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都市小說 > 鐵血殘明 >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六十一章 從軍
    葉家老宅東花園,升起一面八尺的紅旗。龐雨昂首站立在高臺上,身邊除了旗手郭奉友,沒有其他隨從。

    龐雨穿著一套黑色的箭衣,雖然旗牌都有了,但官服并未到手,要等到兵部的任命一起下發。安慶守備的職務,原本是管轄衛所系統,守備主要從衛指揮使升任,本身并無官場品級。明代中期之后衛所廢弛,各地鎮戍制募兵制興盛,招募民籍的百姓從軍,這些人

    的升遷都在營兵系統,與衛所的“軍”完全不同。

    衛指揮品級為三品,安慶守備的署職也是正三品,張國維并未跟龐雨說明,所以龐雨對自己的官職仍是云里霧里,但巡撫衙門開出的公文是真的。只是身穿常服,差了點名正言順。下面的情況就更差,三百多名壯丁衣服一片花花綠綠,發型也各式各樣,龐雨走時只告訴龐丁招兵,招來之后的費用沒有安排清楚,所

    以沒有采購任何東西,連棉被都是守城時候掛懸簾剩下的舊物。

    好在這些人已經完成靜立訓練,比農村趕集還是要好一些,但看著怎么都不像軍隊,更像一種座山雕開香堂的感覺。

    莊朝正此時扛了一張椅子過來放下,顯然是給龐雨準備,龐雨點點頭,卻并沒去坐。

    等到莊朝正回歸隊列,龐雨往前走了兩步,來到高臺邊緣,這種感覺很熟悉,三百人以密集隊列集合的時候,看起來只有很小一團。

    龐雨靜立片刻后,開口高聲道,“本官一人,在云際寺斬首級三十,今年正月帶領壯班斬流寇首級兩千,守得桐城全城百姓周全,我就是桐城兩班班頭龐雨。”下面一片安靜,后面的壯丁偏著頭從縫隙中查看,這一批新招壯丁中有部分社兵,他們都認識龐雨,還有部分是官道沿途的青壯,最遠的來自廬江和潛山,他們只聽過龐

    雨的名聲,還是第一次看到傳說中的真人,心中不由滿是好奇。其中最為傳奇的是獨殺云際寺三十亂賊,此事整個桐城的百姓都可作證,都看到龐雨拖著三十個人頭進城的,連龐雨自己說多了,現在不留神的時候,也相信是自己一個

    人殺了三十人。“但那是以前,現在本官是應天巡撫張都爺親自任命的安慶守備。只要敢拿命去拼,就有一個前程。在場的各位,大部分都是二月之后來的,很多人的家,毀于流寇之手,

    無數百姓衣食無著、流離失所,以后的日子怎么過?”

    龐雨看著滿場的壯丁,這里三百人雖不是一個地方來的,但總體都是安慶府周邊,能站在這里的,基本都有親友遭難,家中財產損失也不會小。他看了龐丁登記的人員分類,新壯丁以官道周邊農民為主,田地雖在但損失了房屋和所有口糧,短期無法恢復生計。作為以務農為生的人,這是斷了活路,都是沒有退路

    的人,能招入壯丁是給了全家一個活路。相比于太平時節那些有家可回的壯丁,龐雨更需要這種人。龐雨伸出一個指頭,“跟著本官入了營兵,每日有肉吃,有新的軍服穿,有新的被子,有瓦頂的軍營,還有最好的武備,有二兩的月餉拿,你們可以問問壯班的舊人,本官

    從不克扣工食銀,說了二兩便是給到你手上二兩,一年二十四兩,當了軍官還有增加,你們的家人會因此體面的生活。最重要的,還有賊寇可殺。”龐雨高舉著指頭,以他來這個時代幾個月的見聞,要鼓動這些百姓,只有切身攸關的東西才有效,你叫他們去報銷朝廷、救國救民,他們會呆呆的聽著不敢反駁,但是絕

    不會去做的。下面一陣騷動,好些壯丁張開了嘴巴,這才是他們最想聽到的東西。從龐雨回來開始,壯班和快班都是在流行各種傳言,最主要的便是說班頭升官了,需要從兩班提拔一

    批人,但全都要當丘八。因為龐雨的神跡和夸張傳聞,壯丁們大多都愿意跟隨,但民間對丘八的各種負面情緒,又讓大伙有些猶豫,畢竟不算什么好去處。但此時聽到了待遇之后,突然沒人在乎

    當兵的爛名聲了。

    龐雨等他們消化了之后收起手指,“你們要做的,只有兩件事!遵守軍紀,奮勇殺敵。本官明言在先,膽小怕死的不要來當兵。”

    臺下有小聲的議論,龐雨沒有理會,從臺階大步下去,沿著隊列緩緩走過。

    “百姓都說,丘八不是東西,匪過如梳兵過如篦,那本官為何好好的官差不做,要去當個丘八?”隨著龐雨的走動,士兵們的腦袋跟著轉動起來。“因為老子從軍,不是為了搶百姓錢財,不是為了吃士兵的空餉,是當個真的將官,這個世道就是從軍的世道。你們去當兵,不是其他部的兵,是我龐雨的兵。我的兵不是

    別人口中的丘八,是威武有禮的勇士,有大好的前程。”

    在那些壯丁眼中,龐雨看到了期盼,到了該收尾的時候。

    “無論什么世道,從軍都不該是賤業,愿意跟著本官從軍報國的,上前一步!”

    “屬下愿意追隨大人。”王增祿第一個踏出隊列。

    …

    “叫啥名字?”

    “吳達財。”

    一個強壯的農夫,塊頭看起來比一般的農民大,龐雨翻了一下名錄,是從廬江來的。

    “當時為何入的壯班?”

    那吳達財愣了一下,好半晌憋紅了臉道,“房子被流寇燒了沒飯吃。”

    “家中有幾口人,都有無受傷?”

    “都沒傷,就是兩個娃吧,出來走丟了一個,咱算好的,里長來說的時候,我就帶著一家往大江那邊去了,其他親戚沒走,死得可多。”

    龐雨點點頭,“以后再好好找一下走丟的娃,說不定就在桐城附近,那你恨不恨流寇?”

    “怎地不恨,我又沒招惹他們,憑啥燒我房子,一家都沒住的,附近幾個村都沒住的了,連個親戚家都沒法去投,天殺的流寇…”

    吳達財的話匣子一打開就關不住,臉越說越紅,龐雨等他說了一會才擺手制止,低頭在一個新的兵冊上登記,然后寫了一張紙條遞過去,“到姚隊長的第一百總局。”吳達財連忙接了往右側第一局的小旗趕去,走了幾步突然又調頭回來,朝著龐雨跪下磕了兩個頭,然后才跑到姚動山面前,把紙條遞過去。姚動山一揮手,吳達財便站在

    了小旗之后。

    旁邊等候的幾個裁縫中出來一個,馬上開始給吳達財測量衣服尺寸,按龐雨的要求,五日之內他要給所有壯丁配齊軍裝。

    龐雨微笑一下,又開始詢問下一個人。

    后面還有長長的隊列,三百五十多名壯丁,約有五十人不愿離開桐城,大部分都是縣城附近的社兵,好在壯班的老兵基本都愿意跟隨龐雨。

    龐雨親自登記兵冊,與每個士兵都要交流幾句,觀察一下他們的相貌體格,與招募壯丁的時候不同,這次龐雨沒有拒絕任何一個人。

    登記的過程很長,龐雨也只能加快速度,他大致控制在一分鐘稍多,但仍堅持親自登記,一直持續到了午后,登記的過程才完成。

    忍著肩頸的酸痛,龐雨制止了自己伸懶腰的欲望,筆挺的站起身來。

    招手叫過以前的六名隊長,現在是六個百總,包括王增祿在內,他雖然告訴龐丁自己需要考慮,但卻是第一個響應的,倒出乎龐雨的意料。

    龐雨給六個百總局各自分配了大約五十人,老兵的配置數量也基本相同,其余數額打算到安慶之后補足。

    “各位的月餉是折色四兩,另有本色五斗,所部考核合格另有獎勵,作戰賞賜在外。”

    幾人同時張大嘴巴,姚動山和王增祿都在皺眉計算,月餉四兩一年能拿多少。龐雨看了一圈六個人,不等他們算清楚又道,“自此時兵冊完成起,在冊所有人等都是大明官軍,受我軍律管轄,各位管好各自手下,若再出現逃兵,各位一通連坐處罰。

    ”六人互相看看都點點頭,龐雨繼續道,“以后本官下令完畢,你們都清楚回話‘是,大人’,你們跟手下說話完畢,他們也必須按此回答,一字不得減少,有疑問的另行請求

    發問。”

    “是,大人。”莊朝正趕緊回答,其他幾人也先后說了。

    “下面布置今日和明日任務。”

    幾個隊長稍有些緊張,似乎龐雨這次回來跟以前又有點不一樣了。龐雨徑自吩咐,“今日任務,第一,按新編組重新安排營房,申時末刻之前完成,本官會來檢查。第二,每個百總推薦本局十名隊長人選供我挑選,明日卯時二刻向我提交

    ,不得延遲。”

    幾人都不會寫字,姚動山閉著眼往腦袋里面拼命記。

    “明日任務。”姚動山睜開眼看著龐雨,不知道又會是啥要求。“第一,卯時三刻至午時初刻,組織各局將士背誦軍律第一章,本官將于午時二刻抽查,有不合格的罰十軍棍,取消該小隊午飯,百總連坐。第二,午時三刻至天黑前,組

    織所部將士打掃營房并個人清洗,后日一早我要檢查。”

    “就這?”姚動山張張嘴巴。

    龐雨瞪他一眼,“姚百總,你應當回答‘是,大人’。”

    “這…是,大人。”

    其他幾人也趕緊應了,等龐雨下令解散后,三百多人按各自編組帶回營房。

    在龐雨去南京的這段時間,這些壯丁完成了靜立訓練,有基本的紀律,能做到有序離場。

    候了大半天的龐丁湊過來,看著那些人的背影低聲對龐雨道,“少爺,為啥他們不想一想當兵可能沒命?”

    龐雨笑笑看他一眼,“人的本性,對收益的態度更樂觀,對風險和損失則往往容易忽略。況且現在啥世道,不當兵更可能沒命,另外告訴你一件事。”

    “少爺吩咐。”

    “我把你也登記入兵冊了。”

    “我…我當兵。”龐丁伸手指著自己,哭喪著臉道,“少爺,我就當個家仆成不。”“不成。”龐雨背起手往外走去,“從軍報國好事啊,記得下次要回答‘是,大人’。”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