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都市小說 > 最佳詞作 > 章節目錄 第五百四十七章 塵埃落定
    第五百四十七章  塵埃落定

    夏樂他們都有看新聞的習慣,吃完飯幾個人就自動聚到了她病房,邊看邊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說自己的看法。

    路遙他們早就可以出院了,因為隊長還在這里就也都賴著,知道她明天要出院了就準備一起走,他們是打算直接行李袋一提就往隊長家里去了,半點不見外。

    直到新聞主播字正腔圓的從國際新聞說到國內新聞,“……徐知軍理想信念喪失,宗旨意識泯滅,黨性原則全無……開除黨藉處分,依法審查起訴。”

    “……崔建身為領導干部,利用手中權利大搞權錢交易,干預司法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嚴重損害國家利益,性質惡劣,影響極壞,依法開除黨藉處分,審查起訴。”

    “……”

    一個一個人名報出來,觸目驚心,病房里再沒了之前的輕松隨意,個個臉沉如水,他們都是親身參與的人,知道這些說出來的都不過是罪行的十之一二,甚至更少,可只看這一個個人名他們也心寒,而他們同樣清楚這不是全部,他們不明白,良田萬頃日食一升;廣廈千間夜眠八尺,他們能抱著那些錢財去地底下花嗎?

    手機鈴聲劃破這一室的沉默,鄭子靖看是老丈人的來電連忙接通放到夏夏耳邊。

    “小樂,看電視了嗎?”

    “看了。”夏樂清了清嗓子,讓自己的情緒不那么明顯,“速度很快。”

    “事情太大了,也太惡劣,證據確鑿上邊一天都不會拖著,有些錯犯了也就犯了,可有些錯沾都沾不得。”夏濤緩了緩情緒,“我剛接到通知要連夜回去一趟,打算帶著你媽媽一起過去,正好那邊的房子也需要收拾,你明天出院我們就沒法接你了。”

    明明爸爸回來了,可夏樂現在卻覺得連著媽媽一塊兒不見了,“有鄭先生在,沒事。”

    “怎么還叫鄭先生。”

    ‘你管他們怎么稱呼呢’,聽著媽媽隱隱傳來的聲音夏樂抬頭看了鄭先生一眼,這稱呼不是挺好嘛。

    鄭子靖回看她一眼,電視機聲音開得大,他沒聽著電話那頭說了什么,估計和他有關。

    夏樂搖搖頭,聽到那邊問小鄭在不在她道:“在的,他拿著手機。”

    鄭子靖懂了,將手機放到耳邊,“伯父。”

    “小鄭,我和你伯母要回部隊一趟,明天就不能來接小樂出院了,你照顧好她。”

    “您放心,一定看好她不準她下地。”

    “你就知道我們擔心什么。”夏濤笑,“行,有你看著我們放心,她不聽話你隨時打電話給我,這腿必須養好,不能我還好好站著她就坐輪椅了。”

    “是,聽您的。”

    “那好,先這樣。”那邊利落的掛了電話,鄭子靖奉旨管人,底氣更足了,拍拍夏夏的小臉道:“咱爸可說了,絕對不能讓你的腳沾地,你不聽話我就告狀!”

    “我聽話。”順毛驢夏樂乖乖的應乖乖的笑,讓鄭子靖半點脾氣都沒有。

    “這恩愛秀得,我都覺得不值當為這些人生氣了。”林凱走過去把電視機關了,這時候聽播音腔他都有點兒煩,“走了走了,不當電燈泡,別明天不讓我們進門。”

    “有道理。”路遙趕緊起身推著屈正跟了出去,后邊有他們當電燈泡的時候,現在還是識趣點好。

    病房里安靜下來,鄭子靖摸摸夏夏的頭,“你也別氣,到他們付出代價的時候了。”

    “再大的代價也就是一條命,他們的命不值錢,抵不上我那些戰友兄弟們的一根頭發絲。”在知道他們那次被圍剿是被出賣了路線夏樂心里就憋著火,平時還能自我調節,現在她就覺得難受,太難受了。

    “我都想去親口問問他們,為什么?是飯不夠他們吃,錢不夠他們用,日子過得不好,還是血黑了心黑了,讓他們做出這種事來。”

    鄭子靖抱住她親吻著安撫她失控的情緒,不止夏夏,剛離開的那幾個沒一個心里好受,即便那些人伏法,可死了的回不來,這種無奈才最讓他們無力。

    “咱們就把他們在意的人照顧好,恩?想想小寶,想想趙平,你把他們照顧得很好,鄒成他們兄弟兩個現在也老實了,都會越來越好的,人力有時窮,夏夏,不要去想那些沒辦法的事,該想不過去了。”

    夏樂知道,她也一直都是這么安慰自己的,在爸爸面前她都沒有表現出來,因為爸爸失去的戰友比她更多,在鄭先生面前她才破了功。

    鄭子靖上床做人肉靠墊,慢慢兒說起后面的安排分散她的注意力,“路遙退伍后可以先去烏市呆一段時間,五芒星夠他折騰的,那里都是你們自己人,能幫他更快適應社會,陳飛才從icu轉到普通病房,我問過醫生了,他在醫院里怎么也還得住上兩月,到時候他要是想去五芒星就去,要是愿意跟在你身邊更好,我是恨不得他們全跟著你,有他們在你怎么都不能再受傷,你覺得呢?”

    “估計會和你預料的相反,陳飛會去五芒星,路遙會更愿意跟著我。”

    “都行,到時候讓他們自己決定。”看把她情緒帶出來了鄭子靖松了口氣,繼續道:“我和蔣洲說過了劇組停工半年,這半年損失我來承擔,該發的工資照發,這半年他們可以去做別的事。”

    夏樂回頭,“他同意?”

    “他不同意也沒辦法,你爸通過上邊施壓了,而且你最少四個月輪椅,按宋爺爺說的等石膏拿掉了就要開始針灸輔助治療,到那時候耀輝重組完成,我挖的人基本都能擔事了,我再拖著三姐幫我,我們一起回烏市住一段時間。”

    “我怎么覺得三姐有點兒可憐……”

    “她疼我。”鄭子靖笑,而他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回去后我和三姐商量,讓她適當放手烏市的一些股份維持住他們三個人的平衡,耀輝我給她百分之五的股份,這樣她就是打理自己的公司了,等將來耀輝徹底穩下來我和她輪崗,我們倆就都輕松。”

    夏樂不懂這個,只聽著就也覺得挺好,慢慢的從情緒中走了出來,到睡過去之前突然想起來時想,浩然說得對,她也就是遇上了鄭先生,能讓他們心安的人太少了,而現在,鄭先生讓她心安。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