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千億盛寵:閃婚老公超能干 > 章節目錄 第180章 他的葬禮
    “那早點睡,你明天也要出席斯修的葬禮。”他語氣平靜說道。

    “那你等會兒還要去忙嗎?”安小兔緊聲問道,為了唐斯修的事,他已經好幾天沒有好好休息了。

    雖然他現在表面很平靜,卻平靜得讓人心疼,正因為這樣,誰也無法看出他內心到底承受著多大的痛苦和難受。

    “不用了,我洗個澡,陪你一起睡。”自己這幾天根本沒睡,而她也睡得不好,醫生說她有些動了胎氣,最好注意點。

    替她掖好被子,唐聿城便起身走進浴室。

    因為醫生的叮囑,安小兔今天在家躺了大半天,此時并不困,于是躺在床上睜著眼睛看天花板。

    過了一會兒,聽到唐聿城洗完澡出來,她立刻爬起來,拿了條干毛巾要幫他擦頭發。

    唐聿城接過她手里的毛巾,語氣放柔卻強勢說道,“我自己來就可以,你回床上躺著。”

    他現在是巴不得她一天24小時都躺在床上。

    “我沒那么嬌弱。”安小兔癟嘴嘀咕道。

    這男人是不是以為她是豆腐做的,仿佛碰一下就會碎。

    唐聿城隨手將毛巾搭在肩上,動作放輕柔將她橫抱起來,放回床上,蓋好被子。

    “躺著,不許亂動。”

    安小兔想起母親跟她說的話,這個時候不要給他添堵,于是只能乖乖應了句。

    “哦。”

    唐聿城用干毛巾把頭發擦半干,然后用吹風機把頭發吹干,便上了床,將安小兔摟入懷里。

    “睡吧。”

    安小兔的身體往上挪了挪,仰起頭吻了一下他的微涼薄唇。

    “晚安!”

    唐聿城的大掌胡亂揉了揉她柔順的發絲,原本面無表情的臉龐終于有了一絲表情,心底的陰霾消散了些。

    “晚安,老婆。”

    ……

    第二天早晨,安小兔就跟唐聿城穿著一身黑色衣服,來到布置地莊嚴肅穆的大教堂。

    偌大的教堂用白色無暇的薔薇裝點,葬禮簡潔而隆重,唐家人紅著眼眶站在教堂前迎候親友和來賓。

    待所有賓客到齊后,時間一到,便宣布追悼會開始。

    教堂中間,擺放著唐斯修的棺材,周圍擁簇著白色薔薇,前面擺放著一束紅色薔薇花。

    參加葬禮的賓客不算多,但都是和唐家交情極好的,連司空父女都到場了,所有人都是凝重沉痛的神情。

    安小兔看到放在棺材前面那張遺照,完美的輪廓,矜貴俊美的臉龐,一雙好看的丹鳳眼仿佛蓄著笑意,唇角微翹似笑非笑……想到才19歲,那么優秀高貴的少年,就這樣意外消損了,她的眼淚一下子奪眶而出。

    “別哭。”唐聿城忍住心底沉重的悲愴,擦去她臉上的眼淚。

    “可是我忍不住。”安小兔雙手抓緊胸前的衣服,眼淚還是不停地掉。

    “忘了醫生說的話嗎?不許哭了,否則我讓人送你回去,不許繼續參加葬禮了”唐聿城沉著臉色威脅道。

    他已經失去最疼愛的侄子了,不希望她肚子里的孩子再有什么事。

    安小兔知道他絕對說得到做得到,咬著唇,深吸幾口氣,努力壓下心底那股悲傷感。

    葬禮主持人宣讀完悼詞,其他來賓也開始陸續有序地哀辭唁函。

    緊接著到唐老爺子代表唐家致答詞。

    最后向遺體告別,慰問,結束追悼會。

    等送了唐斯修下葬后,白發人送黑發人的唐老爺子再也撐不住,一下子昏倒過去,嚇得唐家人一陣慌亂,所幸經搶過救沒有什么生命危險。

    醫院—高級病房里

    “爸、媽你們回去休息,我在這里守著爺爺就可以了。”唐墨擎夜又轉過頭對唐聿城,說著只有兄弟倆能懂的話,“二哥,你和二嫂嫂也回去,二嫂嫂身體不好。”

    唐氏夫婦并不知道安小兔懷孕了,只是以為她之前在日本落水,還昏迷了好多天,差點兒醒不過來的事。

    于是墨采婧聽了也勸道,“二少,你帶小兔先回去,這里有三少守著就行了。”

    唐聿城看了眼妻子的臉色,有些蒼白,便點了點頭,說道,“那我帶小兔先回去了。”

    從醫院回到家,女醫生已經在客廳等候著了。

    趁著醫生給安小兔檢查,唐聿城去了書房,點燃一支煙沒抽幾口,唐墨擎夜的電話就打了來。

    電話一接通,唐墨擎夜也不廢話,直接問道,“二哥,你打算什么時候告訴爺爺,二嫂嫂懷孕的事?”

    唐墨擎夜的心思很單純,就是想著大侄子在日本意外死亡了,爺爺大受打擊進了醫院,如果爺爺和爸媽知道二嫂嫂懷孕,唐家添新成員了,他們肯定會為此感到開心些的。

    尤其是爺爺。

    “我是小兔的丈夫,小兔懷孕的事就應該由我告訴他們。”唐聿城警告唐墨擎夜這件事別亂說出去,但他也知道他的用意,頓了一下,才又說道,“就這段時間,我會告訴爺爺還有爸媽他們的。”

    雖然他極力隱瞞著,飲食方面也盡量避開會引起她妊娠反應的,可是最終瞞不住的。

    而且小兔不太想那么快要孩子,所以他在等一個契機,一個能讓她欣然接受這個意外驚喜的契機。

    “我知道了。”

    唐墨擎夜輕嘆一口氣,又聊了幾句才掛電話。

    唐聿城獨自一人坐在書房的沙發里,修長雙腿優雅而隨意交疊著,手肘放在沙發邊上,大掌撐著額頭。

    他逆著燈光,淺金色的光芒灑落在他的背上,整個人透著一股極度孤傲落寞的氣息,昏暗光線中,他冷漠偽裝的面具漸漸出現龜裂,夾在兩指間的香煙緩慢地燃燒著,稀薄的白色煙霧繚繞,最終消失在偌大的書房內。

    ‘叩、叩、叩’敲門聲響起。

    唐聿城迅速收藏好自己的情緒,抓起遙控將書房的門打開。

    女醫生走進書房后,反手把門關上,走到他身旁,恭敬喊了聲,“二爺。”

    “二少夫人情況怎樣?”唐聿城嗓音冰冷問道。

    女醫生詳細地向他報告著安小兔的情況,“二少夫人的情況不是很好,有輕微的流產征兆,我會再開些安胎藥,還有建議二爺請個營養師,既可以補充營養又能輔助安胎,未來一個星期到十天內,最好臥床靜養,平時走動的動作不要過大……”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