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 章節目錄 第1689章,暮檐涼薄219你想要我怎么樣,我都可以做到
    沈慕檐不話,只是看著她,薄涼覺得自己剛才好像太緊張了,臉色不太自然的坐了下來,“看什么看?”

    “沒,忽然發現,涼涼你沒怎么變。”

    她性子跟他記憶中的還是差不多的,她也還記得關心他,她還是嘴硬心軟的一個人。

    “我當然沒怎么變。”

    變化大的人是你!

    沈慕檐沒話,想再繼續吃,薄涼看不下去了,搶了過來,“吃什么吃?都幾點了?回家去了。”

    不等他回答,就起身了。

    沈慕檐掏出她用過的手帕,擦了下嘴角,忙跟上。

    薄涼悄然回頭,見狀差點摔倒,沈慕檐忙過去扶住她,“心點。”

    薄涼“……”

    還不是他害的!

    回到家,已經十一點多了。

    薄涼不再跟沈慕檐話,她回去了自己房間,沈慕檐也很乖的回去他住的房間。

    薄涼找了衣服,洗著澡,忽然腹部和腿相接的地帶,傳來一陣抽痛。

    痛楚來的又猛又烈,她來月經最痛的時候都不至于這么嚴重。

    她勉強穩,用力的咬著唇瓣,忍著痛楚,快速的用花灑將身上的泡沫沖走。

    洗完澡,還沒穿好衣服,她就已經忍不住了,痛得眼淚都掉下來了,她悶哼著,彎腰蜷縮著扶著墻走出浴室,忘記自己身上穿著睡衣,拿上自己的包包,推開自己的房門,走出了大廳。

    沈慕檐正在廚房煮水,聽到薄涼房間開門的聲音,側身探頭出來,“要喝水——”

    還沒完,看到她走路的姿態,覺得有點奇怪,轉而,又發現她拿著包包,臉色微變,“你去哪?”

    薄涼腳步一蹌,差點摔倒,沈慕檐忙過去扶著她,也終于發現了她的不對勁,“身體不舒服?”

    薄涼推開他,想出門,沈慕檐臉色一沉,看她捂著肚子,想起她今天晚上吃了這么多東西,心里也有了底,“肚子不舒服?”

    “你放開我,我要去醫……醫院——”

    沈慕檐飛快的將她抱到了沙發上坐著,“我送你去,我先進去房間拿鑰匙。”

    他也連衣服都來不及換,拿到了鑰匙,抱著已經哭紅了眼睛的薄涼出了門。

    薄涼在車上時,整個人都是蜷縮著的,只有這樣,她才能感覺自己舒服一點。

    “很痛?”

    他擰了眉頭,大手輕輕的摸了摸她柔軟的臉頰,薄涼沒力氣推開,帶哭腔的睨著他,“你呢?”

    不痛她會隨便哭嗎?

    估計是那份燒烤惹的禍。

    可她現在痛得厲害,他怎么可能再開口她?

    “一會就到了,再忍一下。”

    他踩下油門,超速行駛,看得薄涼頭暈,嚇的膽戰心驚,“你……你慢點!”

    開這么快,她擔心他們人還沒到醫院,他們就先出事故了!

    看不出來啊,沈慕檐平時看起來斯斯文文,一聲不哼,他們飆起車來,還一陣都不含糊。

    “沒事。”

    他自己有分寸。

    他們住的地方不遠就有一所大醫院,很快就到了,沈慕檐停好車,二話不就抱著薄涼往醫院里跑。

    到醫院看病還挺麻煩的,要掛號,找醫生,還要排隊,一系列下來,等薄涼真正可以用藥的時候,最快也要半個時。

    沈慕檐皺眉,撥了個電話出去,一會后,一穿著白大褂的醫生跑著朝著他們這邊走了過來,“沈先生?”

    “對。”

    “段醫生叫我過來的,兩位這邊請。”

    那醫生將薄涼帶到了自己辦公室,很快便得出了結論,“是腸胃炎。”

    薄涼“……”

    所以,還真是她貪嘴鬧出的毛病?

    沈慕檐“嚴重嗎?”

    “不算嚴重,吊瓶水就好,以后飲食上注意一點。”

    醫生親自給她拿藥開藥,沒一會,薄涼就坐在那醫生的辦公室里,釣上了點滴,捂著腹部的手也慢慢松開,眉頭亦漸漸舒展開來。

    “好點了?”她的臉上,也終于有了點血色。

    “嗯。”

    這些年,薄涼一個人生病都是自己到醫院來,流程她自然清楚。

    如果按照一般的流程來,她現在估計還在付款排隊等拿藥呢,更何況,她吊點滴的地方會在注射室那邊,而不是在一位主任的辦公室里。

    “你給誰打了電話?”

    她好像記得有這么一回事來著,她當時太痛了,都沒注意聽。

    “嗯,是段叔叔,他雖然不在這醫院工作,但他認識很多醫學界的名人,能幫上點忙。”

    “那個張長頭發,話特別多的叔叔?”薄涼對他印象特別深刻。

    除了他長得好看,還有和冷琛關系特殊外,就是他特別愛埋汰人,所以他那些叔叔伯伯里,她印象最深刻的還真就是段子臻。

    “對。”

    “聽起來,他好像挺厲害的樣子。”

    “嗯,據他在這方面,算是個天才。”

    “你們家的人,好像都很厲害。”

    沈慕檐沒話,雖然他很想糾正,告訴她是“我們”家。

    “而且都是男俊女美,長輩們感情都特別好。”

    薄涼精神好一些,開始找話題跟沈慕檐聊起天來了。

    “嗯。”

    “到底,我覺得還是你叔叔伯伯們很專情,對嬸嬸們都很好。”

    沈慕檐還沒回答,就聽到她哼了一聲,被他斜著看了一眼,“你怎么不學著點?”

    他身邊有這么多好榜樣,他不好好學,劈腿就算了,還變得這么沒人性,好的不學學壞的。

    你人與人之間,怎么就相差這么遠呢?

    沈慕檐直視著她,沒有情緒的開口“我沒學嗎?”

    他有學。

    在過去這23年里,他的心里從來都只有她一個人,是她不稀罕而已。

    薄涼一噎,慌忙別開了臉。

    也是,他也算是專情的,只是,他專情的對象不是她而已。沈慕檐的大手,忽然覆上了她的耳畔,摸著她的臉,將她的臉轉回來,薄涼愣了下,正想掙扎,沈慕檐彎膝攬著她的肩膀,將的腦袋摁入他的懷中,“如果你想我對你專情,對你好,我都可以做到的。

    ”

    “你——”他平靜的接著“我們就這樣,好好的在一起,好嗎?”美女 "songshu566" 微鑫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