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都市小說 > 十里鋼城:縱意人生 > 章節目錄 第662章 風水堪輿
    春天來得很快,回到老家已是滿眼春色。江邊的垂柳像是突然綠了,軟軟的樹枝在春風里搖曳著身姿,嬌柔嫵媚。小區馬路兩旁的玉蘭,一樹一樹的花蕾在暖晴的春日里懶散地張開花衣,一瓣一瓣,白凈得觸不可及,一塵不染。

    關山月回來沒幾天,賈四妮也從蘇州回來了。兩口子去考察了蘇州園林,也算是痛痛快快地放松了一會。賈四妮的老公雖然沒上過學,不過很有設計天賦和空間想象力,結合江邊的大致地形,模仿園林的特點繪了草圖,在關山月這個外行看來已經相當不錯了。

    百泉河公園的綠化,景觀大道的建設已經開始。隨著賈四妮的考察歸來,莊園的建設也要動工了,關山月猶豫著是不是再把大師請過來看看風水,畢竟要建莊園工程浩大,而且以后自己住,不是小孩過家家。

    關山月打了幾個電話,誰知怎么也聯系不上,電話通著大師就是不接。難道大師病了?雖說他掙了自己不少錢,但是也沒少幫忙,若身體真有恙也該去看看。關山月只好給杜京華打電話,讓他幫忙聯系。

    不一會兒,杜京華打來電話說道:“大師說了,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再也不管你的破事了。你是不是把他惹了?”關山月得意地說:“我不是把他惹了,而是他自己心虛了吧?說我有血光之災,我這不是好好的嗎?”杜京華勸道:“不可能什么事都算的準,但是你也不能大意啊。”

    關山月還真有這個自信,洋洋自得的想到,除非有不可抗力,一般情況下誰能傷的了自己?笑笑說道:“謝謝老哥,我會注意的。等我新公司投產的時候,你要來負責剪裁啊。”杜京華說:“湊熱鬧行,剪裁還輪不到我,領導們的手早癢了。”兩人哈哈大笑。

    既然大師不來,那就另請高明吧。關山月問蔡小英:“咱們當地有沒有風水大師呢?”

    蔡小英說:“可能有,但是我這層次的很少接觸這些。有時候我想,風水很管用嗎?就像當初我們住在林業局大院,同樣一棟樓,里邊都領導,就有職工。領導搬走到新樓去了,后邊住進去的人,并沒有因為住進領導的家里自己也變成領導。所以我覺得太在意也不是好事。”

    梁惠凱夸道:“有道理!通俗易懂!古人又云:‘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貴人十修身’,這個意思也是說風水并不是最重要的。

    還有句俗話叫‘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其實也可以理解為風水的好壞會隨時間的推移而改變。風水實際上是隨著三元九運及流年甚至流月、流日、流時的運行而不斷更替的,而不是永恒不變的。今天的好風水并不一定就代表明天也是好風水,不然的話,古代的王朝就不會出現更迭。”

    曹秋水嘲笑道:“你這人有意思,墻頭草,怎么說怎么有理!”

    關山月哈哈一樂說:“不是我說的有理,而是你們的話就是真理,你們高興家庭才會和睦,看風水不也是追求這些嗎?我看咱們只注意大家熟知的反弓煞、犯槍煞、剪刀煞、穿堂煞之類的這些破財破運的風水,住進去后自己看著順心,旁人不說三道四就可以了。”

    曹秋水說:“你不是也研究過奇門遁甲、易經八卦嗎?上次咱們去迷魂谷好像挺管用的,自己蓋房子反而要請人了?”關山月樂道:“我總覺得的自己那點知識太淺顯,有點蒙人的感覺。”曹秋水一副納罕的模樣說道:“什么時候變得不自信起來?這不是你的性格呀!”

    關山月說:“你老公我玩古玩無師自通,如果風水在搶別人的飯碗,那不是惹眾怒嗎?哈哈,關鍵是術業有專攻,沒受過名師指點,這虛幻的知識怎么都覺得心里沒根不是?”

    曹秋水說:“俗話說難者不會,會者不難,別人看盜墓覺得神奇的不得了,在我看來也稀松平常,萬變不離其宗。我想風水堪輿也不過如此,雖然看上去有些神秘,玄之又玄,然而眾妙之門其實卻有它自身的規律。一個個大名鼎鼎人杰地靈的風水寶地,不外乎山環水抱,藏風聚氣這些最基本的道理。

    比如說北京,風水先生愛說:巍峨雄渾的太行山和莽莽蒼蒼的燕山從北面拱衛,南面有永定河蜿蜒流過,形成了山環水抱的絕佳風水格局。從大的地理位置上來說,左環滄海,右擁太行,內跨中原,外控沙漠,正是理想的掌控天下之寶地。”

    蔡小英驚訝地看著曹秋水說道:“秋水妹妹說起來一套一套的,厲害呀!”曹秋水臉一紅,嗔道:“小英姐就會笑話人!我這都是聽別人說的。做古玩生意的是一類特殊的人群,也可以說藏龍臥虎,有的人只是為了養家糊口,而有的人卻又很深的歷史文化底蘊,知道這些不稀奇,所以耳濡目染我也聽說過一些。”

    關山月說:“聽我小秘書一席言,頓時信心百倍。對,不要把風水看的太深奧,無非就是‘山管人丁水管財’,‘山停水聚,半陰半陽,方成太極’,無非是多一些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的變化而已。

    咱們也不想當皇上,只要選擇山清水秀之地,后有高靠,前有秀水,環境整潔優美,沒有明顯的形煞,采光通風良好,祥和安靜即可謂是最佳的風水寶地了。而且江邊也沒有寺廟、軍警部門、火葬場、公墓、監獄、神壇這些建筑物,咱們只是順勢而為就可以了。”

    蔡小英說:“江邊不正好是有山有水嗎?說了半天我看就是自夸,咱們老家有山有水的地方多去了!”

    關山月笑笑說:“你們注意沒,咱們這兒的百泉河流進長江,正好和長江形成一個扇面,風水上講這叫‘眾星拱月’。身后又是重重疊疊的,雄壯巍峨的大別山,藏風聚水,氣場不散。別的不敢說,保證咱們的小寶寶長大了都上博士!”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