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千億盛寵:閃婚老公超能干 > 章節目錄 第204章 你可以殺了他
    安母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一時之間也不好插手,也找不到空隙插,只能干著急。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肯定是唐墨擎夜欺負雅白了。

    唐墨擎夜不得不后退一步,生怕把他二哥心尖寶貝給磕著碰著了,于是他對著房間里面喊了句,“蕭雅白,今晚的事是我誤會你了,我鄭重向你道歉,你想要什么樣的補償,提出來,我盡量滿足你。”

    “你確定只是今晚的事而已嗎?”安小兔一副護犢子的強悍態度,“還有,我們家雅白不缺錢;我跟雅白也無法與你抗衡,至于這件事怎么處理,等你二哥來了再說,現在,趕緊滾出我家。”

    她說完,不等唐墨擎夜說話,便用力關上了門,把門反鎖起來。

    “擎夜,你跟雅白發生什么事了?”安父看著緊閉的房門,一臉嚴肅,沉聲問道。

    “沒什么,只是有些事誤會蕭雅白了。”唐墨擎夜含糊地回答,并不打算讓安氏父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

    “既然小兔說等聿城來了再說,那么就請你先回去吧。”安父見他不肯說,也不多問,于是下了逐客令。

    他知道事情并不像唐墨擎夜說的那么簡單,一些小誤會而已。

    唐墨擎夜聞言,臉色微變。

    不過既然二嫂嫂堅持要等二哥來了再處理這件事,他在待在這里也無濟于事。

    他覺得趁著還有些時間,還是先回去寫遺囑吧。

    剛轉過身,就看到唐聿城臉色冰沉可怖出現在自己面前,他渾身一冷,“二哥。”

    “給我站在這里等著。”唐聿城嗓音冰冷無情說完這句話,走到安小兔房門前,敲了敲門,“小兔,我來了,開門。”

    莫約過了半分鐘,房門才從里面打開,安小兔一看是唐聿城,立刻撲了上去,“聿城你終于來了。”

    “我要是再不來,你就要帶著小兔去改嫁了。”唐聿城看她眼眶泛紅,對唐墨擎夜的怒氣陡升,隱忍著放柔了聲音問道,“小兔,這件事你們是想在家里談,還是出去談?”

    “出去談。”蕭雅白臉色冰冷,面無表情說道。

    雖然還是驚動了安父安母,可是她不想再讓安父安母具體發生了什么事,免得他們氣壞了身體。

    “雅白,到底發生什么事了?為什么不能在家里談?”安父皺著眉頭不悅問道。

    他和老婆已經把雅白當成自己的孩子了,還從沒見過她臉色這么冰冷可怕,也更加確定這件事非同小可。

    “安爸爸,這件事我并不想你和安媽媽插手;既然二爺如今出面替我主持公道了,那么我相信我會得到一個滿意的解決方案的,所以你們別擔心了。”蕭雅白臉色略蒼白,對安父安母揚起一抹安撫的微笑。

    “爸媽,你們放心,我不會讓雅白受委屈的。”安小兔也趕緊安撫自己的父母,“況且,這是我們年輕人的事,你們老兩口就別摻和了。”

    “爸媽你們在家待著,我們先出去了。”唐聿城態度強勢說完,帶著安小兔和蕭雅白離開。

    唐墨擎夜始終一聲不吭,乖乖地跟在后面離開了安家。

    ……

    管家佟嬸看到唐聿城和安小兔回家,身后跟著唐墨擎夜以及一名容貌漂亮大氣的女子,佟嬸一時有些不明所以,不過還是恭敬地一一問候了人,“二爺、二少夫人、三少爺、高貴漂亮的小姐。”

    “嗯。”唐聿城臉色略冰沉應了聲,吩咐道,“泡壺茶到書房,給二少夫人泡杯牛奶。”

    說完,便挽著安小兔上樓了。

    佟嬸立刻點頭,轉身走進了廚房。

    稍后,佟嬸送上了一壺頂級龍井和一杯牛奶后,便退出書房了。

    “這件事我已經聽小兔跟我說了。”唐聿城坐在沙發上,臉色陰沉而嚴肅,不過還是將事情重述了一遍,末了,問道,“唐墨擎夜,我剛才所說的事,是不是都是真的?”

    唐墨擎夜知道自己之前確實誤會蕭雅白了,而他向來是敢作敢當了,于是坦然承認,“是真的。”

    二哥極少喊他名字,更別說全名了;因此,他已經做好了不死也掉一層皮的心理準備了。

    “雅白,我剛才說的事,還有沒有遺漏的?”唐聿城同樣語氣嚴肅,轉過頭問蕭雅白。

    “沒有。”蕭雅白輕搖了搖頭。

    “那么,這件事你打算怎么處理?”唐聿城詢問她的意見,畢竟她是受害人,有權利要求應得的補償,或者提出令她滿意的處理方式。

    當然,如果蕭雅白提出的要求太過分的話,他是不會盲目同意的。

    “我不需要什么經濟賠償。”蕭雅白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假設我今天真的懷孕了,這個孩子并不是他的而是顧川的呢?那唐墨擎夜有什么資格決定我孩子的生死;如果我懷孕了,那他現在就是殺人兇手。”

    “唐二爺,我的要求很簡單,他只要在各大媒體上公開說明他對我的侵犯和罪行,以及公開向我道歉即可,我覺得這是我該得到的尊重;至于事后,他要封殺我或者怎樣,我都無所謂。”

    唐聿城因為她的要求而陷入了沉默,而安小兔見他不說話,心底也有些不悅,生怕他會包庇唐墨擎夜。

    半晌之后;

    “雅白,我不能答應你這個要求……”唐聿城緩緩說道,安小兔沒聽他說完,立刻急了,剛要站起來,他拉住她的手腕,繼續道,“你先別激動,聽我說完。”

    “我并非是想維護唐墨擎夜,他是Kr·C國際的總裁,代表著整個Kr·C國際;這事一旦曝出的話,對Kr·C國際有非常大的影響,甚至會有企業趁機打擊Kr·C國際。”他看了一眼唐墨擎夜,對蕭雅白繼續說道,“身為唐家的一份子,我不允許任何人給家族企業留下污點;這是你跟他的私事;我也知道你咽不下這口氣,你可以殺了他,他絕對不能反抗,而我永遠都不會追究你任何責任。”

    說完,他從腰間拿出一把手槍,放在桌面上,推到蕭雅白面前。

    “唐二爺此話當真?”蕭雅白冰冷著臉色問道。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