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都市小說 > 特種奶爸俏老婆 > 章節目錄 第三千八百四十一章:不許動
    周衛國能夠清楚地感覺到,大領導對朱家的態度,明顯有了變化,要說過去歷任的大領導對四大家族的家主都頗為尊敬,尤其當四大家族的家主作為長者的時候,歷任的大領導們都喜歡以前輩相稱。

    周衛國沒有想太多,有些事情相同或者想不通的結果是一樣的,多少年的宦海生涯,他早就明白了一件事,做人好奇心太重不是好事,聰明太多不如時而糊涂,想要在宦海中走得更遠,必須要銘記這一點。

    周衛國隨著大領導一起出了辦公的小樓,周衛國躬身告退,大領導拍著他的肩膀說:“衛國,以后不要這么客氣了,我們同是為國家與人民服務,只是分工不同,既然都是同志,客氣就免了吧。”

    周衛國臉上的表情微微一怔,笑著說:“是,大領導!”

    周衛國離開,上了車之后,看向車里的后視鏡,大領導一直站在原地,這是在目送他,還是恰好在思考事情,和大領導的談話時間不長,大領導前前后后一直都很慈善,哪怕是海市出了大麻煩,也并沒有半分責怪批評他的意思,這讓他誠惶誠恐。

    夜里的朱家還是很安靜的,朱老爺子喜歡安靜,所有家中的小輩們都不在家里頭過夜生活,真要是想放松娛樂的,也都去外面找樂子,留在家里的不是看看書,就是彼此間擺上一桌酒菜聊聊天兒。

    大領導的突然到訪,讓整個朱家都有些惴惴不安,大領導親自登門,一年到頭也不過那么一兩次,還都是碰上重要特殊的日子,比如說朱家開國那位大人物的忌日,現任家主老爺子的生辰等,像這種平日里的突然到訪,過去幾乎從來沒有過。

    朱老得知大領導到來,倒是毫無波瀾,趁著月下,他讓老管家在小院里煮上一壺茶,和大領導以茶談話。

    喝茶真的有益于身心健康,或者說到底有益于多少,這件事尋常的百姓并不知道,但茶是一種文化,譬如在正規的場合聚談,喝白水顯得太清淡,喝酒又顯得太葷,唯獨這茶趨于兩者之間不清淡且風雅。

    大領導端起茶杯,只是輕輕嗅了一下茶香,便笑著說:“朱老,您是早就料到我要來了,還是衛國通知的?”

    朱老笑著說:“衛國是我一手提拔起來的,如果碰上這種事情,他只考慮自己的前程不愿冒險不通知于我,那只能說我這一輩子了看人的眼光都瞎了,這茶葉是大領導你喜歡的茶,講究的是一個溫火的火候,最好是五十分鐘,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你嘗一下這火候如何?”

    大領導淺淺地品嘗了一口,放下茶杯笑著說:“不多也不少,看來在衛國通知朱老您之前,您就一定料到我會來了。”

    朱老笑著說:“海市的麻煩突然擴大,有可能影響華夏的大范圍對外貿易,西方的那些大國早就看我們華夏不順眼,擔心我們掠奪了他們的資源,那些個表面上正義仁慈的假紳士,似乎從來就沒想過,我們歷史悠久的華夏大國真要崛起,豈是他們能攔得住的?”

    大領導點了點頭,笑著道:“朱老,我就知道您關心這些問題,如果因為這次的招商大會影響我們華夏的對外貿易,表面上看起來失態不是最嚴重的,可如果那些西方國家借機在世界貿易商為難我國,那對于我們剛剛崛起步入正軌的民族產業,將會造成嚴重的沖擊,這種情況的概率不說很大,可哪怕有一丁點的概率,我都必須要考慮進去。”

    朱老點點頭,道:“民族產業是國家的命脈,是老百姓們豐衣足食的根本,絲毫也不能馬虎。”

    大領導道:“朱老體恤,我很欣慰。”

    朱老笑著說:“大領導你放心,我們朱家蒙受國之恩情,又是身為華夏兒女,自當為國解憂,為民請愿,任何威脅我們華夏的事情,我們朱家都不會有任何推脫,林昆已經飛去海市,這個時間應該已經落地了,如果這小子在這次行動中,有什么不妥的地方,還希望大領導多多擔待。”

    大領導臉上的表情微微一動,但馬上就恢復了正常,端起茶杯遞到朱老面前,“朱老,我敬您!”

    ……

    王福和鐵力今天晚上吃得太飽,兩人跟在柳如煙和蔣葉麗的身后,全都時不時的撫摸著肚子,腳底下的步子也不像之前那么鏗鏘有力了,仿佛生怕突然的力氣用大了,把肚皮給撐破了。

    蔣葉麗和柳如煙回到了房間,王福和鐵力也是分別開了兩間房,分別住在她們倆的隔壁。

    四個人的房間門剛剛關上,這時對面的一間房門突然打開了,林昆從里面走了出來,來到了蔣葉麗的房間門口,抬起手還不等敲門,忽然間王福和鐵力的房間門同時開了,兩個人動作極其迅速的撲過來,他們肩負著保護柳如煙和蔣葉麗的重任,渾身的神經沒有一刻不緊繃的。

    “昆,昆子!”(一零)

    “老板?”

    王福和鐵力同時驚訝地叫了一聲,可手上的拳頭停不下來了,林昆側身躲閃,兩個人認出林昆之后,本就是驚訝而又心不在焉,結果兩人砰的一聲撞在了一起。

    咚咚咚……

    林昆抬起手在門上敲了敲,低頭看了王福和鐵力一眼,這兩人一臉吃痛的表情,但生怕被林昆笑話,所以忍著幾乎把骨頭撞斷的聲音,也要裝作一副無所謂的模樣。

    吱……(零一)

    房間的門開了,門后一片漆黑,并不見蔣葉麗開門。

    王福和鐵力看向門后,臉上的表情同時詫異起來,兩個人就想要出聲詢問,也想告訴蔣葉麗林昆來了,卻是被林昆一個噤聲的手勢給制止了。

    林昆輕手輕腳地走進了房間里,房間里掛著厚厚的窗簾,外面的路燈光一點也照不進來,整個房間顯得格外的黑。

    林昆來到了房間客廳的位置,突然感覺身后一陣冷風襲來,一把冰冷的槍口抵在了他的后背上,“不許動!”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