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千億盛寵:閃婚老公超能干 > 章節目錄 第388章 可能隱瞞了一些實情
    又在唐聿城的病房待了一會兒,安家夫妻才退出病房,說是去看一下蕭雅白。

    家屬休息室里。

    安母坐在椅子上,忍不住崩潰地哭了起來,“邵華,你說我們家小兔什么時候能找回來?我已經失去一個兒子了,如今小兔是我唯一的孩子,要是小兔再出什么事的話,我也不活了。”

    當年失去兒子之后,她幾度絕望到想跟著兒子去了,直到后來發現懷了小兔,她才重新看到了希望,小兔出生后,她將原本對兒子的那份寵愛,也一并傾注到小兔身上。

    對她來說,小兔是上天再次賜給她最珍貴的禮物,具有特別意義的。

    她承受不住再失去一個孩子了。

    “我們家小兔不會有事的。”安父擦去妻子臉上的淚水,對于女兒失蹤的事,心里也是無比的難受,不過還是安撫妻子說道,“安年還那么小,聿城又那么喜歡我們家小兔,他一定會竭盡全力把小兔給找回來的。”

    “你說我們家小兔會不會出了什么比較嚴重的事了?聿城說小兔在司空琉依手里,可是那司空琉依可是毒販,聽說毒販的都心狠手辣,她會不會傷害我們家小兔?”安母邊哭著,心里無比恐慌:

    “你說那女人抓我們家小兔干嘛?如果要錢,她好歹打個電話來啊,就算她抓了小兔,威脅聿城跟她在一起,可聿城又不喜歡她,不能長久的,她到底要干嘛……”

    安母掩面哭著,說到最后已經泣不成聲,說不下去了。

    “你別哭,說不定晚些就有消息了。”安父看妻子哭得他心都碎了,又想到女兒下落不明,心底越發的難受,“你緩緩情緒,我們等一下去看看雅白,那孩子比較敏感,要是察覺你因為小兔的事而傷心,她會很內疚的。”

    關于小兔失蹤的事,他直覺聿城可能隱瞞了一些實情。

    但是那個男人要是不肯說,即使他們怎么逼問也問不出來的。

    不過,雅白是受害人之一,去問雅白,應該能知道一些聿城瞞著他們的事。

    安母又哭了一會兒才停下來,坐在椅子上休息了一會兒,又去洗了把臉,出了眼眶有些紅,看不出別的什么異樣,才和丈夫去看蕭雅白。

    在安家夫妻來之前,唐聿城就打了電話告訴蕭雅白,讓她說話注意點兒,不要讓安家夫婦知道小兔失蹤的真實情況,以免刺激到他們。

    因此,在看到安家夫婦踏入病房的那一刻,蕭雅白并沒有感到很意外。

    只是看到安母眼眶紅紅的,她鼻尖一酸,心底里無比難受和內疚。

    “安爸爸、安媽媽。”她立刻把小煤球放到床上,走下床來迎接。

    “別動別動。”安母快步上前阻止,看她臉色不是很好,“你身體還虛弱著,床上躺著就行了。”

    “我沒事。”蕭雅白說著,突然在夫婦倆面前跪了下來,“安爸爸安媽媽非常對不起,如果不是因為救我,小兔就不會落入司空琉依手里了。”

    她說著,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般,不停地滾落下來。

    想到那場大火,想到小兔下落不明很有可能兇多吉少……而她還要瞞著不讓他們知道真實內情,蕭雅白就無比痛恨自己,要不是因為自己,小兔就不會出事了,就不會和那么多愛她的人分離了。

    “你這是做什么?”安母被她這突然的行為嚇了一跳,趕忙將她從地上拉起來,可蕭雅白卻不肯。

    安母又說道,“小兔是我女兒,可我和你安爸爸也把你當成女兒,小兔的事,都是我和你安爸爸的女兒,這事我們沒有怪你,你快起來,不然我要生氣了。”

    “雅白,你先起來,我有些事要問你。”安父也跟著說道。

    蕭雅白聽到安父這么說,再加上先前唐聿城跟她通過氣,大概才得到他想問什么。

    她緩緩站起身,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安爸爸,你想問什么?我知道的一定都告訴你。”

    “是這樣的,聿城的狀況也不是很好,我們也不敢多問。你給我詳細說一下這件事的來龍去脈,主要是小兔去換你回來的過程。”安父循循善誘說道。

    事到如今,他只想知道女兒是否安好,只是單純失蹤而已。

    “是。”蕭雅白乖順地應了聲。

    然后仔細地將事情的始末給他們說了一遍,不過有些過程,她輕描淡寫帶過,也只是說到自己被打暈放到救生艇的部分。

    后面的事,她就假裝什么都不知道,說醒來后就發現在醫院了。

    安父聽她說的和唐聿城說的相差無幾,唯一不同的是她不知道被放下救生艇之后的事,而聿城對雅白被小兔救了之后的事,則言簡意賅帶過,這讓安父覺得壓在心上的石頭怎么也放不下,

    之后,兩人又給蕭雅白說了些讓她不要有心理負擔的安慰話。

    蕭雅白送走了安父安母之后,在心底里盤算起一些事來。

    ……

    偏僻海邊不算多遠的漁村里,也就是譚老醫生的那個村子。

    簡陋的出租房里,司空琉依正躺在床上休養雙腿中間的傷,打發時間地刷著手機。

    看到網上貼著安小兔的天價尋人啟事,他冷嘲地笑了一聲,“安小兔那賤女人估計已經在船上燒成灰燼了,怕是連具尸體都尋不到,還尋人?”

    沒想到那個男人已經看了那個視頻,還是偏執地認為安小兔還活著。

    他也聽翊笙說那個男人派了不少的人,正沿著整個C市的海岸尋找安小兔的下落。

    司空琉依心底冷哼一聲:真不知該說他是找不到尸骨就不到黃河心不死,還是不愿接受安小兔已經死了的現實。

    不過,那個女人已經死了,恐怕尸骨都已經被海里的兇猛魚類吃得連骨頭都不剩了。

    即使他找一輩子,也不絕可能找得到的。

    雖然已經很多殺手涌向C市了,他目前躲在這個民風淳樸,有些貧窮的漁村里,但因為有了翊笙做掩護,他并不擔心那些殺手能這么快找到他們。

    況且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等過些時間,風頭過了,他的傷好得差不多了,再找機會離開。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