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千億盛寵:閃婚老公超能干 > 章節目錄 第59章 不屬于你的東西別肖想
    安小兔咬著唇瓣沉思了好一會兒,吐實說,“今天安老先生來家里找我爸,后來不知他們發生了什么爭執,然后安老先生氣得入院了;緊接著下午有個中年男人來我家,然后我爸把我趕出來了。”

    想了想,又擔心地說,“我猜那個中年男人肯定是安老先生的兒子,來找我爸算賬的。”

    “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聰明了。”

    “啊?你是說那個男人真的是安老先生的兒子,真的是來找我爸算賬的?”安小兔一臉驚慌問道。

    她只是隨便猜猜而已,難道真被她烏鴉嘴猜中了?

    “別擔心,岳父應付得來。”他淡聲安撫,抬手撫去她眉心蹙起的擔憂。

    “不知有沒有跟你說過,安老先生之前莫名其妙提出要給我百分之十五安氏集團的股份,要求是我和你離婚。”

    想到這事,安小兔還是不免有些生氣。

    “你怎么說?”唐聿城身體繃緊一下,問道。

    安小兔想起當時自己的反擊,忍不住笑了起來,把當時說的話一字不漏給他說了一遍。

    唐聿城聽完后,忍不住笑了起來,足以想象安老當時的臉色有多難看。

    低沉悠揚的溢笑聲格外悅耳動聽,如一根柔軟羽毛拂過心湖,安小兔一時聽得著了迷,呆呆地望著他妖孽性感的笑容。

    半晌:

    她喃喃說道,“你笑得真好看。”

    他的相貌本就生得很耀眼,平時擺著一副冰冷面癱的表情,讓人覺得如高高在上的神祇,高貴不可攀。

    這一笑,如沐春風,百花齊放,令萬物皆失了色,驚艷得教人移不開眼。

    尤其是眼眸里閃爍的笑意,如大海星辰般耀眼。

    她從不知道有人笑起來竟能如此風華絕代。

    “是嗎?”他輕問。

    “真的。你以后要多笑才是,雖然你繃著臉也很好看,不過我覺得你笑的模樣更好看。”她忙不迭點頭應道。

    笑起來比較平易近人。

    “嗯。”唐聿城又轉回安老的話題上,“你見過安老的事,告訴你爸一聲,他或許會告訴你一些事。”

    安小兔緊盯著他略帶神秘的清冷表情幾秒,“聽你的話,好像你知道些什么事。”

    “知道一些。”他大方承認,“不過這些事不應由我告訴你。”

    “好吧。”安小兔嘆了嘆,決定晚上回家問一下她爸,安老先生到底想干嘛。

    頓了一下,她又問,“你能知道安老先生住在哪間醫院嗎?我想去看看他。”

    畢竟是在她家出事的,她怕要是安家追究起來……

    “我幫你問問。”唐聿城衡量了會兒,說道。

    言罷,他拿起手機撥了個電話。

    很快,查到了安老所住在的醫院。

    ********

    安小兔去探望安老時,正巧在醫院走廊遇到安娉婷。

    “娉婷老師。”她問候了聲。

    “你是來看我爺爺的?”安娉婷美眸掃了眼她手里的東西,語氣不似平時那般溫婉和睦。

    爺爺為什么會突然進醫院,她從爸爸那里知道了大概。

    對于這個突然冒出來要和她分安家家產的安小兔,她打心底憎恨。

    “嗯,是的。”安小兔溫謙回答道。

    雖然安娉婷態度有些冷,不過她可以理解,就算不是她爸的過失,但畢竟安老是在她家出事的,安娉婷態度不好也情有可原。

    “安老師有這份心就足夠了,不過我不想我爺爺看到你再受什么刺激,希望你能理解。”安娉婷并沒有把話說得太難聽。

    以后還要同一間辦公室共事,她為自己留了后路。

    “娉婷老師,我保證不會亂說什么的,就看一眼安老先生,確定他安好我就立刻離開。”安小兔堅持說道。

    薛碧蓉從后面走了上來,語氣尖銳說道,“不必了,少來這里貓哭耗子假慈悲。安小姐,如果你再糾纏不休,安家會考慮對你父親追究責任,請你以后離老爺子遠一點,要讓我知道你和老爺子有接觸,給我小心一點。”

    “雖然安老先生是在我家暈倒的,但我相信絕對不是我爸傷害了安老先生的。”安小兔不容許有人誣蔑自己的父親,蒼白著臉色辯駁道。

    “我家老爺子平時好好的,怎么去你家一趟就進了醫院了?安邵華是你爸,你當然是站在他那邊了。”薛碧蓉精致的妝容微微扭曲,目光惡狠狠落在她身上。

    看著這張有些相似那個女人,又更加出色的臉龐,薛碧蓉心底忍不住生起一股妒恨。

    “這位夫人,你怎么不覺得是安老先生的不是?”為了維護父親,安小兔不得不犯上說道,“明明是安老先生找上門的,還有他也真奇怪,莫名其妙說什么給我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讓我去安家住……我看有問題的是安老先生吧。”

    “什么?”薛碧蓉和安娉婷聞言,臉色刷地一下變得慘白。

    老爺子要給這個賤丫頭百分之十五的安氏股份?安娉婷才百分之十。

    想到這個,薛碧蓉心底忍不住冒火,怨恨不已。

    “安小姐,我警告你,那是安氏的股份,不屬于你的東西你碰一下都別想。”薛碧蓉惡狠狠地咬牙警告。

    要不是這賤丫頭現在有唐二爺撐腰,她要他們一家無法在北斯城立足。

    “誰稀罕你們安氏的股份。我老公的財產婚后交由我保管,比安老先生給我的不知多多少倍。”安小兔冷哼一聲,“總之這件事不是我爸的錯,你們安家要想追究就盡管來。放心,我以后不會再見安老先生的,告辭。”

    她說完,冷冷轉身離開。

    “這死丫頭。”薛碧蓉瞪著安小兔離開的纖麗背影,精致漂亮的指甲用力掐進掌心。

    她要追究安邵華法律責任的話,只是嚇嚇安小兔而已。

    沒想到這只小兔子有了人撐腰,爪子變得鋒利,會抓人了。

    “媽,安小兔剛剛說爺爺要給她百分之十五股份……”安娉婷臉色蒼白,雙手抓著薛碧蓉的手臂。

    她不甘心啊,她是安家嫡孫女,股份卻比不上一個次孫女的。

    爺爺太偏心了。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