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千億盛寵:閃婚老公超能干 > 章節目錄 第391章 終于醒了
    “嗯。聽那老頭子說那病人的情況有些嚴重,還以為是什么棘手的病情。”翊笙故意端出有一絲失落的表情,不屑地冷哼了一聲。

    心臟卻因司空琉依的質問而跳動微快,怕他生疑而派人去查看虛實,到時安小兔恐怕就暴露了。

    “你給我低調點兒。”司空琉依警告的語氣冰沉了幾分。

    他知道翊笙最喜歡做的事就是鉆研醫術,也清楚翊笙會跟那診所的老頭去看病,是想看看是不是又有新的醫學上的挑戰了。

    不過現在是非常時期,翊笙的那手驚人醫術,絕對不能顯露出來,以免引起懷疑,繼而引火上身。

    “我知道了。”翊笙淡淡地應了聲,擰開一瓶礦泉水喝了起來。

    知道自己的行為沒有引起司空琉依的懷疑,暗松了一口氣。

    見司空琉依還沒有要離開的念頭,他又冷淡地問,“還有事?”

    “沒事就不能待在這里嗎?”司空琉依風情萬種地撩了下長發,舉手投足之間透漏著某種暗示。

    雖然暫時被禁欲了,不過撩一下這冰塊,也挺爽的。

    “沒事的話就請回,我要休息了。”翊笙眼眸不抬一下,態度始終都那么冷淡。

    “請便。我又沒有不讓你休息,你這張床大,我在這里也行的吧,反正都是男人,沒什么可避諱的。”司空琉依聳了聳肩,給他挪了個位置。

    他目前最想睡的兩個男人,第一個是唐聿城。第二個就是他的專屬醫生,眼前這個高冷禁欲的男人了。

    “我去診所了。你自己小心一點,這兩天殺手會陸陸續續抵達C市。”翊笙將喝了一半的礦泉水瓶隨手放在桌上,利落轉身離開了屋子。

    司空琉依微瞇起眼睛,看著他離開的背影,眼底掠過一絲寒芒。

    ……

    黃昏時分

    老婆子走進房間里準備盛米煮飯,發現躺在床上的女子緩緩睜開眼睛了。

    她一陣驚喜,放下煮飯的鍋,走到床邊開心地說道,“姑娘,你終于醒了。”

    “……”安小兔快速掃了眼簡陋的室內環境,張了張嘴想問這是哪里,卻發現自己發不出聲音來。

    干燥的喉嚨讓她不適地咳嗽了幾聲,試著說話,然而還是發不出聲音來。

    老婆子見她張了嘴卻沒有聲音,以為是昏迷太久了,快速從老式的保溫壺里倒了一杯溫水,“姑娘,你先喝被水再說話。”

    安小兔掙扎著想坐起來,不小心牽動到受傷的手臂,疼得她‘嘶’地咬牙倒吸一口冷兮,頓時冷汗淋漓。

    “姑娘,你身體還虛弱,先躺著吧,天快黑了,你明天再讓你家人來接你也不遲。”老婆子以為她急著離開,可她氣色又那么差,搞不好等會兒又暈了過去。

    安小兔躺在床上喘著氣,轉過頭看了下自己受傷的手臂,不看還好,這一看,差點兒把她魂都給嚇飛了。

    她左手一整條手臂外側都被燒傷了,傷口看著非常恐怖。

    不過很快安小兔調整了心態,她沒死,只是燒傷了一條手臂而已。

    她無法在這里多待一刻,不知道自己昏迷多久了,兒子……她不在的這些天,兒子吃飯問題怎么辦?

    那個男人該急瘋了吧。

    還有雅白,是否平安了。

    想到這些問題,安小兔一刻也躺不住,再次掙扎著要起身。

    老婆子見她起身艱難,便上前扶她一把,好讓她能坐起來。

    安小兔想問眼前這位老人自己昏迷多久了,這里是哪里,有沒有電話之類的,可是由于無法發聲,什么都問不了。

    這讓她恐慌了一會兒,但后來又猜測無法發聲可能是當時船上火太大,暫時被煙熏壞嗓子了。

    她清楚自己的身體很虛弱,連獨立坐著都很費力,身上沒有錢也沒有通訊工具,更別說要回C市或者北斯城了。

    她抬手拉了拉老婆子的衣服,做握筆寫字的動作,想問她有沒有筆和紙。

    老婆子想了好一會兒才明白她想干嘛,心想:這姑娘原來是啞巴啊。

    “姑娘你等等,我去給你拿紙和筆。”說完,剛轉身走出房間,就看到丈夫回來了,于是老婆子欣喜說道,“老頭子,那姑娘醒了,早上那年輕醫生真厲害。”

    “醒了?”老爺子一聽,雙眼頓時亮了起來。

    說完后就要走進房間查看,不過被及時拉住了,老婆子壓低了聲音說,“那姑娘好像不會說話的,我這要給她拿筆和紙去。”

    稍后,老婆子找到了平時丈夫記賬用的本子,拿進了房間,老爺子則跟在后面進去了。

    安小兔看到那位老爺子,并沒有太驚訝,猜想應該是這位老婆婆的丈夫吧。

    老婆子是不認識字的,不過老爺子識字。

    安小兔在本子上問了一些問題,得知自己還在C市,已經昏迷三天了;當想借手機打電話的時候,卻得知兩位老人根本沒有手機,如果要借手機的打電話,得走差不多一個小時的路,到前面的漁村問譚老醫生借。

    跟著她又問了從這里到C市市中心,坐車大概要一個半小時。

    “姑娘,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昨天有幾個兇神惡煞的人來找你,我都沒敢讓他們知道你在這里。”老婆子有些心有語句地說。

    兇神惡的?安小兔聞言,臉色凝重了幾分,難道是司空琉依的人?

    猜想有這個可能,安小兔覺得自己更不能在這里繼續呆著去,萬一那些人去而復返,不僅自己又落入虎口,還會連累到眼前這兩位救命恩人。

    沉思了好半晌,她想了一個自認為萬全之策的法子。

    將手上的戒指摘下來,交到老爺子手里,寫了一段話,大意是請求他將這戒指拿到C市的Kr·C國際珠寶分店,就跟店里的人說要將這戒指當掉。

    之后又教了老爺子一些到時應對的說辭,并且再三請求他趕去C市。

    她不敢直接打電話給聿城,怕萬一被司空琉依監聽了通話內容,趕在聿城前面,再次將自己捉住,到時就死定了。

    老爺子看她這么堅持,又一直哀求自己,想著這姑娘昏迷了這么久,她家里人肯定很心急。

    看天色還早,咬咬牙,就答應幫跑一趟了。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