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我師叔是林正英 > 章節目錄 第373章 英雄救美
    轟轟轟!

    劍氣與刀氣縱橫交錯,不斷碰撞,一時之間山林震動,無數沉睡的動物被驚醒,慌忙奔走。

    攔住九山仙王的,乃是一名手持長劍,身穿白色長袍的男子。

    該男子長發飄飄,看背影、側影都相當帥氣,打扮得頗具古風,飄飄乎仙人。

    要知道。

    現在這個時代,受到西方風潮影響,就算是偏向于傳統的人群,穿的也就是褂子或者中山裝。

    即便像九叔、毛小方這樣的道門高人,也穿得很生活普通化了。

    像此人一般,穿白色長袍,留著長發的,屬實很少見。

    被長袍男攔住去路的九山仙王,則是快要瘋了。

    它又驚又怒。

    本來就已經被張敬嚇破了膽,好不容易使用金蟬脫殼的方法,搏得了一線生機,開始瘋狂的逃命。

    現在它只有甩開后面追著它不放的張敬,它才有一線生機。

    目前的情況來看,張敬還真是追不上它,它是有希望的。

    但沒曾想,它隨便選擇的一個逃跑方向,竟然也能遇到修道中人被攔截住,而且還是一個高手!

    攔住它的這個人,修為不淺,也至少是煉師境,并且在劍訣方面造詣極高。

    當然,比起張敬給它的威脅,就差了許多了。

    如果是平常時候,遇到這么一個用劍的高手,九山仙王倒也不懼怕,它只要拼命相搏,最后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可現在情況不同啊!

    它沒時間慢慢耗下去,只要它被纏住片刻,等張敬追上來,它就必死無疑了。

    所以九山仙王心中的焦躁與憤怒難以言喻,全力出手的同時,卻又無心戰斗只想逃走。

    “咦,好厲害的一頭白骨精!很久沒有遇到過這么厲害的妖精了!”

    “喂,你跑什么啊!這么厲害,還這么膽小!別跑別跑,讓我好好練練劍法!”

    可惜。

    長袍男打得正起勁,看見這么厲害的一個白骨妖精,不但沒有害怕,反而興致勃勃,戰意洶涌。

    九山仙王想避戰逃離,他是一百個不愿意。

    降妖除魔,殺沒有難度的小妖怪有什么意思?

    要殺,就得殺這樣的大妖!

    這才有挑戰性嘛!

    “給我死開!”

    九山仙王憤怒欲狂,骷髏法相森嚴,鬼風陣陣,發起瘋來整座山林間仿佛都被鬼氣籠罩,各種更有萬鬼齊哭,聲音讓人頭皮發麻。

    若是意志不堅定者,被鬼氣籠罩后聽此聲音,怕是都得陷入渾噩。

    骷髏法相手中七八米場的巨大骨刀再現,橫掃而過,樹枝被斬斷不知道多少,雜草樹葉紛飛,遇到刀氣便被絞殺成碎末。

    刀氣橫空,朝著長袍男怒斬而去。

    但長袍帥氣男劍訣造詣極高,可攻可守,捏著法訣,最終念著咒語,手中三尺青鋒長劍頓時迸發出耀眼的金光,劍氣如虹,個中竟然夾雜著晦澀深奧的符文,隨著劍氣游蕩環繞在身邊。

    當白色骨刀斬過來,符文劍氣隨著長袍男低喝一聲,在前方將白色骨刀抵擋住,兩者在空中爆炸開,霎時間泥土翻涌,大樹倒塌。

    “蹬蹬蹬!”

    長袍男在這碰撞之中身形站不穩,接連后退七八步,每一步都在山林間留下一個深深的腳印,最終才站穩。

    這一招碰撞,足以說明九山仙王更厲害一籌,占據了上風。

    但九山仙王卻并不高興,反而更加急迫了幾分。

    就這么片刻功夫,它能清楚感應到,后面辣個男人已經越來越近,快要追上來了。

    九山仙王不敢再拖下去,劈開了長袍男后,也不再趁勝追擊,鬼氣收攏,法相回歸,當即轉身就朝著另外一個方向逃竄。

    “哪里跑!”

    長袍男雖然體內氣血法力有些翻涌,但卻絲毫不停,手中長劍一轉,凌厲的劍氣又鎖定了想逃跑的九山仙王,猛地刺過去。

    他此刻也沒有剛才那么吊兒郎當,臉上滿是認真。

    這個白骨精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厲害,看它匯聚了如此多鬼氣,一旦出手便有萬鬼齊哭,怕是不知道吞吃了多少生人的魂魄,才有今日的氣候。

    如此大魔頭,放走之后必定后患無窮,不知道多少百姓要遭殃。

    所以今日不管如何,也得將此妖留下不可!

    “混賬!混賬!混賬!”

    被凌厲的劍氣鎖定,逃跑的九山仙王怒吼連連,卻不得不停下下,轉身揮刀朝著劍氣劈過去。

    雖然它能壓制住長袍男一頭,但它卻還不敢托大,無視對方的劍氣,仍由攻擊在自己身上。

    剛才的宴席上,它本來就在張敬手中吃了個大虧,硬抗了一記陰陽五雷咒。

    雖然它靠著自己多年來修煉的絕招金蟬脫殼逃得一命,法相代替自己受死,但它本身卻并不是沒有影響,實力還是銳減了不少。

    要是在被劍氣斬中,本體受傷,那么它逃跑的速度必然就會受到影響,會減慢不少。

    而它速度一旦減慢,就算擺脫了長袍男,那也相當于是慢性死亡,會被慢慢追上。

    鏘!

    刀氣與劍氣不斷碰撞在一起,絞滅著一切。

    兩者交手之間,山石滾滾,巨木折斷。

    每一次九山仙王取得優勢想逃走,長袍男就會像狗皮膏藥一樣黏上來,死死纏住它,不讓它跑起來。

    因為長袍男也已經發現了異常,知道這個白骨精無心戀戰,明明實力勝過他一頭,卻不敢跟他對戰。

    似乎后面,有追兵!

    有同道中人在!

    原來,這個白骨精是被人追殺至此的。

    所以他很清楚,只要拖住這白骨精一時半刻,等后面道友追上來,此妖必死無疑。

    “完了!完了!完了!”

    九山仙王在心中哀嚎。

    看著不斷纏著他的長袍劍客,以及越來越近,氣息就快要降臨的張敬,它的心逐漸被絕望所爬滿。

    “沒有活路了啊……”

    “想我九山仙王,盤踞秦嶺三百一十八年,從一個懵懂小骷髏,因機緣造化,得以生成靈智,一步步成為方圓百里最強大的存在。沒想到今日,卻是要葬送于此!”

    “不甘心啊!”

    隨著張敬的不斷接近,九山仙王從最開始的暴怒焦躁,反而逐漸平緩下來,心中雖然充滿不甘,但卻有了幾分明悟。

    命運既然如此,逃不了,那他也不能束手就擒,坐以待斃!

    就算要死,也得轟轟烈烈,不能無聲無息。

    后面那個雷法駭人的道士,它捫心自問是絕對打不過的,沒有半分機會,毫無勝算。

    但眼前這個長袍道士,卻未必沒有。

    你非要纏住是嗎?

    既然你不讓我活命,那你也別想好過!

    就算死,也得拖著你!

    想明白了刺出,九山仙王怒吼一聲,將骷髏法相收回,收入自己體內,它的骷髏本體,在這一刻被無盡的鬼氣所充斥著,迅速的開始豐滿起來,仿佛在剎那間長出了血肉一樣,變成了在宴席上那個不男不女的詭異模樣。

    也就是眾鬼口中的那個九山仙王的模樣。

    不過現在的九山仙王身體卻迎風而漲,迅速變大,成為了一個巨人,血盆大嘴似乎能一口將活人吞下。

    七八米長的巨大骨刀,也被它親自握在手中,不再想著逃走,而是主動朝著白袍男殺過去。

    “給我死!”

    一刀落下,猶如地獄降臨,鋒利的刀氣和無數冤魂一齊朝著長袍男襲來。

    長袍男見狀嘴角抽了抽,談不上后悔,只是有些發怵,他知道自己是把這白骨精徹底惹毛了,將逃跑的求生欲,轉化成了對自己的殺意。

    不惜耗費功力,耗費它多年來的積累,也要斬殺自己。

    不敢有任何的托大和僥幸,他右手直接往長劍劍鋒上一抹,滾燙的鮮血頓時流出,將長劍染成鮮紅色。

    爾后左手快速捏著劍訣,豎起中指和食指,緊緊抵著眉心,右手的長劍最終竟然發出震顫清脆的嗡鳴聲音,脫手而出,宛若飛劍般朝著九山仙王猛地刺去。

    金色劍光中有血絲翻涌,符文也變成了紅色,像是劍氣中夾雜了太陽。

    刀氣中的萬千厲鬼,遇到血紅色的太陽,當即紛紛慘叫哀嚎,不斷笑容,化為飛灰。

    最終長劍與骨刀相撞。

    砰!

    地震山搖,比剛才兩人交手的動靜足足大了一倍有余!

    氣勢無雙猶如白虹貫日的長劍發出嗚咽的一聲,直接掉落在地,再無光芒閃耀。

    操縱劍氣的長袍男,也猛地捂住胸口,一口熱血后喉嚨間涌出,他拼命想要壓制,但最終嘴角還是有一絲鮮血溢出。

    而那白色的骨刀,也在這一撞之下直接化為粉碎。

    甚至就連九山仙王的一條胳膊,也在這一劍之下,露出骷髏本體,本體上還有絲絲裂縫蔓延。

    一人一鬼,都受傷不輕。

    如果是其他時候,九山仙王或許會選擇后退,不再與這個硬茬子對拼,它也不確定對方是否還有殺招,是否還有還手之力。

    但現在卻是不成了。

    因為它已經退無可退,沒有任何后路可退。

    追兵,已經近在眼前!

    甚至周圍天地間,隱隱有雷霆在閃爍,變得不安穩。

    它知道……

    能感受到……

    辣個男人,追上來了!

    有內味了!

    所以它竭盡全力,再次凝聚出巨大的骨刀,萬鬼哀嚎,它不惜浪費本源和多年積累,也要再次劈斬出一刀。

    它要殺這個攔住了它生路的長袍男。

    嗡!

    刀氣滾滾,鬼氣翻涌,無匹的威勢朝著長袍男再次劈斬而去。

    長袍男瞪圓了眼睛,拼命催動體內翻滾的法力,不惜經脈脹痛,猶如針扎,也風快的捏著法訣,想要將跌落在地上沒了光芒的長劍重新催動。

    但是速度,卻有些慢了。

    他想要攔截骨刀,幾乎已經不可能。

    看刀氣襲來,其中仿佛有千百張厲鬼張牙舞爪要來撕咬自己,長袍男臉上青筋畢露,竭盡全力怒吼道“給我起啊!”

    但似乎一切都沒用。

    就在長袍男要認命的時候。

    他的后方,一道紫黑相間的雷霆,后發先至,在刀氣即將要落在他身上時,攔截住了。

    轟!

    嗤嗤嗤!

    就像是放煙花一般。

    剛才他施展秘法,用盡全力才勉強抵擋住的恐怖刀氣,此刻就像是紙糊,迅速消融……

    ~

    ()

    。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