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千億盛寵:閃婚老公超能干 > 章節目錄 第340章 混蛋,輕點兒
    處理好唐墨擎夜這邊的事情后,唐聿城便迅速回到宴會上。

    目光凌厲掃過宴廳的每一個角落,卻不見那抹人兒,他就問道,“媽,小兔呢?”

    “在三樓休息室哄那小家伙呢。”說道孫子,墨采婧有些無奈又寵溺,“對了,三少情況怎樣了?”

    “沒事了。”

    唐聿城給了母親一個安心的答案,然后快步朝三樓走去。

    墨采婧聽見兒子這樣回答,心想應該沒什么大事,要是真有事的話,二少肯定沒辦法回宴會上的。

    想通了之后,她重新將注意力放在招呼賓客們的事情上。

    因為不久前安娉婷和唐墨擎夜先后身上帶血離開宴會的事,這時宴會才進行到一半,不過賓客們的情緒基本穩定下來了,心情也還不錯,縱使心里困惑也沒敢問是怎么回事。

    唐聿城來到三樓唐家人專屬的休息室,果然看到安小兔正在給兒子喂奶,而凌霜則站在一旁。

    聽到開門聲,安小兔抬起頭見來人是他,立刻立下衣服,然后將小家伙抱給他,“快把你兒子抱走,嗷太煩人了。”

    好歹她也懷了兒子十個月,這小混蛋卻只認他父親,對她這個母親,只認奶不認人。

    太欠揍了!

    小家伙一離開奶源,張嘴就作勢要哭;然而下一秒,小小的身子穩穩地落入一個溫暖寬厚又熟悉的懷抱里,小家伙立刻消停了,小嘴咿咿呀呀了幾聲,一雙小手胡亂揮舞,抓著唐聿城的衣服。

    “我也覺得我還是比較喜歡女兒。”安小兔看著兒子歡騰的模樣,就有些郁悶說道。

    唐聿城淡淡地扯了下唇角,淺笑問她,“距離宴會結束還有一段時間,你累了么?要不要先回去休息?”

    “不用了,我不累。”她搖頭拒絕。

    坐月子的一個月內,她幾乎都被禁錮在房間里,快悶壞了,難得出來走動走動,她才不要又回房間里去呢。

    “那我們下去吧。”兒子可是今晚的主角,唐聿城抱著小家伙就要往外走。

    “等一下。”安小兔趕忙扯住他的衣服,有些遲疑地問,“那個……安娉婷和小叔怎么回事?”

    當時在宴廳里,她和安娉婷隔著一段距離,只看到安娉婷的禮服上有很多鮮血,但沒注意到有明顯傷口;而唐墨擎夜被他和家庭醫生家扶下來的時候,手臂用繃帶包扎著,手上還沾了些鮮血,情況似乎有些嚴重。

    聽了她的疑問,唐聿城臉色陰沉了幾分,抿緊了薄唇。

    過了幾秒,才隱忍著怒火解釋說,“三弟在宴會上被賓客不小心潑了酒,回了休息室打算換一套衣服,卻看到安娉婷衣裳不整躺在沙發上,趕都趕不走,還纏了上來。”

    “跟著三弟發現自己被下了春ll藥,為了不讓安娉婷得逞,不得不傷了自己,不過那賤人卻還不肯善罷甘休,后來三弟又拿刀刺傷了她,她這才害怕逃走了。”

    越說到最后,向來素質極好的唐聿城都忍不住爆了句低俗的詞來罵安娉婷。

    就憑她安娉婷這種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也妄想嫁入唐家?簡直自以為是,又沒有自知自明的東西。

    雖然事實的真相讓安小兔感到很吃驚,但她并沒有懷疑他的說辭。

    她以前吃過不少安娉婷的虧,也被安娉婷算計過。

    只是她沒想到安娉婷的膽子竟然那么大,敢在唐家的地盤算計唐家人,還妄想跟唐墨擎夜一夜纏綿。

    原來安娉婷禮服上的鮮血是她自己的,想到安娉婷的卑鄙陰險行為,安小兔覺得罪有應得。

    “那小叔呢?他現在怎樣了?”她又追問。

    “沒事了。”唐聿城輕描淡寫帶過。

    不想她知道后面的內情,也不想她知道是蕭雅白幫三弟解的毒。

    “哦哦。”安小兔點了下頭。

    心想:既然唐墨擎夜被人下ll藥了,那應該已經找了人幫他發泄藥效吧。

    那種讓人臉紅心跳的事,她就不細問了。

    安小兔心底的疑惑都解開后,和唐聿城重新回到宴會上了。

    宴廳里

    過了好一會兒,都沒看到蕭雅白的身影,安小兔微蹙了下眉頭,然后去找唐聿城。

    “聿城,怎么沒看到雅白,你讓人去看看她是不是去哪里了?”

    唐聿城抱著兒子,聽她這么問,心臟猛地一跳,扯了下唇角說道,“嗯,我去問一下維持宴會秩序的負責人。”

    等他轉身離開后,安小兔不放心地撥了蕭雅白的電話——

    唐家主宅

    唐墨擎夜正忘情而投入地欺負某個女人,乍然響起的手機鈴聲,弄得他差點兒萎了。

    妖孽的俊臉沉了沉,選擇忽略那煞風景的手機鈴聲,繼續用力地欺負身下的嬌媚人兒。

    “電、電話……”蕭雅白側過臉,避開他的唇,喘著氣提醒說道。

    “別管。”他努力將她的注意力轉移回到某件事情上來。

    蕭雅白推了推他的胸膛,聽著特別設置的鈴聲,理智從沉淪中清醒了幾分。

    “不行,是小兔……的電話……”

    她突然從宴會上跑出來,沒來得及跟小兔打一聲招呼,小兔肯定發現她不見了,才擔心打了她電話的。

    唐墨擎夜暗惱地咬了咬牙,忍著旺盛的欲望抽身,視力已經恢復了大半的他翻身走下床,將手機遞到她面前。

    “快點兒說完,繼續!”

    “急什么。”

    蕭雅白瞪了她一眼,不小心看到他那昂首的龐然大物,驚得臉頰爆紅,趕忙一開了視線。

    混蛋!也不懂得拿塊遮羞布圍上。

    深吸一口氣,撒了個謊,言簡意賅地告訴安小兔說臨時有些重要的事離開了,然后又說了句抱歉。

    安小兔確認她沒事之后,松了一口氣,說工作上的事比較重要,并讓她路上注意安全。

    兩人簡單通話完畢,蕭雅白剛掛電話,就被唐墨擎夜一把奪走了手機,丟到一旁。

    緊接著,欺身覆上她。

    雖然不是第一次了,但蕭雅白還是疼得倒吸一口氣,忍不住咬牙罵道,“禽ll獸,你輕點兒!”

    混蛋!

    也不想想他那兒有多大,自己哪里承受得了他的突然進攻。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