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千億盛寵:閃婚老公超能干 > 章節目錄 第653章 今晚又有肉吃了
    蕭雅白看著走向空曠處的兩個大男人,一個都二十七八了,另一個也三十好幾了,還跟小學生似的,幼稚到了極點。

    她無語地翻了個白眼,沒理會那兩個男人,轉身朝劇組的方向快步走去。

    唐墨擎夜和司幕天看兩人都走了,哪還有心思打架。

    “司幕天,雅白已經是我的老婆了,你給我離她遠點兒。”唐墨擎夜嗓音冰沉而危險警告。

    “唐墨擎夜難道你不知道嗎?就算結了婚,也可以離婚的。”司幕天完全沒將他的威脅放在眼里,冷冷地勾了勾唇,深沉的眼底燃燒著偏執和狂熱。

    如果……如果當年不是因為他大哥,他早就跟雅雅在一起了,哪還輪得到唐墨擎夜。

    這一次,誰再敢阻攔他和雅雅在一起,他就殺了誰!

    回到劇組,一整個下午。

    不管是唐墨擎夜還是司幕天,想要跟蕭雅白聊天,她都一臉高冷之色,抿著唇瓣低頭看劇本。

    而身為經紀人的顧川,幾乎是可有可無的存在,但凡與蕭雅白有關的事,根本不用他出面,就總有人搶著幫忙解決了。

    “好久沒這么清閑了,你呢?”方華坐在塑料小板凳上抽著煙,望著不遠處正在拍戲的司幕天,忍不住感慨說道。

    以前跟在惡魔BOSS司幕焱身邊做事,簡直是一個人當兩個人用。

    而他家司少雖說性子陰郁可怕,脾氣也喜怒不定,不過總體來說還是比較好的。

    除了剛進劇組時,需要他出面打點一些事之外,現在,司少忙著追蕭雅白,自己走近點兒都要被嫌棄礙眼,怕自己會打擾到他跟蕭雅白相處。

    現在每天日常,就是早上跟著來劇組,下午或者收工跟著回去。

    都快閑出鳥來了。

    “還行。”顧川 淡淡地回了句。

    他現在跟方華差不多,每天例行來劇組打上班卡,下午或者晚上打下班卡。

    蕭雅白有什么事,也根本輪不到他出面處理。

    想了一會兒,顧川又問了句,“你家司少是不是腦子有坑?他明知道雅白跟三少都有個那么大的女兒了,還想橫刀奪愛。”

    “你家三少才腦子有坑,你家三少全家腦子都有坑。”方華瞪了他一眼,毒舌罵道。

    “我看你家司少就是腦子有坑,你家司少全家的腦子也有坑,腦子沒坑的話,那么多女人不追,偏偏追有夫之婦。”顧川也不甘示弱地反擊。

    “蕭小姐是我家司少很多年前訂下的,你家三少卑鄙無恥,趁著我們司少不在的時候,趁虛而入騙了蕭小姐的。”方華跟了司幕焱那么久,關于司幕天的事,多少也知道一些。

    “哼!你說很多年前訂下的就真的很多年前訂下了?我好幾年前就是雅白的經紀人了,從沒聽說過這事,所謂的訂下,是你家司少一廂情愿吧。”

    “……”

    不遠處。

    拍完收工前的最后一場戲,蕭雅白走出片場,看到不遠處顧川和方華不知在爭論些什么,兩人都有些面紅耳赤的。

    “沒想到你家經紀人跟我家經紀人感情挺好的。”蕭雅白對一同走出片場的司幕天調侃笑道。

    “嗯,相處挺融洽的。”司幕天昧著良心附和道。

    實際卻是,不遠處那兩個男人不知在爭論什么,都快打起來了。

    這時,唐墨擎夜臉色有些冰冷走過來,拉著蕭雅白的手,說道,“回去了,今晚給你做好吃了。”

    完全是被強行拉走的蕭雅白匆忙對司幕天說了句告辭的話,很快便被唐墨擎夜塞上了車。

    “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許跟司幕天說話,你還跟他說。”唐墨擎夜邊開著車,邊不悅地說道。

    “都是同一個劇組的,怎么可能一句話都不說。”蕭雅白有些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腹誹:況且她跟司幕天還是在十幾年前認識的,至今,司幕天也沒有什么讓人反感的行為,有時還讓人覺得有點兒小可愛,根本討厭不起來。

    唐墨擎夜郁悶得暗暗咬了咬牙,這個女人在感情方面很遲鈍,他是知道的。

    “司幕天喜歡你,你沒看出來嗎?”他挑明了說。

    “他喜歡我?”蕭雅白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手指著自己,“我怎么看不出來?你怎么看出來的?”

    “還用怎么看?除非是瞎子才看不出來。”他快被她氣死了。

    “唐墨擎夜 !你罵我瞎子?”她臉色一沉,危險地瞇起眼。

    “沒有,你是當局者迷,我指的是其他人。”他趕忙解釋,生怕惹惱了她,今晚自己又要獨守空房了。

    蕭雅白哼了一聲,想了想,“那我改天問一下司幕天是不是喜歡我。”

    若他承認了,那她以后就不跟他接觸那么了;若他并沒有喜歡自己,那就平時怎么相處,就怎么相處。

    “要是他承認了,順勢向你告白呢?你會怎么處理?”他有些緊張地問。

    “哼哼~”

    蕭雅白把臉瞥向一旁,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見她不說話,唐墨擎夜也沒有繼續問。

    在回住處的路上順道買了菜。

    他雖說晚餐他來做,不過蕭雅白也跟進廚房去幫忙,看他動作有些笨拙卻認真地洗菜,她莫名覺得有些憨萌。

    吃過晚餐,唐墨擎夜想到Kr·C國際還有些比較重要的工作要他親自處理,但隨即又想到昨晚被拒之門外的事……

    “雅白,我今晚還要出去一趟,你給我留個門好不好?不要把門給反鎖了。”他眼神有點兒可憐兮兮地看著她。

    “你今晚又要出去干什么壞事?”她斜睨了他一眼,問道。

    “絕對沒干壞事,是Kr·C國際上的事。”他立刻立起手掌做發誓狀。

    “那你去吧。”

    蕭雅白聽他這么說,大概猜得到他可能是回去處理一些重要工作。

    “記得給我留門,不準反鎖。”唐墨擎夜暗暗決定,改天把她房子的客房改成書房,用來處理工作。

    “知道了。”她往門口的方向揮了揮手,示意他趕緊走。

    “我很快就回來的。”他用力親了一下她的臉頰。

    暗想:今晚又有肉吃了。

    “呵呵呵你有事可以慢慢處理,不用趕著回來,我回給你留門的。”心底升起一股惡寒的蕭雅白干笑著說。

    這男人的話,讓她有種不祥的預感是怎么回事?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