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千億盛寵:閃婚老公超能干 > 章節目錄 第281章 背鍋俠唐墨擎夜
    “不必,這件事我要親自處理。”唐聿城冷冷地說道。

    若非他下午走不開,他絕對要親手處理掉那兩個人。

    畢竟那些人這回是徹底觸到他的逆鱗了,即使親手殺了他們,都不足以泄他心頭之憤。

    “那好吧。”唐墨擎夜肩膀垮了下來,有些泄氣說道。

    事情一談完,唐聿城便立刻回了病房。

    待凌霜離開之后,安小兔便立刻問他,“聿城,是事情結果查出來了嗎?”

    在唐家時,從他和唐墨擎夜的對話中,她隱約知道了衣柜的事并非意外,而是有人蓄意制造出來的事故,至于幕后主使者是誰……

    況且自己是受害者,還差點兒讓小兔子有危險,她當然是要知道。

    “嗯,查出來了。”唐聿城點了下頭,回答道。

    “那些人……是誰在背后主使的?”安小兔聲音有些顫抖,追問道。

    回想起當時那么驚險的情景,她至今仍心有余悸。

    那么大一個衣柜,而且還是名貴實木做的,重量絕對不輕。

    想著,她立刻緊張地問“對了,你有沒有事?當時那個衣柜砸到……”

    “別緊張,我沒事。”唐聿城打斷她的話,安撫道。

    他和她不一樣,她那么嬌小脆弱又懷著小兔子,根本撐不了那個衣柜的重量;而他是男人,又長期呆在軍營里的,體格和力量上有著很大的優勢,那個衣柜的重量對他造成不了什么傷害,頂多后背淤青幾天而已。

    “真的沒事?”聽他這么說,她仍有些不放心地問。

    “要不要我把衣服全脫了,給你檢查一遍?”他邊說著,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沒等她反應過來,身上的外套已經被他給脫下來了,搭在身后的椅子上。

    安小兔嚇得立刻捂住眼睛,大喊道,“啊啊!唐聿城你這個流氓,給我立刻住手。”

    “小兔,你都看過、摸過我的身體不知多少次了,還這么害羞。”他看著她泛紅的臉頰,似笑非笑調戲道,“你不親自檢查一下,能放心?”

    唐聿城發現自己有點喜歡出其不意地調戲一下她的,看她突然臉紅的樣子,特別可愛。

    “丑拒、嫌棄、不看。”安小兔連連拒絕。

    卻偷偷地從手指縫里瞄了瞄他,看到他并沒有下一步動作,才暗松了一口氣。

    這邪惡的男人,一言不合就脫衣。

    唐聿城看著她嘴上說不看,卻暗中偷窺的行為,有點兒想笑。

    等到他重新坐下后,她又將話題轉移回到剛才說的事上,“那些人是誰派來的?”

    “噢,是三弟在商界上的一些卑劣對手。”她現在的情況承受不了太多,唐聿城選擇暫時將這事情的真相隱瞞了下拉,直接把鍋甩到唐墨擎夜身上,以免嚇到了她。

    為了不讓安小兔懷疑,他又繼續解釋說道,“我們前兩天不是去參加董老的生日壽宴嗎?那些人知道了你是唐家的二少夫人;而他們找不到機會對三弟下手,只能退而求其次,選擇了懷有身孕,極為脆弱的你了。”

    對于他的說法,安小兔有些無法理解。

    唐聿城看她一臉困惑,給她再詳細地解釋,“他們認為,一旦你受傷了,就成為了被三弟殃及池魚的受害者,而我肯定會因此而遷怒三弟;到時,不僅三弟會認為都是因為他,才害你和小兔子受傷的,他們想以此來打擊三弟,同時也能讓我們兄弟鬩(xi 第四聲)墻。”

    正在外面辦事的背鍋俠唐墨擎夜連連打了好幾個噴嚏,他抬頭看了看天氣,攏了攏身上的外套……

    聽他說得煞有其事,有理有據,安小兔沒有任何懷疑,便信了他的話。

    “那些人你打算怎么處理?還是已經處理好了?”她又問道。

    “三弟審問出來之后,剛剛來問我的意見,我讓他把那些人交給警方,按司法流程來處理。”他淡淡地回答。

    不想讓單純的她知道那些充滿血腥、骯臟的事,不想毀了自己在她心目中的高大美好形象。

    “噢。”安小兔想了一下,又問,“那你會因為這件事而怪小叔嗎?”

    “那你呢?要不是因為三弟的原因,你也小兔子也不會有危險。”他反問道。

    安小兔認真沉思了幾秒,然后搖了搖頭,“不會。都是一家人,況且我和小兔子不是沒事嘛。”

    他跟唐墨擎夜兄弟倆的感情極好,如果今天受傷的是唐墨擎夜,他也會很難受吧。

    還好她和小兔子有驚無險。

    她那句‘都是一家人’讓唐聿城心里很觸動。

    他傾身靠近她,輕吻了一下她的臉頰,繼續把謊給圓了,“如果我因為這件事而和三弟產生隔閡,那就正中敵人的下懷了;不過我已經警告過三弟了,讓他以后商界上的事不許再牽扯到家里人了;至于那些想對唐家人不利的人,我都不會放過的。”

    雖然前面半句是謊言,但最后那句話卻是發自內心的。

    唐墨擎夜如果知道自己不僅要幫二哥查清幕后主使者,現在還成了背鍋俠,估計會很心累吧。

    ————————

    晚上,等到安小兔睡著后,唐聿城叫來唐墨擎夜,讓他幫守著安小兔,然后迅速離開了醫院,回唐家莊園。

    “二爺!”車子剛停穩,前來接應的凌霜語氣一貫地冰冷而恭敬喊了聲。

    “人呢?”唐聿城看了她一眼,嗓音陰沉地問。

    “在后山的地下室,二爺請跟我來。”

    凌霜回答完,轉身朝后山的方向走去,而唐聿城則一言不發跟在她身后。

    大概走了十五分鐘。

    兩人才來到后山地下室入口。

    “二爺稍等。”凌霜動作利落打開地下室的指紋密碼門,走了進去。

    剛走到關押那名傭人的地牢前,凌霜看到里面的地牢里面的血腥畫面,立刻驚叫了聲,“二爺!”

    緊接著她迅速打開地牢的門,快步走了進去查看。

    唐聿城看到那名傭人慘死在地牢里,鮮血蔓延了一地,他臉色頓時陰沉了幾分,

    “二爺,這名傭人已經死了”凌霜走到他面前,神色凝重地向他報告,然后解釋說道,“我出去接應您之前,這名傭人還活得好好的。”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