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 章節目錄 第1683章,暮檐涼薄213裴漸策和費一貞
    沈慕檐給薄涼送的午飯價值五千塊的事,迅速在事務所里傳開了。

    劉律師只是上個廁所,就收到了風,笑容滿面的再度回到了會議室。

    “劉律師,什么事這么高興?”費遠明笑問。

    “是件好事,不過跟我沒關系,跟費總您倒是有一定關系。”

    “哦?”費遠明一副疑惑的模樣。

    劉律師把事情簡單了遍,感嘆,“薄可真有福氣,事務所里的姑娘可都羨慕死薄咯。”

    費遠明笑容微收,馮清琯也很難笑得出來。

    別的先別,就外貌,薄涼的確有把男人迷的神魂顛倒的事。

    這可不是什么好事。

    費遠明忽然問“涼涼跟那人感情很好?在一起很久了?”

    劉律師了解的還真不是特別清楚,梁律師眼眸微閃,答道“感情估計一般,薄助好像不是很看得上他,在一起的時間也不是很長,之前跟薄助戀愛的另有其人。”

    “對方是什么人?”

    “我的一個委托人,家里是做食品生意的,生意做的挺大,不過聽最近兩人鬧矛盾,分手了。”

    馮清琯忙問“他們還有沒有聯系?”

    聽梁律師的意思,對方似乎來頭不,如果薄涼和對方還有往來,萬一薄涼走運了,嫁入豪門,對她來,是一個挺大的威脅。

    而且,做的還是食品生意。

    馮清琯不知想到了什么,頓時眸光一凜

    梁律師思一下,有問必答的樣子“這個我就不是特別清楚了,我很少過問下面的人的私事,不過之前我那委托人是看在薄助的面子上才找上我的,所以,對于薄助和他的事,我才了解一些。”

    費遠明顯然和馮清琯想到了一塊去,“方便透露一下那你那委托人的信息嗎?”

    “裴氏食品裴董的兒子,據他們是老同學了,感情一直很好的。”

    “裴氏食品?裴漸策?”

    “對,”梁律師有些驚訝,“費夫人認識裴總?”

    馮清琯直接變了臉色,看了眼費遠明,訕笑,“最近……我們公司有合作。”

    她做夢都沒想到,薄涼竟然和裴漸策有染!

    “這么巧。”梁律師挺直背脊,眸光閃過一絲深思,“那,費總,我就不打擾你們跟老劉談事了。”

    “好,我們有空再約?”

    梁律師點頭,立刻拿出了自己的名片,雙手奉上,隨后便離開了。

    回到辦公室,梁律師沉吟良久,打了個內線,叫了薄涼到她辦公室來,“在忙什么呢?”

    “在整理一些文件,梁律師,是有什么事嗎?”

    “沒什么特別的事,只是想跟你聊點事。”

    “您。”

    “剛才我跟費總他們聊了一會,他們都挺關心你——”

    他還沒完,就看到他提到費遠明的時候,眼神就變了。

    這種眼神,交織著深深的冷意,如果是一般的誤會,薄涼不可能會露出這樣的眼神,如果不知道他們是父女關系,他還以為他們之間存在不共戴天的仇恨了。

    又或者,他們之間……

    還真有可能存在不共戴天的仇恨也不準。

    “梁律師是來當客的?”

    “也不是,只是覺得你們終歸是父女,有什么誤會還是盡早解釋清楚會比較好。”

    “謝謝您的關心,不過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會處理好的。”

    “那就好。”梁律師也已經差不多把自己想要的信息拿到手了,把自己桌面上一份文件遞給薄涼,就讓她先出去了。

    薄涼離開后,他立即給寧父撥了個電話出去。

    “梁律師,都安排好了?”寧父很急,直奔主題。

    “不是,”梁律師語氣猶豫,寧父有些擔心,“怎么了?是有什么變故嗎?”

    “是的,寧總,這事恐怕沒這么好解決。”

    “怎么?”

    梁律師把費遠明的事跟寧父了一下,寧父臉色突變,“你的意思是,這事,這事徹底泡湯了?”

    “我現在也很被動,也不知道該怎么辦,寧總,這事恐怕得觀望一陣了。”

    “你——”

    寧父又急又怒,但梁律師似乎又沒什么錯,他又不能對梁律師發脾氣,只得讓梁律師有好消息的時候,盡快告訴他,梁律師敷衍的應了。

    “什么?”

    寧語知道這一消息的時候,臉色慘白如紙,“消息確切?”

    “梁律師是這么的。”

    寧語咬牙,靈機一動,“他會不會是想直接繞過我們這邊,自己跟唐總那邊聯系?”

    “不太像。”

    “這么,有可能……是真的了?”

    “對,怎么辦?如果梁律師那邊沒消息的話,那我們——”

    寧語絕望的跌坐在沙發上,雙手掩面,沒回答。

    但她明白她父親的意思。

    現在他們可以是陷入了絕境。

    如果沒有薄涼這出,他們還有唐總那一條路可以走,但現在,唐總對薄涼很感興趣,怕是……

    已經看不上她了。

    最重要的是,他們要是沒能把薄涼交上去,唐總估計會遷怒于他們,對他們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

    她……

    她到底該怎么辦?

    ***

    費遠明他們談好了事情,離開了律師事務所。

    剛上車,馮清琯就急忙“遠明,薄涼竟然和裴漸策有過一段,她以后,會不會破壞貞貞和裴漸策的感情?”

    他們到京城來,想要在這個國內最大的市場上分一杯羹是自然的,除此之外,他們還有另一個目的。

    解決他們的女兒費一貞的終身大事。

    他們女兒肩負著壯大費家的重任,她的終身大事自然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定的,最終,他們把目標定在了裴家。他們跟裴漸策的父親認識幾年了,如果他們女兒嫁進裴家,算是高攀了,不過,也勉強算是門當戶對,裴董和裴夫人對他們女兒都挺滿意,前一段時間讓兩個年輕約出來處一處,他們女兒也對裴漸策很

    上心,雖然見面次數不多,不過知女莫若母,馮清琯知道,自己女兒是真的喜歡上裴漸策了的。如果裴漸策和她女兒最終能走到一起,可以是兩全其美的事,她豈容薄涼插一只腳進來?給力 "songshu566" 微鑫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