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網游小說 > 墨少寵婚甜綿綿 > 章節目錄 第619章 怎么才能不想你
    而身上的重量在一瞬間輕了。

    她看到他猛然翻身,然后揚手,朝著邊上的樹干狠狠一甩。

    她愣住。

    完全不知道他這是在做什么。

    而等她視線下移,她才看清,他的手里纏著一條蛇的尾巴,然后那條蛇,被他重重甩在樹干上,死了。

    “……”

    雪兒呆住。

    她又是緩緩地緩緩地看向他的手,發現,手腕處,有一道被蛇咬的血口子。

    兩個尖銳的壓印,伴著血絲。

    并且,那里的皮膚,迅速地變成了青紫色。

    “你……”雪兒喉嚨宛若被人掐住,一時竟說不出話來。

    他為什么又要救她。

    他難道忘了剛剛她還吼他滾么。

    “母夜叉……”肖逸南慘淡地開口,他知道她恨他,但他都被蛇咬了,為什么依舊從她眼底看不到一絲擔心。

    可他,不想死,因為他總想,有一天,能聽到她說一聲原諒,更想從她眼睛里,看到一絲柔情。

    可,怎么就這么難呢。

    “母夜叉,你幫我把椰子拿起來,好么……”

    肖逸南吃力地笑著,用另一只手,用力擠著自己被蛇咬的傷口。

    被蛇咬,第一件事,擠毒血。

    然后用水沖。

    這里離海有點距離,他爬不過去了,而椰子水,可以代替海水,起到沖洗傷口的作用。

    黑紅的血刺目。

    雪兒這才回神,顫抖地爬起來,去撿起地上的椰子。

    椰子有好幾個已經被肖逸南開好了口子。

    雪兒將椰子的洞口翻轉,朝下,對準了肖逸南的手腕。

    黑色的血,被透明的椰子水沖刷。

    她看著。

    心臟的部分,不可抑制地,也抽動起來。

    就連指尖都在顫抖,差點拿不住手里的椰子。

    <

    br />    “母夜叉,你手抖,是因為,終于對我擔心了嗎。”

    肖逸南一邊擠著血,一邊蒼白地看著她,咧起唇角,努力地想要笑,就像她真的在提他擔心,所以他喜悅一樣。

    雪兒的手抖得更厲害了,好半響,才斂去面色間的蒼白,冷冷道,“我只是不想看到一個死人在我面前。”

    “……”

    終是,討厭他呵。

    肖逸南笑得更大了。

    終于將毒血擠出,黑色的血,變成了紅色的血。

    但這不代表完全沒有被蛇毒入身。

    或許已經有細微的蛇毒,通過之前的血液,流竄在了身體里。

    肖逸南開始覺得身體發冷。

    目光暈眩中,他緩緩地靠在樹干上。

    雪兒眼眸顫了顫,下意識地喊,“肖逸南!”

    肖逸南已經聽不清她在喊什么。

    只覺得,她的聲音很好聽。

    像過去每一個夜里,他在夢里夢到的那樣。

    他半闔著眼簾,開始神志不清地囈語。

    “母夜叉,我好想你……”

    “可你為什么這么狠心,寧愿詐死也要消失在我的視線……”

    “我知道你恨我,可我還是忘不掉你,怎么辦……”

    “你告訴我該怎么辦……”

    肖逸南昏昏沉沉,不停地說,不停地說,就像生怕錯過這次,就再也沒有機會說了一樣。

    雪兒眼眸猩紅,道,“別說了,肖逸南,別說了。”

    “不,我要說……母夜叉,我知道你說的都對,我對不起你,對不起李朗,我根本沒有資格求你的原諒,可我控制不住自己,我覺得我快要瘋了……”

    “我不明白為什么老天爺要在那個時間點讓我認識你……我不該認識你的,是不是那樣,李朗不會死,你們就會幸福……”

    “可我為什么就該死地遇到了你……”

    “你告訴我,怎么才能不想你……”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