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千億盛寵:閃婚老公超能干 > 章節目錄 第529章 爹地不要小暖暖了
    蕭雅白趕忙輕撫了撫女兒的后背,柔聲哄著,“嗯嗯,暖暖寶貝兒乖,睡覺睡覺……”

    小心翼翼地將女兒放回床上躺著。

    她坐在椅子上,仰著頭,手掌放在額頭上,無力又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事情會發展成這樣,都怨蔣家父子。

    她帶著小暖暖在美國呆得好好的,要不是蔣云寒縱容他兒子,把她的小笨蛋暖暖拐回了北斯城,還帶去參加宴會,遇上了唐墨擎夜,就不會有那么破事了。

    那個男人想跟她談什么?

    她和他之間唯一的羈絆就是小暖暖。

    他想談的,無非就是小暖暖的撫養權歸誰吧。

    如果……如果他不跟她搶小暖暖的話,就算提出條件讓她留在北斯城,她會考慮留在北斯城,畢竟他是小暖暖的父親。

    也知道小暖暖一直都很羨慕別的小朋友有爹地。

    更看得出來小暖暖對唐墨擎夜很依賴,她沒有資格剝奪女兒享受他父親寵愛的權利。

    只要唐墨擎夜不要搶走她的小暖暖,她會盡可能滿足他提出的條件。

    ……

    蕭雅白一直待在房間里,坐在椅子上,往最壞的結果去想。

    就連小暖暖午睡醒了,她也沒有心情去顧及女兒。

    “麻麻,爹地呢?”小暖暖赤著腳爬下了床,跑到她身邊,雙手搖著她的手臂問。

    以前她醒來,都會看到爹地的。

    今天怎么看不到了。

    一見女兒醒來就找那個男人,蕭雅白就心生一股無名火,“你爹地走了。”

    “麻麻,這里是哪里啊?爹地怎么不見了?”小暖暖看著陌生的環境,一臉緊張地追問。

    蕭雅白越看女兒那么依賴那個男人,就控制不住亂想,如果唐墨擎夜到時真把她的小暖暖搶走了,小暖暖會不會很快就忘了她了。

    她壓著那股對唐墨擎夜的怒氣和復雜難受情緒,故意說道,“我們回到美國了,你爹地不在這里。”

    “……”小暖暖頓時愣住了。

    幾秒過后,她‘哇’地一聲大哭了出來,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還被嗆到了。

    “暖暖要爹地嗚嗚……我不要回美國,咳咳我要爹地……爹地要保護暖暖的,爹地是不是不要暖暖了。”

    “對,你爹地不要小暖暖了。”蕭雅白狠下心腸挑撥父女倆的關系,將女兒拉入懷里,輕拍著她的背,溫聲哄道,“小暖暖不哭,麻麻還要小暖暖,我們小暖暖是麻麻的心肝寶貝兒。”

    小暖暖猛地搖著頭,哭得特別傷心,“麻麻,我還要爹地嗚嗚……晏之哥哥都有爹地,安年哥哥也有爹地,暖暖也要爹地,爹地為什么不要暖暖了?嗚嗚麻麻我們回爹地家好不好?我跟爹地說不要漂亮小裙子了,爹地要暖暖啊……”

    蕭雅白聽著女兒聲淚俱下的話,心里難受得幾乎無法呼吸,將她摟得更緊了。

    “小暖暖要爹地還是要麻麻?”她紅著眼眶問。

    “嗚嗚暖暖要麻麻……”小暖暖哭著說,抽噎了一下,“還要爹地。”

    “只能要一個呢?要麻麻就不能要爹地了,要爹地就不能要麻麻了?”她拋出殘忍的選擇題。

    “不要一個,我要麻麻和爹地嗚嗚……麻麻,你把爹地叫來美國好不好?暖暖不要小裙子了,不要蛋糕了咳咳……”小暖暖哭岔了氣,猛地咳嗽了起來。

    最終蕭雅白還是無法狠心讓女兒繼續哭下去,忍著心里的難受,溫柔哄道,“那小暖暖不哭了,麻麻把你爹地叫來,要是你爹地知道小暖暖哭的話,就不來了。”

    小暖暖聞言,立刻用雙手捂住嘴巴,不讓自己哭出聲了,淚眼巴巴地對她點了點頭。

    蕭雅白并不知道唐墨擎夜的手機號碼,為了不讓女兒再哭,她便假裝打電話讓唐墨擎夜快點過來。

    “麻麻,我想跟爹地講電話。”小暖暖聲音哽咽說道。

    “你爹地讓你聽麻麻的話,不然就不來了。”蕭雅白把手機給收了起來,嚴肅說道。

    小暖暖癟了下嘴,忍住沒哭,問,“爹地什么時候來找暖暖?”

    為了不讓女兒繼續追問下去,蕭雅白故意說道:

    “等你數到了一百,你爹地就來了。”

    “麻麻……”小暖暖低下了頭,看了看自己那十根白嫩可愛的手指,又想哭了,“一百是多少啊?暖暖只會數到十,不會數一百怎么辦?”

    看著女兒心心念念這那個男人,蕭雅白心里很是吃味兒。

    “不會數也要數。”她刁難道。

    小暖暖可憐兮兮地望著她,一副快要哭的樣子,“麻麻你教暖暖數一百好不好?”

    想著數不到一百,她爹地就不來了,小暖暖又想哭了,可是她哭的話,爹地也不來了。

    知道繼續刁難下去,這小笨蛋又要哭了,于是蕭雅白說道,“麻麻只教你數一遍,要是還不會數到一百,麻麻就不教了,知道了沒有?”

    “好,麻麻那你快點兒教暖暖,爹地就會很快來了。”小暖暖立刻激動地催促。

    蕭雅白從容不迫地教小暖暖從一到一百,數了一遍。

    然后輪到小暖暖自己數,小丫頭數到十的時候,就懵逼了。

    “麻麻,數到十然后到什么?”她眼巴巴地向她求助。

    “不是讓你記住怎么數到一百的嗎?麻麻也忘記怎么數了。”蕭雅白不去看女兒那可憐兮兮的大眼,以免心軟。

    “數到一百要數好久,暖暖記不住,太難了嗚嗚……”小暖暖忍不住又哭了。

    “不許哭!你哭的話你爹地就不來了。”蕭雅白立刻恐嚇說道。

    果然,一聽到這話,小暖暖立刻強行忍住不哭了,眨了眨眼睛將眼眶里的淚水給擠出來。

    “一百太難了,暖暖不會。”她很是可憐地說。

    蕭雅白看了眼時間,已經是下午了,擔心那個男人隨時回來,而她又很多事情還沒想好。

    于是打發小暖暖說道,“麻麻要想事情,暖暖你去床上呆著,數到十,數很多遍,你爹地就來了。”

    “數很多遍十就是一百了嗎?”小暖暖有些激動地問。

    “嗯,對。”

    蕭雅白點了下頭,閉上眼睛,抬手用指腹揉了揉眉心。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