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千億盛寵:閃婚老公超能干 > 章節目錄 第144章 我是你的老公,我不喜歡別的女人覬覦我
    唐聿城聞言,接過那女生手里的照片,找出最好看最清晰的一張遞給安小兔,然后拿起筆,龍飛鳳舞地簽下自己的名字。

    “你要不要簽?”他轉過頭問安小兔。

    “來來,簽一個。”那女生激動地慫恿道。

    “哦,好。”安小兔接過唐聿城手中的筆,簽下自己的名字。

    有了開頭,那些被唐聿城的冰冷氣場嚇退的女生圍了上來,紛紛要求簽名。

    索性也只是幾個用立拍得拍了照片,唐聿城均抽了一張他最滿意的照片塞安小兔手里,然后簽了自己的名后再遞給安小兔簽。

    “難得有緣遇上,再來張合照吧。”有人起哄道,于是幾個女生紛紛上前拉著安小兔要合影。

    “別碰她。”唐聿城冷冷說道,或許怕她再走散,他像護犢子似的將安小兔摟在懷里。

    “聿城,我沒事的。”

    安小兔笑笑地拉著他站到巨大的圣誕樹前,然后朝那幾對情侶招了招手。

    拍完合照后,安小兔也得到一張合照。

    還有人依依不舍地問兩人是不是明星?有什么影視作品或者音樂作品之類的。

    還有腦洞大的猜測他們肯定是回國發展星途,然后問藝名等等。

    安小兔被那些人的腦洞弄得有些哭笑不得,不過她想,這應該是有史以來最有意義的一次圣誕節吧。

    “聿城,你天生就是個焦點,如果你進軍娛樂圈的話,絕對秒殺一大票男星。”她開玩笑說道。

    “不。”唐聿城手臂摟著她的細腰,想也沒想就否定了她的話。

    “我知道你是絕對不會當明星的,我只是開個玩笑。”安小兔俏皮地吐了吐舌頭。

    雖然他長相很出色,氣質又尊貴,但在娛樂圈生存,凡事都要聽人指揮,任人擺布。

    而他,天生就是做領袖者的料,指揮別人。

    唐聿城強調自己的身份,“我是你的老公。我不喜歡自己的照片貼滿大街小巷,想到被別的女人盯著看,我會感覺很不舒服。”

    他沒有那份虛榮心,不喜歡被關注。

    他只想跟她過安靜溫馨的日子,一齊白首。

    安小兔聽得心花怒放,這他這一席話讓她的心暖烘烘的。

    “二哥,二嫂嫂,好巧,沒想到在這里遇到你們。”唐墨擎夜不知從哪兒竄出來,笑嘻嘻說道。

    一雙幽深桃花眼帶著些深味兒打量著面色冷峻的唐聿城。

    那棵圣誕樹后面的商場就是Kr·C國際的產業,今晚正好來商場舉辦的活動露臉,沒想到被他看到了精彩的一幕。

    嘖嘖,他二哥私底下好像變了個人似的。

    明明白天的時候打電話問,二哥說不回來過圣誕節的,結果竟然破天荒和二嫂嫂在逛街。

    二哥逛街,這是前所未有的。

    而且還高調地在那么多人面前,和二嫂嫂來了個纏綿深吻。

    他那像偵探的眼神,讓唐聿城幾不可見地蹙了一下眉頭,緊抿著唇不說話。

    “小叔,你怎么會在這里?”安小兔發現他只身一人,有些驚訝問道。

    “哦,吃撐了,出來散散步,消化消化。”唐墨擎夜隨口扯了個謊。

    安小兔想起了什么,感激地笑道,“對了,還沒好好謝謝你之前幫雅白推廣新電影的事呢,雅白說效果非常好,等將來回北斯城了,親自請你吃飯道謝。”

    “請吃飯就算了,二嫂嫂的閨蜜就我的閨蜜,一家人不用客氣的。”唐墨擎夜不在意地回道。

    這只是客氣話,實際是他并不想跟蕭雅白接觸,怕她纏上自己,而蕭雅白又是二嫂嫂的閨蜜,到時候他的處境會很尷尬的。

    他是玩女人,不過還是懂得什么人不能碰的。

    唐聿城冰沉的聲音響起,“話說完了就趕緊滾!”

    冰冷刺骨的語氣,幾乎要把唐墨擎夜凍成冰雕,略委屈表示,他不過跟二嫂嫂說幾句話而已,二哥那股子占有欲也太可怕了。

    “二哥,你這條圍巾很好看,跟二嫂嫂是情侶款呢。”唐墨擎夜隨便找了個話題打哈哈說道。

    “不用理他。”趕不走,唐聿城摟緊了安小兔,冷冷說道。

    安小兔用一種同情的目光看著唐墨擎夜,幽幽笑問了句,“小叔,你跟在我們后面,狗糧還吃嗎?”

    “……”唐墨擎夜頓時感覺受到了10000點暴擊,“二嫂嫂,單身狗是最需要關愛的,為什么要虐狗?”

    “唐墨擎夜,你要么閉嘴要么滾。”唐聿城黑著臉色,對安小兔命令道,“必須跟他說話。”

    “二哥,我就滾!”唐墨擎夜卻一臉妖孽笑容,開心說道,將一個袋子塞到他懷里,“這是送你和二嫂嫂的圣誕禮物,希望你們今晚玩得開心幸(性)福啊。”

    哈哈哈沒想到他二哥竟然醋勁兒那么大,他不過跟二嫂嫂說幾句話,就暴怒了。

    唐墨擎夜走了后,安小兔抬起頭看著身邊這個男人,“怎么生氣了?”

    還好他的怒氣不是針對自己的,不然她又要恐慌了。

    “我不喜歡你跟三弟說話,任何男人都不喜歡。”唐聿城寒著臉冷聲道。

    很想將唐墨擎夜塞到自己手里的袋子扔了,不過最終還是忍住了。

    他有時候有些討厭自己的不善言辭,無法和她言笑晏晏,聊她喜歡的話題。

    看到她和別的男人相談甚歡,他的心底就極度不舒服,甚至有種想掐死對方的沖動。

    這個男人是吃醋了嗎?

    “呃……小叔是你三弟。”安小兔弱弱說道。

    仔細想了想,并沒有說什么不適合的話題,都是很普通的話語。

    “我不許。”唐聿城霸道又強勢說道。

    她能和別的男人聊得來,像是在提醒著他不善言辭的缺點般。

    “好好,以后沒事我不會跟別的男人說話的,你別生氣,今天要開開心心的啊。”安小兔踮起腳尖在他臉頰落下一吻。

    看到淡淡粉紅色的唇彩印在他的臉頰,她突然感到有些羞窘笑了笑,“呵呵呵~對不起,我把唇彩印你臉上了。”

    她邊說著,邊拿出紙巾要擦去他臉上的唇彩。

    唐聿城卻抓住她的手腕阻止她的從左,帶著她閃身后旁邊的角落……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