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千億盛寵:閃婚老公超能干 > 章節目錄 第75章 不知節制的男人
    翌日中午

    該死的!

    安小兔躺在床|上,蹙起秀眉揉著酸疼不已的腰,暗罵了一句:禽||獸。

    想到昨晚被那獸|性大發的男人不知節制折騰了一整晚,她簡直欲哭無淚。

    為什么明明是他出力,最后累的卻是自己?

    以前他不會那么兇猛的,嗚~要怪只能怪她自作孽煲了那蠱湯給他喝。

    趁著唐聿城不在房間,安小兔扶著腰,拖著發軟的兩條腿拿了套衣服,慢吞吞地走進浴室。

    往大浴缸開了七八分滿的熱水,安小兔泡在滴了精油的浴缸里,看著手臂上、大腿上還有身上布滿歡|愛后留下的烙印,再一次在心底將唐聿城罵了個遍。

    還好現在是冬天,可以穿衣服蓋過,不然她不用出去見人了。

    半個小時后,泡過熱水澡的身體雖然還是腰酸腿軟,不過已經舒服很多了。

    看到那個男人神采奕奕出現在房間,安小兔腳步一頓,臉頰浮起一抹不自在的紅。

    “午餐,讓傭人送上來,還是下去吃?”他淡淡問道。

    “我可以下去吃。”她瞪他一眼,咬著牙回道。

    還敢問,都是因為他,才弄得自己只趕得上吃午餐。

    “走吧。”

    他的手臂摟住她的腰,離開房間。

    “我跟你說,要是有人問我怎么那么晚起床的話,你不許亂說,我就說我是因為昨晚玩游戲忘時間了,知道嗎?”安小兔手肘碰了一下他腰側,叮囑道。

    “……”

    唐聿城眸光掃過她鎖骨處若隱若現的吻|痕,沉思一秒,點頭。

    奢華的用餐廳

    今天是周六,唐墨擎夜不用去上班,此時笑容玩味兒地打量著唐聿城。

    而墨采婧笑瞇著眼打量著安小兔,拉著她的手熱情說道,“昨晚突然降溫都把我凍醒了,小兔,你昨晚睡還好吧?有沒有凍醒?”

    唐墨擎夜在一旁聽得嘴角抽搐,母親的套話的技巧不怎么高明;凍醒?府邸的房間都裝了溫測設備,會自動調節適合人體的室內溫度,怎么可能凍醒。

    “呃?沒有。”安小兔不自在地解釋道,“因為我昨晚通宵玩游戲了。”

    “哦?二嫂嫂,那游戲肯定很好玩吧?”唐墨擎夜眼尾瞄了瞄自己二哥,一語雙關笑問道。

    安小兔并未聽出他話里的意思,只是客氣道,“還好。”

    “原來二嫂嫂喜歡玩游戲啊,這愛好太可愛了;正好我們Kr·C國際近年也開始涉及電競行業,最近新研發了一款游戲,不過還沒開始公測,過兩天我帶回來給你玩玩看。”唐墨擎夜眸里閃爍著笑意,一副討好的語氣說道。

    “……”安小兔。

    “可以開飯了。”

    唐聿城冷冷地一開口,冷銳的眸子掃了眼唐墨擎夜,他立刻便安分了。

    話音一落,管家指揮著傭人迅速將精致美味的菜肴呈上餐桌。

    “小兔,你太瘦了,要多吃些肉……”

    “這個對身體好,很補的……”

    “……”

    安小兔發現唐夫人今天格外熱情,飯間不停地給她夾菜,這讓她很是受寵若驚,也吃得忐忑。

    最后還是看不下去唐聿城開口了,唐夫人才收斂了許多。

    吃過午飯,唐聿城送安小兔回了趟她家。

    ********

    云頂豪墅

    一輛黑色路虎緩緩在豪墅前一停下,一名身穿黑西褲馬甲的中年男人迅速迎了上來。

    “二爺,您怎么來了?”鐘管家微微鞠著腰恭敬問道。

    自從先生和夫人離世后,二爺就幾乎不來這里了,如今看到他突然出現,鐘管家的內心說不吃驚是假的,不過基于職業禮儀他并沒有表現出來。

    “小少爺還在家?”唐聿城邁著沉穩的步伐走進屋里,邊冷問道。

    屋里的幾名女傭看到他,迅速退了下去。

    “在的,斯修少爺在畫室,二爺您稍等,我去請他下……”唐聿城抬起手打鐘管家恭敬的回答。

    “不必麻煩,我直接上去。”

    冷冷說完,他直接朝樓上走去。

    站在畫室外敲了敲門,約半分鐘后,厚重的門才被人從里面打開。

    唐斯修一看到他,原本溫潤的臉色瞬間冰沉了下來,渾身散發著冰冷的氣息。

    他抿緊了唇,一言不發地用力把門甩上,唐聿城卻動作比他快一步,用腳抵住了門。

    抬腳想進去,唐斯修卻抓著門,整個身體擋在門口,身上散發著尖銳的敵意,“你來干嘛?來看我死了沒有?”

    “到書房來,有事。”唐聿城冷冷命令完,轉身朝書房走去。

    唐斯修冰冷眼眸瞪著他離開的方向,然后‘嘭’的一聲巨響,用力把門甩上。

    他有什么資格命令自己?

    憤怒地走到畫架前,繼續自己未完成的畫。

    偌大的畫室內,擺了幾十個畫架,每一個畫架上畫里的女子卻都是同一個人,只是女子身上的服飾不一樣。

    這時的唐斯修自己絕對沒想到這些自己親手繪出的女子身上的服裝首飾,會在幾年后轟動一時,風靡了整個國際時裝界,而這些也給他帶來了一大筆能與唐聿城抗衡的財富……

    五分鐘后

    敲門聲再次響起,畫室內的唐斯修卻并未回應。

    “我不想把門拆了。”唐聿城冰冷而富有威嚴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唐斯修壓下胸臆間狂熾的恨意與憤怒,重重地將畫具與顏料一放,走過去猛地拉開門,冷冷瞪著他,“唐聿城,這里不歡迎你,你給我立刻滾出去,有多遠滾多遠。”

    “如果你不介意別人聽到,就在這里談。”他清冷的聲音剛落。

    唐斯修已經走出了畫室,并把門反鎖后,用恨不得殺了他的眼神惡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踩著憤恨的腳步朝書房走去。

    到了書房,唐斯修攥緊拳頭轉身與他對視,不耐煩冷道,“你要說什么趕緊說,說完快滾!”

    “我跟你之間的恩怨,不要將你二嬸嬸牽扯進來。”唐聿城神情凜冽,聲音冰沉而透著一股壓得人喘不過氣來的強大威懾力。

    他刻意說‘二嬸嬸’,刻意咬重‘二嬸嬸’這個詞,就是為了提醒唐斯修認清彼此的身份與距離。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