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都市小說 > 鐵雪云煙 > 章節目錄 (四千二百八十六)石料
    盡管這樣想了,但他卻不敢問這種問題,因為若是說了這種話就好像在質疑岳狂繁一樣,一旦有人告密,后果不堪設想。

    說了“我在窗戶這里根本就沒看到他”的那個人心中不平,卻也只好說道:“你跟岳攝攬很熟嗎?”

    之前說“你把窗戶打開看才行,就通過窗戶上的破洞怎么能看清楚?”的那個人說道:“你又東拉西扯了。難道你跟岳攝攬很熟?如果你跟岳攝攬很熟的話,要不你去找岳攝攬問問事?”

    說了“我在窗戶這里根本就沒看到他”的那個人指著去問岳狂繁事的那個人說道:“他都去問過了,這件事已經不需要我再問了。現在是你說要找個人出去看看,那你自己為什么不主動去,偏偏提出要別人去?”

    “我就是那么一說啊,我希望別人去,我自己不想去。至于你們去不去,那是你們自己的事啊。既然你們都不想出去,那就當我沒說好了,不用跟我沒完沒了地計較啊。”說了“你把窗戶打開看才行,就通過窗戶上的破洞怎么能看清楚?”的那個人道。

    這時,一人說道:“不出去就不出去,能打開門看看嗎?”這人說完這話,就看向了離門最近的那個人。

    門外那個之前說了“我沒那個膽子,所以沒要求去啊,這就是你跟我不一樣的地方啊”的人此刻下意識地往遠離門的方向走了兩步,心情緊張,想:不會真打開吧?那我現在要不要離門再遠一些,保證他們不會看到我?

    他看到那邊放著一堆建筑用的石料,見石料離這房子還算近,而且石料堆得又高,如果他躲在石料后面就算有人開門了也應該沒人能看到他,于是他考慮要不要立即奔過去。

    就在這時,他聽到門響了一聲。

    他便沒繼續想,輕手輕腳又迅速地移向了那堆石料后面。

    就在她剛剛離開房門附近的時候,之前關房門的那個人就說了:“開門難道不會有危險嗎?窗戶不適合開,門就適合開了嗎?”

    原來,之前門突然響了一下,并不是因為之前關房門的那個人要把房門打開,而是因為他又按了按門,在確定房門是關著的情況下把房門按得更緊了些。他做這個動作是故意給提議打開門看看的人看的。

    之前說了“別打開!”的那個人這時說:“沒有必要的時候還是連門也別打開更安全吧。”

    “可是我們不知道他的情況啊。”說了“不出去就不出去,能打開門看看嗎?”的那個人說道。

    “不知道就先等等吧。”之前說了“別打開!”的那個人說道。

    說了“不出去就不出去,能打開門看看嗎?”的那個人見自己的建議被兩個人反對,又想到了之前說“你把窗戶打開看才行,就通過窗戶上的破洞怎么能看清楚?”的那個人說過的話,便說道:“他剛才是提建議,我也只是提建議,你們覺得沒必要這么做,那就算了。”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