。

    她覺得小暖暖估計是在劇組待久了,覺得沒那么好玩了,而幼兒園的小朋友又多。

    小孩子都是比較喜歡跟小孩子一起玩的。

    想到別人家的孩子,早上起不來,還哭鬧著不肯去幼兒園,再對比她家小暖暖,去幼兒園的時候,早上都不用叫,起得比誰都早,每天都屁顛屁顛地背著小書包去幼兒園……

    她覺得她家小暖暖就是一朵呆萌又可愛的奇葩。

    “喂什么喂?叫老公。”唐墨擎夜糾正她的叫法。

    見她抬手想揍自己,他趕忙說,“你想讓小暖暖去就去,我都聽你的。”

    “那安年呢?安年還去陸隱那兒嗎?”蕭雅白問。

    有點兒理解不了,他們認識陸隱也沒多久,連熟人都算不上,小兔跟她老公怎么會讓小安年去陸隱那兒。

    而陸隱居然也愿意幫他們帶孩子。

    唐墨擎夜說,“我明天問問我二哥。”

    關于陸隱的一些事,比如陸隱想買他大哥那棟別墅的事,雅白是不知情的,但他也不想透露太多。

    “行吧。”蕭雅白頷首。

    “如果小侄子還去陸隱那兒,那小暖暖還上幼兒園嗎?”他假設問。

    “如果小暖暖想去幼兒園,安年應該不會再去陸隱那兒了吧。”蕭雅白是這樣認為的。

    那個小家伙疼妹妹,就跟眼珠子似的。

    如果知道小暖暖要去幼兒園的話,肯定會很開心的。

    看到兩個小家伙相親相愛,而另一個還是小兔的兒子,她還挺開心,挺欣慰的。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