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修真小說 > 這個明星來自地球 > 章節目錄 第607章:結果和挑戰
    “謝謝金曲獎讓我來頒發【最佳女歌手】,因為臺下坐著的五位候選人,都是我非常非常喜歡的女歌手。”

    頒獎人是一個身穿一襲寶藍色長裙的女人,從臉上看不出具體的年齡,但一顰一笑之間流露出只有時間才能賦予她的魅力。她拿著信封,視線看著臺下。

    順著她的視線,舞臺后面的大屏幕里,就出現了這一屆金曲獎【最佳女歌手】的五位入圍者。

    今年金曲獎提名名單一出,外界都說是女歌手的小年,但能入圍華夏音樂最高殿堂的,又有幾個是簡單的人物呢?

    “首先向大家介紹,是我非常仰慕,非常非常喜歡的一位歌手,楊雯淑!”頒獎人熱情地跟楊雯淑打了招呼:“雯淑姐,歡迎回來!”

    大屏幕中的楊雯淑笑著揮了揮手。

    現場響起一陣掌聲和歡呼聲。

    一些音樂人鼓掌的時候,都帶著發自肺腑的敬意。

    楊雯淑成名之路幾乎沒遇到什么挫折,即便在唱片時代——聲音的戰場,也殺出一條血路,登頂天后。妖冶的氣質,獨特的唱腔,使楊雯淑獨步樂壇,風頭一時無二。然而讓無數人大為震驚的是,楊雯淑突然因病從巔峰退下,圈內外惋惜聲一片。娛樂圈更新換代極其迅速,這退了之后再想往上走,簡直難如登天。之后數年間,無數歌手模仿楊雯淑的唱腔引發關注,冠之以個性頭銜,但相比楊雯淑,卻總是差了些味道。

    去年闌海將楊雯淑帶到《歌手》舞臺,帶回樂壇,讓時代的鉆石音色重新響起。她不負眾望,摘下冠軍,證明寶刀不老。然而現在已經是數字時代,任何事能短時間內成為全民熱議的熱點,也能短時間內將全民熱議的事拋卻腦后。音樂的世界還是得靠作品才能留住人氣。

    楊雯淑和韓覺合作的《地盡頭》就來了。

    一張以《地盡頭》為主打歌的專輯,向人們宣告天后依然是天后,她是真的回來了。

    專輯一經發售,銷量不斷上漲,接著順利入圍【金曲】,如果再拿下【最佳女歌手】獎,幾乎是復刻了她當年成名時的輝煌。

    人們喜歡看谷底的人從逆境崛起,一步步走回巔峰的劇情,十分勵志,很正能量。現場的觀眾和音樂人們,聽到楊雯淑的名字,看到屏幕里楊雯淑那歷經風雨后的從容,都鼓掌為她加油。支持者眾多。

    王璐掩住嘴,微微側頭跟韓覺吐槽:“你這是親手給章依曼添堵啊。”

    韓覺說:“別這樣,我和楊雯淑也是認識的好吧……”

    王璐愣了片刻,恍然道:“噢,對啊!我都忘了你跟章依曼很久沒有來往了。”

    “嗯。”

    “所以你和林芩?嘿嘿嘿~”

    韓覺輕咳一聲:“噓……看頒獎,看頒獎。”

    王璐的幾句話,證明了韓覺和王導的作戰十分成功。跟《嫌疑人x的獻身》里講的一樣,為了掩飾一樁殺人案,不惜犯下另一樁殺人案,讓追查的人一直在迷宮里打轉。林芩的存在轉移了大家的注意力。《我戀》結束后,韓覺又去找林芩排練過幾次演唱會的歌曲,網上對他和章依曼的猜測就越發少了。

    但韓覺此時此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因為布置出一個障眼法,如果最應該蒙蔽的人沒有中招,那可以說所有的設計都失去了意義。而且那個看穿了一切的人,可能心里帶笑看著一切。設計者和導演的心情理所當然好不到哪里去。

    韓覺在心里嘆了一口氣。

    也難怪王璐說,章耀輝看他的表情,和他之前看姜綺是一樣的,都很欠揍。

    韓覺不知道自己猜測的是否正確,不知道章耀輝是不是真的發現了他和傻妞的秘密。可能是他想多了,在自己嚇自己。

    但作為一個直覺準確的悲觀主義者,韓覺只要覺得一件壞事有可能發生,那它一定會發生——他已經做好了戀情暴露的心理準備。

    在這三個小時多的時間里,韓覺一動不動地沉思,是復盤著這半年來發生的所有事情,尋找著有可能露出馬腳的地方。

    以前他和章依曼偷偷摸摸計劃a計劃b的來,是建立在【章耀輝相信他們已經分手了】的基礎上。

    如今換到章耀輝的視角,并帶著【已經發現了小動作】的想法,那可疑的地方實在太多了。

    首先《再見二丁目》出現的太早,容易和二月份章依曼突然和林芩去櫻花國過生日聯想在一起。二丁目和新宿御苑極其的近。

    其次剛好在林芩的排練房偶遇,還爽快地重新出演了《我戀》,偷偷摸摸去外面吃,完了還一起去《唱作人》。《我戀》節目組是有前科的,以前戀愛的時候就包庇著他們,所以當后續林芩障眼法出來,幾乎可以全盤否定。

    就連章依曼幾次說【幸好我機智!沒有被爸爸發現!】韓覺都覺得已經被發現了。

    把章耀輝想得太壞一點的話,章依曼手機通話記錄可以查出來,電腦可以被黑客入侵,想確認一些事簡直不要太容易……

    舞臺上,頒獎人已經介紹完了其他三位【最佳女歌手】的候選人,每一個也都是年紀輕輕就創下諸多佳績的天生歌者。

    頒獎人正介紹到了年紀和資歷都是最小的章依曼:“最后一位,是驚艷了整個樂壇的小曼,章依曼!”

    后面的觀眾響起一陣不弱于介紹楊雯淑時的歡呼。

    韓覺輕輕鼓著掌,看著屏幕里笑容大方不局促的章依曼。

    韓覺開始減慢呼吸。之前有關他自己獎項的時候,他什么反應也沒有,現在要頒發【最佳女歌手】獎了,他卻緊張得要命。

    盡管網上都說今年的【最佳女歌手】不是章依曼就是是楊雯淑,但專門分析了一下往年【金曲獎】評審口味的韓覺心里清楚,【金曲獎】最佳歌手的評判從不單純按唱功和人氣,它還看專輯的詮釋能力,以及自我突破的程度。

    所以在結果公布之前,五位候選人無論誰得獎都是有可能的。

    “大家現在坐在這里,這已經是一種肯定和感謝——肯定了這個世界需要聽到不同的歌聲,感謝大家讓華夏音樂變得更多姿多彩。”頒獎人介紹完五位候選人,掌聲之后,她開始進入頒獎階段。

    “大家今年都帶來了讓人眼前一亮的作品,最后的結果,在拆開這封信之前,都很不好說。那么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最佳女歌手】入圍的有……”

    屏幕里放起五位入圍者的影像和歌聲。

    每出現一位,現場的觀眾就呼喊一次。

    【誰讓我的生涯天涯極苦悶,開過天堂幻彩的大門,我都堅持追尋,命中的一半,強硬到自滿……】

    【……】

    【有時候,有時候,我會相信一切有盡頭,相聚離開,都有時候,沒有什么會永垂不朽……】

    五個片段先后放完,回到現場,屏幕被分成五份,五個候選人或緊張、或淡定、或掛著笑容的神情,就出現在了屏幕上面。

    頒獎人拆開了信封,看完,對著大家笑了笑。在人們的好奇里,她開始念:“第六十屆【金曲獎】,【最佳女歌手】,得獎的是……”

    現場聲音漸漸減弱,只聽得到遠處觀眾的呼喊聲。

    通過電視機前看直播的人,也都開始緊張起來,為自己喜歡的女歌手祈禱祝福。

    大屏幕里,淡定的那個開始深呼吸,緊張的那個閉上了眼睛,握住了身邊人遞過來的手,掛著笑的那個臉上笑容幾乎要掛不住了。

    章依曼在怔怔看著頒獎人,嘴里念念有詞。

    韓覺輕咬著嘴上的皮,手握成拳放在腿上,看著屏幕里的章依曼,祈禱她能夠得獎,能夠得獎。

    頒獎人沒有賣什么關子,停頓了一秒,就念出了得獎人的名字——

    “……章依曼!”

    現場響起章依曼的歌聲。

    現場觀眾哄然鼓掌,歡呼,尖叫,蓋過了現場的音樂。

    舞臺后面的屏幕里,原本屬于章依曼的那一小格占據了整個大屏幕。

    章依曼露出歡快的笑容,和邊上落選的女歌手依次相擁。

    韓覺快速呼出一口氣,在王璐轉頭看他之前,趕緊恢復成事不關己的表情。

    “哇,真的得獎了!”王璐不可思議地拍了一下韓覺的胳膊。

    韓覺淡定點點頭,表示他正在現場,而且有帶耳朵。

    “你不驚訝?”王璐問。

    “為什么要驚訝?”韓覺回答,“楊雯淑專輯里只有我一首歌,章依曼有六首,所以章依曼得獎,合理。”

    現場音樂聲很響,王璐只能湊到韓覺身邊大喊不要臉才能讓韓覺聽到。

    韓覺才不聽,歪著身子,幾乎要和椅子平行。

    前面,章依曼起身,在掌聲中一步步走上舞臺。

    章依曼今天穿著白色的裙子,胸前戴著一個烏鴉造型的黑色項鏈,之前采訪的時候,說是按照《白癡》當中【就算沒有鴿子一定有烏鴉】的歌詞來定的造型。

    只有韓覺知道更多。

    韓覺一邊鼓掌一邊看著章依曼登上華語樂壇的最高峰,他是真心實意感到開心和自豪。

    從座位走到舞臺,章依曼已經平復了興奮的心情。她和頒獎人擁抱,然后從遞獎人手里接過獎杯。

    頒獎人和遞獎人退到了一旁,將舞臺讓給了章依曼。

    整個舞臺,整個現場,整個華夏樂壇,此時的幾分鐘只屬于章依曼。

    “很高興能得了這個獎,謝謝大家對我的肯定。”章依曼拿著獎杯,臉上仍殘留著夢想成真的驚喜,“我首先要感謝臺下的前輩們,正因為有你們的歌聲,我才能走上這條路。”

    緩了片刻,章依曼的目光在臺下游移,似在搜尋什么。很快,她就找到了她想找的人,她抿了抿嘴,然后開始按準備好的獲獎感言說起來:

    “我這張專輯名叫《少女的心事》,其實在今年之前,我除了年紀像個少女,其他方面都不太像。我沒有喜歡過一個人,沒有和女孩子們一起去球場看球……我對于少女的情懷和感情,全部出于小說和電視的描述。給我一首歌,讓我唱喜歡一個人是什么樣子,唱暗戀時是什么樣子,這些我都唱不來。

    現在我會了。

    在這里,我要特別感謝一個人。

    那就是我的大叔,我的朋友,也是我專輯里六首歌的詞曲作者,韓覺,韓老師!”

    章依曼對著韓覺所在的地方揮了揮手,點了點頭。

    韓覺頓時出現在了屏幕里。

    現場歡呼聲很大,一些人簡直以為自己磕的糖死灰復燃了。【職場情侶】終究還是合體了。什么?沒有同臺?不管!四舍五入就當同臺合體了!

    但章依曼獲獎感言還在繼續。

    “我以前年輕的時候很多事情都不懂,是大叔教了我很多很多。雖然現在和大叔結束了合作,課也停了很久,但在一起的那段經歷已經全部成為了我的養分,不僅讓我懂得怎么把感情放到歌里,也更讓我學會了以后遇到了喜歡的人,如何去相處,去愛。”

    現場觀眾里有人在鼓掌,有人在哀嚎,在慘叫。

    “……最后,我要謝謝大叔,謝謝師父,謝謝秦姐,謝謝老爸,謝謝王老師……謝謝大家,我愛你們~”

    章依曼說完,便揮了揮手,笑著走下了舞臺。

    愛的是【你們】,【大家】,【某一個人】包括在里面,自然也是愛的。

    如果是今天之前,韓覺聽到這樣充滿了小心思的獲獎感言,他只會開心地笑笑,然后晚上和傻妞在電話里講起這事,你儂我儂。

    但現在不一樣了。

    韓覺在心里哀嘆:【又一個。】

    又一個在老狐貍眼里,看起來幼稚好笑的密謀。

    韓覺現在風聲鶴唳,看什么都像疑點。

    章依曼回到位置上,繼續后面的頒獎典禮。期間她看了一眼韓覺,一切言語通過一個視線就可以表達。韓覺淺淺地笑了一下,又很快消失。

    章依曼得獎成為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歌后】,韓覺固然高興驕傲,但……

    【不能放松啊。】韓覺閉上了眼睛。

    韓覺知道,他和傻妞接下來要面對的,是比【金曲獎】還要難的挑戰。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