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網游小說 > 墨少輕寵小逃妻 > 章節目錄 第180章 他特么喜歡你啊,蠢貨!
    .

    云薇薇瞳眸縮了縮,一邊慌亂地掙開肖逸南的手,一邊快走地道,“逸少你在說什么,你知道的,我和墨少之間只是一紙合約……”

    “合約個屁!”

    肖逸南一把攥住云薇薇,將她往落地窗前拖,他逼著她看向甲板的方向,然后氣惱的地道,“云薇薇,你給我看清楚了,裴小櫻現在就倒在絕的懷里,你看了什么感覺,是不是很嫉妒?是不是很心痛?你就是因為喜歡絕才哭的,對不對!”

    “我說了我沒有!”

    云薇薇掙扎著自己被摁在落地窗上的頭顱,那溫馨又刺眼的畫面,她根本不想再多看一眼。

    為什么要她承認她的嫉妒?

    為什么非要將她這份不堪的感情揭露?

    她知道肖逸南現在很厭惡她。

    可為什么要用這種事來嘲笑她?

    云薇薇表情痛楚地咬住唇瓣,瞥過臉說,“逸少,我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我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去肖想墨少,所以剛剛那些話,請你不要再說了。”

    肖逸南冷哼一聲,“可你剛剛明明看著絕哭了,你當小爺我是蠢的?你就是愛絕吧,你還不承認?”

    “可你要我承認什么?!”

    云薇薇眼眸倏爾猩紅,近乎歇斯底里地低咆,“逸少,我再說一次,我哭不是因為墨少!我哭是因為我想起了穆連塵!我想到他渾身是血的樣子,我想到他被那些黑衣人折磨得奄奄一息,我難過我自責,我甚至后悔了和墨少續約,行不行?!”

    那聲聲的字句像是小獸的悲鳴。

    肖逸南愣了愣,他從沒見過一個女人可以哭的這么慘,他甚至有點分不清云薇薇是在說真話還是假話。

    她究竟愛不愛墨天絕?

    “靠,你們一個個的,和句真話是會死?!”

    肖逸南煩躁地扒著頭發,“絕是這樣,你也這樣!你特么喜歡就直說,藏著掖著是要等過年?!你究竟知不知道絕為了你做了多少,他特么喜歡你啊,蠢貨!”

    砰!

    劇烈的煙花爆炸聲響徹天空。

    那是最大的一響煙花,只有一發,卻可以沖上很高很高的天際,然后綻放那作為收尾的“墨”字,預示著墨氏的業績將年年攀升,直上云霄。

    云薇薇只覺耳膜嗡嗡,她看到了肖逸南一開一合的嘴,卻有點聽不清他最后的幾個字在說什么。

    嗡嗡的余音之后,空氣里終于再次恢復了安靜。

    肖逸南還在因為剛剛一連幾聲的狂吼而喘息,見云薇薇一臉平靜,忍不住又拔聲道,“你丫的究竟有沒有聽到我剛剛在說什么!我說,絕他特么的喜……”

    “逸少,你快看窗外!”

    云薇薇雙瞳一顫,猛然驚呼,她急急地貼在玻璃窗上,垂眼瞪著甲板的方向,驚惶地道,“為什么墨少他們都倒在地上?逸少,保鏢呢,他們在哪里,為什么沒有人去救墨少!”

    肖逸南瞳眸一縮,立即拿出手機打電話,可一如他所料的,保鏢的電話根本打不通。

    他這次派了整整50個保鏢,大部分的保鏢都打扮成服務生混跡在甲板和宴會廳里,還有一部分則隱藏在游輪四周的救生艇里,可現在,他們的呼叫器通通都沒有毫無反應!

    可,沒有道理的!仿佛就是一瞬間的事,一甲板的人,不管是保鏢還是在艙外看煙花的員工,全體倒地不起,就像是中了什么集體迷藥一樣!

    可如果是在食物里下藥,那為什么他們沒事?

    而如果不是食物,那就是……

    肖逸南瞳仁陡然一瞠,瞪向窗外那片煙霧繚繞,那些煙花的灰燼,那些飄散在空氣里的粉塵……

    所以,那些黑衣人是將迷藥滲雜在了煙花里!

    他們在煙花里動了手腳!所以但凡在艙外的人都被迷暈了!

    該死的!

    肖逸南低咒一聲,立即沖向門口。

    身后,腳步聲跟著。

    肖逸南氣急敗壞地瞪回去,“你跟著我做什么!”

    云薇薇面色發緊,“逸少,我想跟你一起去救墨少……”

    “誰要你添亂,趕緊在房里呆著!”

    肖逸南厲聲交代,留下一名保鏢護著云薇薇,然后就帶著其余的保鏢朝著電梯的方向奔。

    云薇薇焦急萬分,想追,但留守的保鏢攔住她,說,“云小姐,這種時候你還是聽逸少的吧,呆在屋里,不要妄動。”

    她明白自己要冷靜,不能添亂。

    但她就是止不住地擔心。

    云薇薇再次折回落地窗,而這次,她看到竟然有兩個黑衣人將昏迷的墨天絕和裴小櫻扛了起來!

    “墨少!”

    云薇薇用力地怕打窗戶,可她只是看到黑衣人將兩人扛進了艙內大門,而不是上什么快艇之類逃離。

    云薇薇愣怔住。

    為什么黑衣人擄了人,卻不帶離?還往艙內走?

    就不怕遇上趕去營救的肖逸南嗎?

    而此時的肖逸南。

    “靠,怎么回事,這電梯怎么不動了!”

    肖逸南火大地踹著門,可門除了讓電梯廂跟著晃了晃之外,根本就沒有絲毫打開的跡象。

    “逸少,黑衣人應該是將電梯的制動線路關掉了。”保鏢道。

    也就是說,他們幾個,現在被關死在這部電梯里了!

    靠靠靠!

    肖逸南幾乎就要抓狂,從沒見過這么狡猾的對手,這群猴子究竟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肖逸南立即打電話給留守在云薇薇身旁的保鏢,道,“快去電梯閘那里,把線路恢復!另外告訴云薇薇,把門反鎖,千萬不要亂跑!”

    “云小姐,逸少他們被關在電梯里了,我現在要出去一趟,你千萬呆在屋里,任何人敲門都不要開,知道嗎。”

    保鏢千叮萬囑,確認云薇薇將門反鎖了,他才離開。

    云薇薇站在門板前,卻是怎么都無法再冷靜。

    現在連肖逸南都被困住了,可保鏢只身一人去恢復線路,如果又被黑衣人攔截了呢?也就等于,現在所有的主控權,都掌握在黑衣人的手里。

    他們等于是全軍覆沒。

    墨天絕,那些黑衣人究竟要對他做什么!

    云薇薇面色顫亂,五指握上門把,她想去找墨天絕。

    可……

    千萬呆在屋里!別添亂!

    肖逸南的警告聲言猶在耳。

    她知道自己極有可能又是幫倒忙,可現在,叫她怎么心安理得地呆在屋子里?

    就在云薇薇天人交戰之時。

    叮鈴鈴……

    她放在床柜的手機響了……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