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千億盛寵:閃婚老公超能干 > 章節目錄 第151章 送上門的東西我覺得很廉價
    上流社會,很多講究門當戶對。

    和唐家有交情的人當初得知唐聿城的妻子出身平凡,都覺得是安小兔高攀了。

    今晚得知安小兔是安老的孫女,雖然是流落在外的,但手中握有安氏集團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安氏集團的第二大股東。

    但是唐家和安家向來是死對頭,有些賓客本以為今晚會有好戲看,不過現在看來,兩家表面上似乎很和諧?

    唐家邀請安老出席今晚的家族式商宴,也是有目的的。

    這目的就是讓眾人知道安小兔是安老的孫女,雖然安家權勢財富不及唐家,但也算是門當戶對了。

    再者,唐家和安家是死對頭,如今(表面上)握手言和了,這足以證明安小兔在唐家的地位有多重要了,也是間接提醒一些人,以后見到二少夫人,態度給放恭敬點兒。

    而唐家兩兄弟也是今晚宴會的一大特色:

    唐墨擎夜今晚一身剪裁精銳合宜的酒紅色西裝,頎長高大是神隱在偌大的宴廳里周轉穿梭,格外妖孽耀眼,加上單身的原因,成為眾多名媛千金為之趨之若鶩。

    雖然唐墨擎夜揚言不會結婚,不過計劃趕不上變化;曾經所有人不也認為唐聿城娶不到老婆嗎?如今呢?打臉啪啪響了吧。

    說道唐聿城,他屬于可遠觀不可褻玩焉,畢竟特殊體質擺在那兒,誰敢碰?不怕被追責?

    更何況人家唐二爺已經結婚了。

    可偏偏就有人,就算你結婚了,照樣敢橫刀奪愛。

    司空琉衣端著水晶高腳杯走向唐安夫婦,巧笑嫣然說道,“晚上好,安小姐,城哥哥。”

    安小兔抿著唇不說話,也沒理會她。

    她如今是唐聿城的妻子,唐家二少夫人,既然司空琉衣刻意喊她‘安小姐’,那她就當不知道司空琉衣在給誰打招呼。

    哼!兔子也是有脾氣的。

    唐聿城微蹙著眉頭,低聲訓道,“司空小姐,如果你喊我一句‘城哥哥’,那么就應該喊小兔一聲‘嫂嫂’;如果不愿意,那就像別人一樣喊我一聲二爺,喊小兔一聲二少夫人;都不想的話,請喊我一聲唐先生;身為一個富有禮儀修養的豪門千金,連基本的身份稱呼都喊不對,是一件很失禮的事。”

    認識唐聿城二十幾年了,司空琉衣還是第一次聽到他跟自己說這么長的一段話,但卻是為了別的女人訓她的。

    她心底很憤怒,不過沒有表現出來。

    “我喜歡城哥哥,喜歡了那么多年了,如今你娶的卻不是我,你要我怎么接受別的女子成為你的妻子,我無法接受她是你的妻子,喊她安小姐有什么不對?”司空琉衣眼眶濕潤泛紅,很是委屈傷心說道。

    唐墨擎夜不知何時出現,帶著一絲嘲諷的笑容,說道,“按照司空小姐這邏輯,那我是不是要把所有喜歡我的女人都娶回家?司空小姐,我嘴巴毒,你要不想被罵,就給我安分點兒”

    這女人真難纏,臉皮也夠厚。

    他二哥都說了不喜歡她了,還不死心。

    你想做小|三|兒,最起碼兩情相悅才有機會,一廂情愿單相思,還硬要插一腳,別人鳥都不鳥你。

    這種叫犯jian。

    司空琉衣滿是委屈,活像被欺負了似的,紅著眼眶看了唐墨擎夜一眼,便匆匆轉身離開了。

    “二哥,下次再遇到這個女人,直接送她一個‘滾’字。”唐墨擎夜說到司空琉衣,眼底閃過一絲厭惡。

    要是他碰到這種麻煩,直接暗中弄死她了,省得看到心煩。

    反正該給安小兔介紹的長輩基本都介紹完了,唐聿城抿了抿唇,帶著安小兔朝美食區走去。

    她今晚還沒吃晚餐就來了。

    這邊,安娉婷跟著安老來參加唐家和墨家聯合舉辦的家族宴,看著唐墨擎夜的身影,心底雀躍不已。

    看到他離開宴廳,她悄悄跟了上去。

    唐墨擎夜知道后面有人跟,卻假裝不知道一樣,自顧地走。

    “唐墨三少……”離開了宴廳,跟到了后花園,安娉婷帶著點兒嬌羞喊了聲,蓮步款款朝他走去。

    后花園的燈光有些朦朧,唐墨擎夜點了一支煙,煙頭的星紅光線忽暗忽明映在他妖孽俊美的臉上,硬是給人一種神秘而邪美誘惑的感覺。

    他頎長的身體斜靠在走廊的柱子上,冷冷斜睨了安娉婷一眼,極不紳士說道,“有話快說,說完快滾!”

    他知道安娉婷喜歡自己,不過想到這個女人三番五次陷害他二嫂嫂,令人厭惡不已。

    更何況唐家的男人護短是出了名的,外人若欺負唐家任何人?

    那簡直是活膩了。

    “我……我喜歡你。”安娉婷小臉羞紅走進他,身上散發出一股魅惑人的香味,柔軟的胸口緊貼著唐墨擎夜的手臂。

    “說完了?”唐墨擎夜臉色冷了下來。

    嘖嘖~都是安家的女兒,怎么差別那么大?說真的,同是安家女兒,安娉婷給他二嫂嫂提鞋都不配。

    “我……”安娉婷沒想到自己這么暗示了,唐墨擎夜竟然還裝傻,咬了咬牙,她說道,“我今晚有空……想跟你在一起……”

    “呵呵。”唐墨擎夜冷笑了一下,“雖然我風流,不過我還沒到饑不擇食的地步,而且送上門的東西我覺得很廉價,我向來對廉價的東西很不屑,說完了趕緊滾。”

    他竟然罵她廉價?安娉婷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覺得羞辱不堪。

    不過已經到這種地步了,她可不甘心就此離開,握緊了裙子暗袋的一支瓶子。

    唐墨擎夜掐滅才吸了幾口的香煙,邁開步伐準備走回大廳。

    ‘嘶’……

    白色的氣霧噴在唐墨擎夜的臉上,唐墨擎夜反射性揮開手,一耳光意外又不算意外打在了安娉婷的臉上。

    他向來是不打女人的,不過安娉婷在他眼里,算不上是女人。

    “該死的,你噴的是什么?”唐墨擎夜掐住安娉婷的脖子,俊美的臉龐陰沉了下來。

    這個該死的女人,竟然不要臉到這種地步。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