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都市小說 > 雇傭狼王羅天 > 章節目錄 第180章 南宮繡的厭惡
    第180章南宮繡的厭惡

    看到唐悠然喬飄飄就走出包圍圈,羅天眼中閃過一絲訝異,心中暗道,看來這小妞不只下毒那點本事。

    而唐悠然一走,保鏢隊更加放肆了,因為他們早先得到的命令,便是不能傷害到樓頂的兩個女人。

    “小子,接我一拳!”

    一名身材就算在保鏢隊中都顯的異常高大的保鏢突然出現在羅天的身后,冷笑一聲,隨即一拳朝羅天右耳邊的太陽穴打去。

    羅天嘴角輕輕翹起,身影移動,整個人瞬間消失在原地。

    保鏢一拳打在空氣上,愣了下,慌忙左右尋找,但羅天的聲音卻從他后面傳來,“找爸爸?”

    保鏢臉色一怒,猛然轉身,但隨即他突然感覺到腹部傳來一股猛勁,然后整個身體猛然飛向夜空。

    一腳將那人踢飛,羅天收回腳,拍拍褲腳的灰塵,淡淡的瞥了眼周圍,眼中閃過一絲寒光。

    隨即,帝豪酒店的頂樓,一道道黑色的身影被人踢向夜空,然后掉下來,砸到地板,水池,花木上。

    五分鐘,四五百具殘缺的尸體,或重傷的保鏢,布滿整座頂樓。

    唐悠然看著眼前的一切,瞪大了眼睛,一臉呆滯。

    她不是不明白羅天的能力,因為她親眼見過羅天將黑蛇輕松打死,但她沒想到羅天居然不是比黑蛇高一點點,而是起碼高了三四層樓。

    帝豪酒店,一樓大廳。

    酒店經理急促的跑向某個貴賓室,推開門,慌張的走到南宮繡身邊,一邊擦著額頭上的汗水,一邊說道:“小姐,咱們的人全軍覆沒了!”

    南宮家猛然一驚,今晚派過去的,可全是南宮家一等一的高手,居然在這么短時間就全軍覆沒了,這怎么可能。

    葉理銘在一旁冷笑一聲,說道:“早就告訴過你們,那人沒那么好對付!”

    “閉嘴,死玻璃!”南宮繡寒著臉罵了一句。

    現在不是在樓頂了,她也不需要在外人面前做戲。

    酒店經理驚訝了看了眼葉理銘,心中嘖嘖稱奇,長的又氣質又有外貌,簡直是女性殺手,沒想到這樣人居然是個同性戀!

    葉理銘臉色臉色猙獰,重重的哼了一聲。

    南宮繡瞥了他一眼,目光露出一絲嘲諷。

    葉理銘只是葉家上上代人中跟葉德角逐葉家族長之位后敗退下來,隨后被驅走的一枝葉家分枝,屬于永遠沒有可能回到葉家權力核心的一枝。

    而她南宮繡則是正兒八經的南宮家繼承人。

    兩人天差地別的懸殊地位,南宮繡當然有資格看不起葉理銘。

    不過也不知道家族的中人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居然說葉理銘有可能繼承葉家族長之位,甚至暗自囑咐南宮繡多跟對方親近,言下之意有撮合的意味。

    南宮繡在第一次見到葉理銘時,見對方也是一表人才,心里還很樂意,反正早晚要嫁,能有個優質男更好,省的像姑姑一樣,被家族賣給某個胖成球,像頭豬一樣的姑父。

    但南宮繡一調查才發現,葉理銘居然是個玻璃。感覺被侮辱的南宮繡頓時惱羞成怒,現在是看哪個男人都不順眼了!

    “周經理,昆力大師請來了嗎?”南宮繡調整好情緒,等思維穩定下來后,才沉聲問道。

    酒店經理立刻點頭,說道:“已經按小姐的吩咐,讓他們坐直升機過來了!”

    原本還有些氣惱的葉理銘驚訝一聲,面色轉喜道:“你們居然請懂了昆力大師?哈哈……那小子死定了!”

    南宮繡自傲的揚起頭,說道:“通知直升機,讓昆力大師直接降落在頂樓,我們坐電梯上去看好戲!”

    周經理立刻點頭,轉身出了房間。

    葉理銘搓搓手,一臉興奮的跟在南宮繡身后。

    南宮繡心中嘀咕一聲,不知道葉理銘跟羅天有什么深仇大狠,看他馬上要死了居然這么興奮,難倒是女人被搶了?

    南宮繡微微搖頭,且不說葉理銘跟唐悠然只是彼此的花瓶綠葉,就算真女朋友,那也是葉理銘自己送出去,他憑什么狠羅天。

    帝豪酒店,頂樓處。

    羅天重新坐石桌子旁,梁詩音重新燒熱了一壺茶,靜靜的給他泡著。

    唐悠然踮起腳尖腳,躲過了滿地的殘肢,小心翼翼的回到自己座位上,笑道:“要是詩音妹妹早就把茶水泡好,那說不定天哥還能來一出‘溫酒斬華雄’呢!”

    羅天瞥了她一眼,淡淡道:“你要真怕了我,現在就把詩音身上的毒解了!”

    “解,馬上就解!”唐悠然素手一揮,從腰間的皮帶扣里掏出一包紙包的白色干粉,遞給梁詩音,笑著道:“詩音妹妹,泡在茶水里,馬上就好!”

    梁詩音也不搭話,冷冰著臉接過紙包,將干粉倒進自己的茶杯里,就著冷茶水,一飲而盡。

    唐悠然也不在乎梁詩音沒有跟道謝,因為她知道,除了面對羅天,梁詩音對誰都是一副欠她幾百億的表情。

    “那個……詩音妹妹,我的都給你,你是不是幫我把毒給解了啊?”唐悠然伸出手,略有焦急的說道。

    梁詩音瞥了她一眼,淡淡道:“寒毒沒有解藥,只能硬抗。”

    “啊。”

    唐悠然頓時長大了嘴巴,轉頭又可憐巴巴的看著羅天。

    羅天聳了聳肩,一副不關我事的表情。

    說實話,要是剛才唐悠然不立刻石桌,羅天也真幫她討要解藥了,但現在嘛,梁詩音說沒有,那羅天就當作真沒有了。

    唐悠然苦著臉,將身體縮做一團,口中呼吸急促,似乎有白色的冷氣呼出,而她的秀眉也隱隱有些白霜。

    這是梁詩音的寒毒發作的征兆,羅天有些不忍,正想要跟梁詩音要點解藥。

    忽然間,漆黑的夜空中傳來直升機“呼,呼,呼……”的聲音。

    羅天站起來,瞇著眼睛朝天空一看,那是一架沒有開夜光燈的直升機,只見直升機懸停在距離頂樓還有三十多米高的地方,隨后有個光頭從直升機上跳下來。

    “嘭!”

    光頭一腳踩在頂樓地面,震碎了地板。

    羅天這才看清,光頭的年紀大概有四五十歲,皮膚黝黑,身上穿著一件至少了打了十來個補丁,已經掉色成了灰白的外衣。

    “苦行僧?”

    看到光頭雙手合十,做了一個佛禮,羅天頓時皺眉,想到了傳說中的古武者一脈中,佛家的一脈,苦行僧。

    “阿彌陀佛,貧道法號昆力,昆侖的昆,力道的力!”

    和尚唱了一句佛語,自我介紹道。

    羅天嘴角輕輕翹起,他知道在解決了這是五百保鏢后,南宮家肯定還有后者,一個大家族的底蘊不可能如此薄,但他沒想到對方居然請來了以為苦行僧。

    昆力凝視著羅天,沉聲道:“施主,殺戮好重。”

    羅天“呵呵”一笑,他知道佛家有種玄之又玄的感應能力,似乎可以感應人的因果,所以昆力說羅天殺戮重不是指他剛才的所作所為,而是他前十年當傭兵殺手時所造下的殺戮。

    昆力又接著說道:“不知施主可否愿意跟貧道一起回山門清修,從此遠離凡塵,用佛法洗凈殺戮?”

    我靠,讓我出家。

    羅天愣了一下,臉色苦笑不得,他現在在城里可是如魚得水,怎么可能放棄花花世界,跑去深山老林出家。

    “和尚,你腦子沒毛病吧?”唐悠然縮卷著身子,翻了翻白眼,直接吐槽道,不過看著她全身白茫茫一派你,有毛病好像是她自己。

    昆力注視了唐悠然片刻,皺了皺眉,說道:“唐門魔女?”

    唐悠然哆嗦的身體頓時一僵。

    羅天砸吧下嘴巴,暗道這和尚還真有兩把刷子,居然一眼就看出唐悠然出自唐門。不過……

    “他為什么叫你魔女?”羅天納悶的問道。古武的世界本來就蔽塞,再加上羅天沒興趣打聽,所以知之甚少。

    唐悠然聳了聳肩,淡淡道:“總有些閑的蛋疼,又自命清高的人喜歡給人起綽號!”

    “哦!”

    羅天恍惚間點點頭,自覺告訴他事情沒這么簡單,不過既然唐悠然不愿意說,他也不沒興趣問。

    “和尚,你長的雖然寒顫了點,不過我看的順眼。這樣吧,我們打一場,我贏了,你自己滾蛋,我輸了,就跟你回深山老林清修,如何?”羅天笑看著昆力。

    昆力向羅天做了一輯,口中念了一個字,“善!”

    羅天點點頭。

    隨即,整棟大樓像是什么籠罩,連空氣也瞬間凝固下來。

    現場,唯一還在動的,也就是那個冷的受不了的唐悠然了。

    在唐悠然呼出第三口冷氣的瞬間,羅天接著空氣被細微擾動的時刻,果然出手。

    苦行僧昆力大師依舊雙手合十,身體一偏,右腳一點地,整個人急速倒退。

    而就在他倒退的瞬間,一個破碎的瓦片“嘭”的一聲從他剛才待的地方飛過,砸向了墻面。

    “無相幻影!”

    昆力大師輕呵一聲,雙手飛快結印,然后一掌朝羅天打去。

    羅天無論是反應還是速度,也不遑多讓,身影一閃也飛出了原地。

    “娘嘞,這才是神仙打架啊!”唐悠然像是忘記了身體還在發冷,眼神直勾勾得看著正在對決的兩人。關注 "xinwu799" 微鑫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