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 章節目錄 第1760章,暮檐涼薄290
    “還難過?”

    回到家里,沈慕檐才問。

    薄涼皺了皺眉頭,“沒有。”

    她要是還為費遠明傷心,她就太對不起自己,對不起她媽媽,對不起她外婆了。

    她只是心疼。

    心疼她媽媽竟然嫁給這么一個男人,還白送了自己一條命。

    “那我們回家?”

    “嗯。”薄涼頓了下,又問“你覺得接下來,他們會怎么做?”

    “這個先不急。”

    “嗯?”薄涼不解。

    沈慕檐忽然笑了下, “他們會怎么做,我們不用擔心,他們翻不了天。而且,現在我們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這么一笑,徹底勾起了薄涼的好奇心,“更重要的事?什么事?”

    “是關于我們的事。”

    “我們的事?”他們都已經結婚了,還有什么事情這么重要?

    難道……

    孩子?

    薄涼剛想到,臉就紅了紅,像個熟透的水蜜桃。

    可……

    生孩子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哪能生就生的?

    他偏偏要賣關子,薄涼瞇眸,“哎呀,你不?不我生氣了啊。”

    沈慕檐側頭看她,將她抱入懷中,在她臉頰上親了下,“我們的婚禮。”

    薄涼呆住,“婚禮?”

    “嗯。”

    起來,都是他做的不好。

    他們的婚姻,起來完全是他強制性騙來的,到目前為止,他們之間除了一紙婚書,什么重要的儀式都沒有過。

    “真的?”

    薄涼心猛然一動,不知為何,心里涌上了一種名為感動和喜極而泣的感覺,忍不住撲過來抱他。

    他們確實缺一個婚禮。

    想到她不久之后,可以把他一塊在禮堂里接受所有人的祝福,她心口微微的顫動了下。

    顫動過后,隨之而來的是興奮,興奮中,她挑眉,“不對,如果要有婚禮的話,那你是不是得先跟我求婚?”

    其實,就她的性格,她以前對以前聽到的,看到的屬于別人的求婚戲碼一點興趣都沒有,也不覺得有什么好感動的。

    但不知為何,想到沈慕檐或許也會這么為她做,她心里隱隱的,還有些其他。

    不,是越想,心里越難拿不住的往那邊去想……

    沈慕檐一頓,薄涼瞇眸,“沒有?”

    沈慕檐臉色窘迫,薄涼不滿,坐在了他的腰上,欺壓的看著他,“真的沒有?”

    沈慕檐喉嚨一緊,薄涼俯身,咬牙的瞪著他,“我你能不能別這么過分?當初我們在一起,先表白的人是我,你總不能也讓我先求婚吧?”

    回想當年,沈慕檐不厚道的笑了,薄涼撇唇,“笑什么笑?你還要意思笑?”

    她這個樣子,有點囂張,還帶著幾分俏麗,特別可愛,沈慕檐看著,笑容微頓,伸手將她抱住,貼在自己胸膛上,“想要怎么樣的求婚?”

    薄涼抬頭看他,自己又有點不好意思了,“我就隨口而已,我們婚都結了,還求什么婚啊。”

    想到沈慕檐會在她跟前單膝下跪的跟她求婚,她是興奮,是開心沒錯。

    但是,她這么文雅,這么矜貴的一個男人,她想,他著輩子都沒有被任何人要求下跪過吧?

    那樣的畫面,她也看不得。

    她也希望,他一直都是這樣安安靜靜,矜貴而高高在上的,任何人都踐踏不得,包括她。

    “害羞了?”他笑。

    她向來都是口是心非。

    “婚都結了,什么該做的都做了,還害羞什么?”薄涼得豪氣萬丈,沈慕檐翻身將她壓下,“真的?”

    時候她兇巴巴的,實則比誰都心軟,還好哄;現在的她挺容易害羞,但就愛嘴硬,不承認。

    薄涼在某些時候,也挺會審時度勢的,比如現在。

    她識相的閉了嘴,“那個,剛才不是到婚禮嗎?我們不如先婚禮的事?這件事你之前都沒跟我提起過呢……”

    她忙不迭的轉移話題。

    沈慕檐笑了,順從的應聲,“好,就婚禮,涼涼想知道什么?”

    “想知道的有很多啊。”

    “比如呢?”

    “比如舉辦婚禮的地點,婚紗的選擇……”

    薄涼在,沈慕檐在聽,聽她得起勁,還摸摸她的臉,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討論著,聲音越來越輕,兩人笑著,相擁入眠。

    ***

    薄涼和沈慕檐要辦婚禮,除了他們兩個當事人之外,簡芷顏應該是最開心的人了。

    她知道了后,按捺不住,立刻跑過來拖著薄涼出門,要給她挑婚紗,訂禮服。

    薄涼都沒回過神來,就被她拖到了一家高級婚紗定制店面里,被人像布娃娃一樣折騰來折騰去,沒一會就已經把她的身體尺碼給搞定了。

    “結婚嘛,人的一生就只有這么一次,肯定得隆重一些的,禮服也要挑好的,”簡芷顏興致勃勃的著,拿著雜志翻著,“這幾款怎么樣?都挺不錯的吧?”

    薄涼覺得自己挺累的了,還真有點羨慕簡芷顏幾十歲了,還這么潮氣蓬勃,“挺好的,不過,不是已經看了好幾套了嗎?”

    “幾套怎么夠?怎么都得有十來套啊,我當年結婚都有十多套呢,你可不能比我少。”

    薄涼“……”

    有這么好的婆婆,她自然該高興的,該感動的,可她怎么覺得,現在簡芷顏幫她決定這些,只是覺得……

    好玩?

    “這款有樣板嗎?”簡芷顏忽然又看中了一套,問工作人員。

    工作人員忙點頭,簡芷顏笑瞇瞇的推薄涼進去試,薄涼剛進去,忽然就聽到外面傳來了一個熟悉,卻惹人討厭的聲音。

    “沈夫人?”

    簡芷顏翻著雜志的手一頓,抬頭見到馮清琯,眉眼一凝,馮清琯擺在臉上的笑容淡了三分,“上一次在秦家酒會的時候,我們見過的,沈夫人還有印象嗎?”

    簡芷顏立刻恍然大悟的“哦”了一聲,“原來是你,不好意思,我對認人不太在行,請多包涵。”

    “沒事,” 馮清琯笑道“起來,上一次的禮服,我還沒還給你,總有點過意不去。”“沒事沒事,只是一件禮服而已,不用在意,再了,上一次還是我的過錯,應該是我對不起才對。”給力 "xinwu" 微信號,看更多好看的!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