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千億盛寵:閃婚老公超能干 > 章節目錄 第28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小兔老師,你之所以拒絕我,該不會以為我對你還有什么邪念吧?”唐斯修綻出一抹燦爛無辜的笑容。

    安小兔有些困惑眨了眨眼,難道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咳……我沒這么想。”她當然不會附和,承認她心底是認為唐斯修另有目的。

    “那小兔老師為了什么而拒絕我的提議?”他笑笑地問。

    “那個……因為……”安小兔吞吞吐吐了會兒,索性直白拒絕,“反正我周末不能做你的德語家教就是了。”

    對于她的回答,唐斯修像是意料之中,唇邊的笑意深了幾分,妖孽得令人移不開眼。

    一道嬌柔的嗓音搶在他之前響起,,“斯修,你跟安老師在聊什么?”

    “沒什么。之前不是跟你說過我們大學畢業之后要去德國進修嗎?所以想請小兔老師做我們的德語家教。”唐斯修攬住她的肩膀,轉過頭對安小兔一臉燦爛笑容說道,“對了小兔老師,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女朋友黎可嬌。”

    黎可嬌聞言,驚愕抬頭看了他一眼,隨即會意。

    安小兔怔然一下,然后欣慰笑道,“黎同學是個很優秀的女孩子,老師祝福你們。”

    黎可嬌是商學院系花,人長得漂亮,成績優秀,家世背景好,和唐斯修站在一起,看著格外登對。

    心忖:看來她上周五跟唐斯修的談話,效果還是很顯著的。

    唐斯修搭在黎可嬌肩上的手掌緊了緊,溫潤如玉的眸子閃過一抹憤怒和無力感。

    “小兔老師,家教的事……”

    安小兔打斷他的話,“唐同學,老師覺得你還是……”

    “小兔老師先別急著拒絕。我是這樣想的,雖然你目前只是實習老師,可是不可否認你的獨特教學方式讓人能很容易吸收知識;而且你目前是我們班的德語老師,比較清楚我們的課程內容,也知根知底……我是經過慎重考慮才會提出請你做我們的德語家教,我給你幾天時間考慮,薪資方面絕對讓老師滿意,小兔老師真想清楚了再給我答復。”

    唐斯修慢斯條理說完,微微一鞠,不等安小兔說話便帶著黎可嬌轉身離開。

    安小兔輕輕一嘆,往辦公室走去。

    “安老師,你星期五晚上有空吧?”安娉婷走到安小兔辦公桌旁,笑意盈盈輕問道。

    “暫時沒安排,娉婷老師有什么事嗎?”安小兔笑笑回答道。

    或許同為實習老師,又都姓安,安小兔對這個總是笑臉迎人、態度溫婉友好的女子有幾分好感。

    “是這樣的,我剛來R大上班什么都不懂,還多虧了有你們照顧指點,所以想這周星期五請我們辦公室的老師吃個飯。”安娉婷頓了一下,又帶著點兒撒嬌的意味笑道,“其他老師可都答應了,就差你,你可不能拒絕缺席哦。”

    安小兔想了想,“那先謝謝娉婷老師了。”

    “那就這么說定了。”

    安娉婷溫雅笑了笑,轉身,一抹冰寒狠戾染上眼眸……

    --------

    晚上九點半。

    安小兔準時接到唐聿城的電話。

    “在干嘛?”標準的直男開場白。

    想到唐斯修讓她考慮做他家教的事,安小兔嘆了一下,“在想些事。”

    “說給我聽聽。”他寡淡的語氣有點兒霸道。

    “班上有個學生想請我周末給他做德語家教。”

    “周末就在家休息,錢不夠用跟我說。”

    唐聿城眉頭微蹙,在他的認知里,只有缺錢才會去做兼職,但他并不想她那么辛苦,他可以讓她衣食無憂。

    “不是錢的問題。”安小兔猶豫了一下,揉了頭眉心,“那個學生上周向我表白過,然后今天他找我說想請我給他和他女朋友做德語家教,我本來拒絕了,但是他讓我不要急著拒絕……慎重考慮再給他答復。”

    她將唐斯修說服她那段話給唐聿城說了一遍。

    如果只是單純想請家教,她又時間的話肯定會答應,哪個老師不希望自己教的學生能成為優秀的人;但唐斯修給她表白過,因此她多了一層顧慮。

    “當初跟你表白,你沒跟他表明你已婚嗎?”一聽對方向自己的小妻子告白過,唐聿城語氣有些冰沉,有些不悅。

    安小兔聽著他的質問,可不依了,不滿叫嚷道,“我有說我已經結婚了啊,但是他說結婚了可以離婚,然后上星期五我還找他談話了……不過效果還挺顯著,他這周就有女朋友了。”

    “家教的事不用再考慮,明天就去拒絕掉。”唐聿城冷冷命令道。

    前一刻還詛咒他離婚,結果一場談話后,轉眼間就有了女朋友……只能說那個學生心機夠深沉,給他的小妻子挖了個大坑,借女朋友這個幌子讓他的小妻子放下戒心……

    如果她今晚沒跟他說的話,這個小笨蛋肯定會被忽悠,傻傻跳進坑里去了。

    “哦,好。”他強勢的命令讓安小兔無法拒絕。

    “告訴我,那個學生叫什么名字?”他要把那個敢覬覦他小妻子的乳臭未干臭小子給弄走。

    “啊?你要干嘛?”安小兔想到他的滔天權勢,小心翼翼問道,“你該不會想濫用私權,弄死那個學生吧?”

    唐聿城聽得滿頭黑線,扶額。

    “你在說我知法犯法,草菅人命?”

    濫用私權……嗯,差不多是這個意思。

    不過他并不是要弄死那個學生,只是為了那學生的前途著想,想用權替他另擇‘名校’而已。

    “沒有沒有。”安小兔干笑幾下,“這事就先這樣吧,我明天就去把家教拒絕掉;這事我就是跟你說說,但是你別插手。”

    他很忙,她也不是金絲雀或者菟絲花,遇到事情她可以向他傾訴,但她堅持自己的事自己解決,除非無法拒絕;而不是一遇到事情就向他求助,徒增他的負擔。

    唐聿城沉思了半晌,才點頭,“嗯。如果自己解決不了就記得跟我說”

    “我知道了。”她乖順應道。

    說完這事,兩人又聊了會兒,才掛電話。

    第二天。

    安小兔一到學校,就找唐斯修把家教的事給拒絕了,而他只是笑笑,沒再說什么。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