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都市小說 > 異道狂生 > 章節目錄 第2287章 破天斧
    李澤道驚奇的發現自己此時來到了一個極大的空間里,四周那墻壁上放有火把,詭異的是,那跳躍的火苗竟是藍紫色的,而且釋放出來的并非是溫暖,而是冰冷,了刺骨的冰冷。

    李澤道狂咽口水,心想那應該就是傳說中的鬼火吧?

    在神域有鬼火的傳聞。

    這鬼火并非是凡域的那種鬼火,是因為尸體腐爛后經過變化,導致生成磷化氫,磷化氫的燃點很低,因此可以自燃什么的,那就是一種常見的自然現象。

    神域的鬼火,壓根就不是什么自然現象,它正是用鬼魂當燃料所產生的一種火。

    鬼火就如同魂釘一樣,也是魂匠煉制出來的一種魂器!

    這種火不會燒死你,卻是會讓你的靈魂結冰。

    掃了那跳躍的冰冷火苗一眼,李澤道的小心臟跟著哆嗦了幾下,趕緊將目光移開,著實沒有勇氣多看一眼。

    當目光無意中落在不遠處一處石臺上的時候,李澤道的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大了,鼻子一酸,幾乎就要落淚。

    他看到了水妃靈直挺挺的躺在那石臺上,眸子緊閉,生死不明。

    “水姐姐……”

    李澤道趕緊來到跟前,看著那張顯得如此平靜的臉,心里的那種激動自是難以言表。

    他伸出手想撫摸一下這張讓他魂牽夢縈的臉,卻是發現空氣中竟出現一睹無形的阻力,就如同出現了一度五行五色的墻似的,使得他壓根就沒辦法觸碰到水妃靈的身體。

    李澤道滿臉著急,抬頭看向那黑色肉球:“黑爺,這……”

    “我暫時封印了她的氣息,將她放入魂棺里,不這樣做的話,她很快就會變成一具尸體。”黑色肉球淡淡的說。

    “當然,即便我封印了她的氣息,她的大限也將到,沒有多少天可以活了。”

    李澤道楞了下,隨即身體直挺挺的跪下:“求黑爺救她。”

    說著腦袋重重的在那地板上磕了下,一下子就皮開肉綻,鮮血直流。

    “我不想救她,我也救不了她。”黑球硬生生的說,聲音里沒有任何人類的感情。

    “黑爺……”李澤道滿臉著急之色,繼續“咚咚咚”的磕頭。

    黑色肉球干脆沒有回應。

    “龜爺。”李澤道只能將希望寄托在小烏龜身上,他一臉希冀的看向小烏龜。

    “你妹的小道子,別用這種眼神看龜爺,就算你看龜爺,龜爺也救不了她。”小烏龜撇了撇嘴。

    這是實話。

    若是可以得到地獄果,它倒是可以救水妃靈一命,可惜,老鬼壓根就不會將地獄果給它。

    李澤道急了。

    他的眼睛變得跟額頭上流淌出來的鮮血一樣猩紅,他死死的盯著小烏龜,仿若受傷的猛獸,低聲吼道:“是你告訴我說,只需要到這無間地獄來尋得地獄果,便可救她的!”

    小烏龜龜臉抽了,相當郁悶,該死的小道子竟然敢用這種狗屁語氣跟自己說話?

    你以為你是老鬼?我你妹的!

    它飄到李澤道面前,眼珠子一瞪:“你妹的小道子,龜爺的確說過這樣的話,只要你得到地獄果,龜爺便有辦法救她,但是龜爺有說幫你得到地獄果嗎?

    我你妹的!有本事你自己救啊,去你妹的!”

    話音未落,它那迷你龜爪一拍,隨即一股恐怖的氣息狠狠的轟在李澤道身上,直接將他轟了出去,口吐鮮血。

    “你妹的,敢在對龜爺大呼小叫的話,小心龜爺一巴掌拍死你!”小烏龜郁悶得不行了。

    被老鬼壓著也就算了,現在竟然還被垃圾給欺負,這簡直把龜臉給丟盡了。

    你以為你是老鬼?你不過是個垃圾罷了!要不是你是盤龍所預言的那個人,龜爺早就一巴掌拍死你這個無恥的賤人了。

    我你妹的!

    李澤道又一次吐出了一口鮮血,隨即掙扎著起身,繼續跪倒在那里,繼續沖著黑色肉球磕頭:“求黑爺救救我的妻子跟孩子,求求您了。”

    聲音低沉悲鳴,眼神哀求卻又無助,著實令人不忍直視。

    他知道,水妃靈以及她腹中那孩子是死是活,全掌握在這顆黑色肉球手中。

    黑色肉球卻是無動于衷,看著李澤道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無關緊要的螞蟻似的。

    不過,終究還是開口了,它淡淡的說:“我救不了她。”

    “黑爺……”李澤道唯一能做的,就是繼續磕頭,不停的磕頭。

    “不過……”

    李澤道的心猛地一顫抖,他抬起頭來,那已然被鮮血模糊了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黑色肉球。

    李澤道知道,黑色肉球這是要說出它同意出手救人的條件了。

    “不過我雖然救不了她,但是你卻是可以。”黑色肉球看著李澤道說。

    李澤道一愣:“我?”

    隨即明白過來了,趕緊磕頭說道:“只要黑爺肯出手救我的妻子跟孩子,我一定答應黑爺您的任何要求,萬死不辭!”

    “帶回破天斧,她能活。”黑色肉球掃石臺上的水妃靈一眼說。

    李澤道的眼珠子瞪大:“破天斧?”

    他說什么都沒想到,這黑色肉球竟然會提出這樣一個要求。

    “你不算太笨,甚至比那邊那只龜還要聰明一些……”

    “老鬼,我你妹的,你以為龜爺怕了你不成?”小烏龜破口大罵,它實在是氣壞了。

    它好好的在那邊打著哈欠,怎么就中槍了?

    “你的確怕我。”老鬼看了小烏龜一眼。

    小烏龜身體在劇烈的抽搐,它倒是想辯解幾句,怎奈何人家說的是實話。

    “小道子,我你妹的!都是你這個垃圾的錯!”

    小烏龜只能將那滿腔怒火發泄在李澤道身上,于是李澤道的身體又一次飛了出去,口吐鮮血不止。

    足足讓李澤道飛出去七八次,小烏龜這才稍微發泄了下心里的不痛快,掃了老鬼一眼,一副你敢在損龜爺龜爺就當當著你的面暴揍小道子!

    李澤道一邊吐出血一邊在心里罵娘,麻蛋!總有一天也要讓小烏龜嘗一嘗被打吐血的滋味!

    等小烏龜發泄完之后,老鬼繼續說道:“所以想必已然猜測出那些跟你擁有相同血脈的人已經得到破天斧,卻是故意讓能夠尋得破天斧的殘圖流落出來,其目的自是為了引發神域的強者自相殘殺。”

    “小的明白

    。”李澤道艱難的點了點頭,又華麗的噴出了一口鮮血。

    黑色肉球淡淡的說道:“明白就好,你需要做的,就是得到他們已經得到的那破天斧,至于用偷的還是用搶的,隨你,我只要結果。”

    李澤道壓根就不知道用什么樣的言語來形容自己此時此刻的心情了。

    要知道,想從那些人手中偷到或是搶到破天斧,其難度比周炎靠自己實力考上世界排名第一的高等學府麻省理工還要難上萬分。

    李澤道突然間很想周炎。

    想要成為一個帥氣的男神,身邊自是需要幾個歪瓜裂棗來襯托。

    李澤道向來很喜歡周炎,因為跟他站在一起,自己這張已經帥得沒天理的臉無端的又帥氣了三分。

    自己這顆已經聰明得過分的腦子無端的又聰明了三分。

    李澤道悲哀的發現,在這神域,他竟然成為一只龜以及一顆肉球身邊的那顆歪瓜裂棗。

    他們越是牛逼,那就顯得自己約傻逼。

    自己唯一的能做的,是舍棄自己的尊嚴,卑躬屈膝匍匐在地祈求它們的庇護。

    李澤道的手不知不覺的握緊成了拳頭,更是有著一股難以言明的氣息在胸腔里瘋狂的亂竄。

    此時,正在食堂吃飯的周炎毫無征兆的打了個噴嚏,直接將嘴里的米飯一股腦兒噴在坐在他對面的一個面容清秀的女孩子臉上。

    她是周炎最近鼓著勇氣,發揮不要臉的精神,努力追求著的那個女孩子。

    女孩子一臉呆滯,周炎也傻了。

    空氣突然間變得安靜。

    “媽的,誰在偷偷的咒罵老子害得老子打噴嚏的?”周炎看著面前這張都是飯粒的小臉,臉上的肌肉狂抽,心里下起瀑布雨。

    他知道,這段還未開始的青澀的愛情就要這樣結束了。

    ……

    很快的,李澤道自然不知道他就是想了周炎,竟產生了蝴蝶效應,讓周炎丟了那么大的臉,他那變得猩紅的眼睛里流露出前所未有的決然以及猙獰。

    為了水妃靈以及那尚未出世的孩子,別說是混入那些人中盜取破天斧了,就是想方設法將那些人盡數擊殺,就算成為凡域的罪人,他也在所不惜。

    “我會帶回破天斧的!”李澤道猩紅的眼睛死死的盯著黑色肉球看,一個字一個字的說。

    “這話,等做到了再說。”黑色肉球還是那種相當欠揍的語氣。

    顯然它壓根就不看好李澤道可以順利的從那些人手中帶回破天斧。

    但是事到如今,也只能將希望寄托在這小子身上了。

    否則,當時機一到,那些不敢見光的老鼠肯定會一斧頭將那已然封印的通道劈開,到時群魔將再次涌入神域。

    之后神域怕是尸橫遍野,血流成河。神域的強者將徹底的淪為那些魔鬼的奴隸,甚至連當奴隸的資格都沒有。

    “當然,在你帶回破天斧回來之前,我可以保證她跟她肚子里的那孩子不死。”老鬼掃了水妃靈一眼承諾道,“你一天沒回來,她就一天不會死。”

    救那個女人一命對它來說不過是打個哈欠的功夫罷了。

    “多謝黑爺!”李澤道又重重的磕了個頭。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