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都市小說 > 時語音車御離 > 章節目錄 第322章 酒后吐真言
    “嘿嘿……”喝醉酒的時語音沒有回答,只是咧開嘴角朝宋江城傻笑著。

    “真拿你沒辦法。”很少見到如孩子這般的時語音,宋江城的心一下就軟了下來,無奈的摸了摸時語音的腦袋,輕笑著說道。

    “我帶你回家吧。”宋江城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時語音的身上,小心翼翼的將她攔腰抱起,護在懷中,像是保護著珍寶一般。

    剛準備離開,宋江城突然感覺衣角被誰死死拽住,停下腳步低頭一看,這才發現沙發上還躺著另一個人。

    “你是……”宋江城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你是剛才電話中的那個女孩對吧?”

    “大豬蹄子,好好對待音音,否則我帶上所有兄弟打斷你的狗腿!!”李天天沒有直接回應宋江城的話,而是攥著小拳頭威脅的喊了一句。

    喊完就再也支撐不住,直接躺會到沙發上,仰著頭呼呼大睡了。

    又是一個小酒鬼。

    宋江城望著毫無防備之心的李天天,無奈的搖了搖頭,也未去深究她話中的意思,騰出一只手晃了晃她:

    “醒一醒,別在這里睡覺,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先生,不用管她,”就在宋江城一手小心翼翼的抱著時語音,一手努力的搖醒李天天時,一位酒吧工作人員走了進來,禮貌的說道:

    “這位小姐是我們老板的朋友,把她交給我們照顧就行了。”

    “奧,好,那就拜托你們了。”聽到工作人員這般說,宋江城松了一口氣,也沒再多說什么,抱著時語音徑直離開了酒吧。

    將時語音安置在副駕駛的座位上,宋江城貼心的從后車廂中拿出備用的毛巾和礦泉水,用礦泉水濕潤毛巾,隨后放在時語音的額頭上。

    “語音,稍微堅持一下,我馬上送你回家。”

    宋江城溫柔的注視著閉著眼眸,靠在座椅上的時語音,伸手,輕輕將她額角的發梢繞到耳側,輕柔的說道。

    安頓好時語音,宋江城轉身來到駕駛座上,一腳踩上油門,揚長而去,很快就到了時語音的公寓門口。

    “語音,醒一醒,到家了,你拿出鑰匙開門好不好?”宋江城抱著時語音來到公寓門口,輕輕的晃了晃她,用哄孩子一般的語氣哄道。

    “唔……這里是哪啊?”時語音聽到聲響后,逐漸轉醒,睜著眼眸,迷茫的望著周遭變化的環境。

    她不是在酒吧喝酒嗎,后來……對了,后來車御離來接她了!時語音迷迷糊糊的想著。

    “這是你家啊。”宋江城輕笑,耐著性子對時語音說道。

    “嗯,我家。”時語音咧嘴笑了笑,掏出背包中的鑰匙打開了公寓的門。

    宋江城將時語音抱到沙發上,隨后去廚房倒了一杯溫水遞給她:“語音,喝杯溫水吧,應該會好受一些。”

    “好。”時語音點了點頭,喝醉了的她分外的乖巧。

    “語音……你今天為什么會去喝酒啊?”遞過水的宋江城順勢坐在時語音的身側,有些擔心的問道。

    <

    br />    宋江城認識的時語音,溫雅、堅韌,總是能夠從容的面對各種事情,也能鎮定的解決所有危機。

    所以他在擔心之余,也很好奇,究竟會是什么樣的事情,能讓一向堅強的時語音如此失態?

    “還不是因為你!”聽到這個問題,時語音撅起了小嘴,微怒的瞪了一眼宋江城,語氣雖是不滿,但帶了幾分撒嬌的味道。

    “因為我?”宋江城愣住,疑惑的問道。

    “哼,你和那個女人卿卿我我,別以為我沒看見!”

    “女人,哪個女人?”宋江城更是摸不到頭腦。

    “還有,你故意終止了我的活動,讓我丟臉!”

    “活動……”宋江城盯著時語音通紅的臉,逐漸察覺到了不對勁。

    “我去找你,你居然還諷刺挖苦我,我明明和你說過我和宋江城只是朋友關系,但你還是污蔑我!”

    時語音這一句話宛若一道驚雷在宋江城腦海中炸開,他現在終于明白,原來……時語音絮絮叨叨說了這么久,是將他當作了別人。

    車御離嗎?宋江城苦澀的扯了扯唇角,心臟像是猛地被人攥住一般疼痛。

    原來在時語音的心中,他們只是朋友關系。他早就知道了,不是嗎?他還在祈求什么?

    本以為時語音在醫院中那般體貼入微的照顧,是因為心中多多少少有一些他的位置,沒想到,最后還是他的自作多情。

    “語音,你……好好休息吧。”心臟像是裂了一個大口子似的疼痛,連說話都變得疼痛起來,宋江城勉強扯了扯唇角,留下這一句話,就想離開這個讓他疼得喘不過氣來的地方。

    “別走!”誰知,宋江城剛邁出一步,就突然被身后的人抱住。

    “語音?”后背傳來柔軟的觸感,帶著溫馨甜蜜的味道,宋江城的臉一下子變得通紅,開口,有些害羞又有些驚喜的喚道。

    “車御離,別走。”身后的人又喚了一聲,卻將宋江城的心徹底打入了冰窖。

    果然,是因為時語音將他認成了車御離,才會這般主動的抱他。宋江城無聲的笑了起來,笑自己的自作多情,又笑自己的悲涼難堪。

    心愛的人就在眼前,卻口口聲聲叫著另一個男人的名字,這是多么一件殘忍的事情。

    宋江城想要推開時語音,可是他的手卻僵持不動,雖然知道她心中的人不是他,雖然知道她只是將他當作另一個人。

    可是宋江城還是貪戀這一瞬的溫暖,貪戀時語音身體的溫度,與此刻怦然的心跳。

    “車御離,不要再和我鬧脾氣了,好不好,你知道的,你是我心里最重要的人,不論是過去還是現在以及未來,我都只喜歡你一個人。”

    喝醉酒的時語音才變得坦誠,閉著眼眸,靠在宋江城的肩膀上,訴說著自己的真心。

    “江城是我重要的朋友,他因為我而受傷,我怎么能對他不管不顧,我以為你會理解我的。但是你卻故意和其他女人曖昧不清,我很傷心。”

    ……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