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都市小說 > 天價嬌妻霸道寵 > 章節目錄 第384章 可悲的豪門棄婦
    想必接下來的日子,對于東方家族而言,包括自己在內的每個人都將面臨一場持久的保衛戰。

    拍攝結束后,秦菲出現在拍攝基地領盒飯的地方,難免引起了眾多人驚訝的矚目。

    畢竟東方玉卿的失蹤案一點線索都沒有,而此時他的妻子想必是最為傷心難過的那一個。

    秦海不動聲色地觀察著身旁女人的神情,不得不說秦菲將‘處事不驚’的韻味發揮到了極致。

    下一秒,只見秦菲邁著優雅的步伐向標有紅燒排骨的隊伍那走去。

    秦海后知后覺地意識到這里即便是公司高管用餐也要排隊,他以前怎么就沒注意到這個?

    唉,要不是秦菲執意要來這里用餐,他早都安排人接他們去附近的高檔餐廳了。

    “喂,你們快看……那不是秦菲嗎?聽說她老公在m國車禍后連尸體都沒有找到呢。”一個女藝人猶如發現了新大陸似的八卦道。

    “唉!又是一個可悲的豪門棄婦。”另一個女藝人低著頭吃飯,還不忘發表一下自己的見解。

    “哇塞……她身旁竟然還跟著一個帥哥?莫非就不怕被媒體追蹤報道……”女人的神情異彩紛呈,顯然吸引了周圍其它女人的目光。

    想必是因為秦海戴著一副黑超墨鏡,發型也是跟往昔有所不同,所以一時間沒有人認出他也在情理之中。

    “那有什么好大驚小怪的,那些有錢的闊太太身邊從來就不缺帥哥,聽說就連咱們秦氏集團的兩位公子哥每天都圍繞著她轉悠呢。”

    女藝人肆無忌憚地八卦著,眼里不自覺地透漏著嫉妒和艷羨。

    有個女藝人抬頭看到了秦海投射過來的警告眼神時,連忙低下頭提醒著:“你們小聲點,小心被炒魷魚!”

    其實這些話早已落入了秦菲耳朵里,她不動聲色地面帶微笑對廚師說:“麻煩你給我來份糖醋排骨,再來份青菜。”

    第一次看到秦菲,就連廚師也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大概是察覺到了什么,秦海冷不丁假咳了一聲,廚師連忙收斂心神,還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攪動著他面前的菜。

    “看見沒,人家這才叫會來事……指不定在來之前早都吃過山珍海味了,無非是給別人做個樣子罷了。”

    “你悄悄吃你的飯,你就不拍這是在秦氏的最后一餐嗎?”

    這個女藝人一臉擔憂的神色,生怕對面這個多嘴的女人會連累到自己丟了工作。

    “我呸,你以為都像你小肚雞腸啊?聽說秦菲為人很謙和的,要不也不能屈尊到這里來……”

    秦海聽后,偷瞄了一眼身旁的女人,她臉上果然露出無奈的笑容。

    “你要吃什么?”秦菲端著餐盤站在一旁等著秦海,自始至終她的舉止都是那么的優雅。

    “師傅,來一份跟她一樣的!”

    聽到秦海的話后,秦菲有那么一瞬間的失神,不過很快便調整好情緒,露出一抹甜美的笑容。

    其實在秦菲看來,很多男人不太喜歡甜食,而糖醋排骨也大多受女士的青睞。

    秦海帶著秦菲走到靠墻的一個位置上坐下來。

    “我很喜歡這里的氛圍,今后可能要委屈你陪我在這里用餐了。”

    秦菲漫不經心地說著,腦海中卻浮現出與東方玉卿吃飯時的場景。

    這一刻,有些精彩的片段越是想要回避,記憶卻越是清晰可見,于是就有了秦菲不停地往嘴里喂飯的粗魯動作。

    剛開始的時候秦海還沒有察覺到什么,只顧著埋頭啃骨頭。不過很快,他就發現秦菲的眼眶紅了。

    近來發生的一系列事情確實挺令人應接不暇的,就連他一個旁觀者都覺得夠嗆,更何況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人呢?

    “秦菲,你慢點吃,想不想喝湯?”

    秦海凝眸注視著秦菲,總覺得這個小妮子是在化悲痛為食欲。

    “嗯,清淡點的就行。”秦菲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咽下心里的委屈小聲回應道。

    等秦海端著兩碗湯回來時,發現秦菲已經將餐盤里的食物吃的所剩不多,手里正捏著一快排骨大快朵頤,絲毫沒有半點淑女可言。

    “你怎么不吃,看我干嗎?”

    秦菲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第一次和這個男人單獨用餐,沒成想竟然讓他看到自己這么不堪的一面。

    “秦菲,你可以慢點吃,距離拍攝的時間還早。”

    秦海擔心地提醒到,畢竟這個小妮子現在有孕在身,狼吞虎咽地吃完說不定就會導致身體不舒服。

    “嘿嘿!今天有點餓了,下次一定注意吃相。”

    秦菲心情莫名地愉悅起來,顯然自己在這個男人面前好像沒有太多需要顧忌的。

    有那么一瞬間,某男人仿佛產生一種幻覺。用餐氣氛是浪漫的,女人說的話是甜蜜的,他都險些抵擋不住這般柔情蜜意的曖昧。

    秦海大囧,他這是犯哪門子花癡呢?

    丟人現眼!

    很快的,秦菲便將那碗湯也喝完了。

    她的手情不自禁地撫摸上腹部,低下頭小聲嘀咕:“小家伙,吃飽了,這下可別再折騰媽咪了。”

    聞聲后秦海鼻間猛然一酸,隱忍著眼眶中呼之欲出的淚水連忙起身,應該是掩飾性地去盛湯。

    等秦海回到座位上時,見秦菲胸有成竹地抱臂,一副云淡風輕的模樣看著他。

    “你怎么了?為啥要這樣看著我?”

    這是秦海第一次發現他在這個女人面前竟然會緊張。

    “你的湯都沒有喝呢,怎么又跑去盛湯?”秦菲明知故問。

    短暫的怔愣后,秦海強顏歡笑道:“我覺得挺好喝的,擔心待會沒了,所以先備上。”

    此刻的秦海靦腆的像個大男孩一樣,顯然這樣爛的理由連自己都有點鄙夷。

    “哦,那你慢慢喝,我等你!”

    秦菲沒有戳穿某人的謊言,而她那含笑的五官漸漸的趨于平靜。

    秦海瞬間停止了用餐的動作,他抬頭凝視著眼前的女人,薄唇微微勾了勾,卻什么也說不出口。

    很明顯,自己的小伎倆被秦菲悉數看在眼里。

    秦海顯得有些局促起來:“你要是吃飽了,我們走吧。”

    不等秦菲回應,只見秦海左右手分別端著一個碗,像喝水一樣將湯全部喝完,沒有絲毫緩沖就起身離開。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