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 章節目錄 第1104章,越冬以眠177,不相信他們真的能清清白白
    第1104章,越冬以眠1,不相信他們真的能清清白白

    “……嗯。”話時,她看了下他的眼睛,“越鎧,我的眼鏡呢?”

    “在車上。”

    “ 哦……”

    她輕輕的著,手輕輕的覆上他俊美的臉龐撫摸著,漸漸往上,停頓在了他的眼眸處。

    果然摸到了清淡的濕潤……

    她心口一緊,“越鎧,你——”

    黎越鎧將她的手拉下,臉色不大自然,“亂摸什么呢?”

    董眠心底滑過絲絲的暖流,伸手抱住了他的脖頸,輕輕的“我沒事了。”

    他估計是真的被嚇到了。

    黎越鎧也抱住了她,在她的脖頸輕輕的蹭著,“以后我們都不要去滑雪了。”

    她笑了下, “沒這么嚴重。”

    著,想親以前他,可她剛一動,耳畔就傳來了一絲痛楚,眼淚又從眼眶擠了下來。

    黎越鎧心疼,“不知道自己砸到了腦袋嗎?亂動什么?”

    董眠不敢動了。

    在她包扎著紗布的額頭上親了親,他的語氣溫柔了下來,“乖乖的別亂動。”

    “ 嗯。”董眠應著聲,舔了舔唇瓣。

    黎越鎧眼眸一深,將她揉進懷里,吻了下來,久久后才放開她,“渴了?”

    “ ……嗯。”

    黎越鎧給她倒了水,吹涼了些,適合她喝之后,才將她抱起來,靠在他的懷里喂她喝水。

    董眠腦袋還有點暈,靠在他懷里舒服得想睡覺。

    “餓不餓?”

    喝完水,黎越鎧又問。

    “ 餓了。”

    “想吃什么?”

    董眠覺得自己嚼東西太用力腦袋肯定疼,她只好“粥。”

    “嗯。”

    黎越鎧應聲后撥了個電話出去,石旗接了起來,“嫂子醒了?”

    “ 嗯,粥熬好了沒?熬好了現在就送過來。”

    菜剛上,石旗已經餓得不行了,“送過去?我們還沒吃呢。”

    “我管你,快點!”

    石旗咬牙,放下了手機。

    傅驍城問“越鎧的媳婦沒事了?”

    “應該是沒事了,要真的有事還有力氣對我頤指氣使的嗎?”

    抱怨呢歸抱怨,石旗依依不舍的吃了一口肉,叮囑其他人給他留著點后,提著董眠和黎越鎧的午餐給他們送了過去。

    黎越鎧要喂董眠,董眠“我自己可以的,我現在已經好很多了。”

    “ 別亂動。”

    黎越鎧不跟她廢話,直接喂她,董眠看了眼他的那份,“你不餓嗎?”

    “不餓。”

    石旗留下來看了一眼,受不了的走了。

    董眠這次腦震蕩傷得不算輕,董眠在這邊的醫院住了兩天,雖然好了一點,可腦袋還是疼。

    醫生檢查過后,黎越鎧接她回家臥床靜養。

    知道董眠受傷了,和她關系好的,宿舍的人都到家里來探望她。

    黎越鎧還要上學,也要工作,不能時時刻刻的陪著她,也擔心董眠在家里待久了會悶壞,倒也挺歡迎他們的。

    董眠受傷了后,他聘請了個人回來照顧她,知道家里有客人來,也就請她們到家里來吃晚飯。

    這次,唐一玥也來了,因為黎越鎧還有公事要和她談。

    董眠面對她點了點頭,唐一玥也笑了下。

    李涵眼眸微閃。

    當天晚上,菜式很豐富。

    剛坐下來黎越鎧就給董眠勺了一碗營養的魚湯給她喝,坐在她旁邊照顧她。

    “越鎧,我想下樓走走。”

    董眠在床上躺了幾天了,黎越鎧連床都很少讓她下,她在家門快悶死了。

    黎越鎧拿了一張毛毯蓋在她的身上,“天黑了外面風大,你要想出去明天早上出了太陽我陪你到頂樓陽臺去曬曬太陽。”

    董眠略微失望的點頭,“……哦。”

    完,看了眼旁邊的唐一玥,“你和一玥不是有事要談嗎?你們談吧,不用管我了。”

    “嗯。”

    完,他不放心的看了眼其他人,“眠眠需要靜養,太吵了對眠眠的病情不利,所以大家話時都溫柔點?”

    “放心啦校草,我們會的。”

    黎越鎧這才和唐一玥一起進去了書房。

    董眠班上的一個女同學見到黎越鎧和唐一玥一起的情景,“眠,你就真的放心的下他們共處一室啊?”

    唐一玥對男人而言太有誘惑力了,換了是她,她可沒有董眠這般淡定。

    董眠還沒話,杜蕓晴就自信的道“別的男人我不敢,可校草是特別的,校草對我們眠那是離不開的真愛,是不會和別的女人亂來的,有什么不放心的 ,是不是啊,眠?”

    董眠笑著點頭。

    李涵忽然“眠,你媽媽不是也在京城嗎?怎么不叫阿姨照顧你?”

    “我怕媽媽擔心,還沒告訴我媽媽。”

    “怕阿姨擔心?可你都確定沒什么事了,只需要靜養而已,阿姨還擔心什么?”杜蕓晴笑得很曖昧,“出了這么一件事,你不讓媽媽照顧你,反而理所當然的讓男朋友來,還不是明了你們現在已經不分彼此了,甚至在你的心里校草比你媽媽更加親近?”

    董眠班上另一同學附和道“是啊董眠,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們兩個已經是結了婚的夫妻呢,你看啊,你們倆同吃同住,不分彼此,除了沒那兩個結婚的紅外,你們簡直能得上是一對夫妻了啊。”

    董眠失了神。

    是啊,不知從何時開始,黎越鎧對她各方面的照顧和金錢方面的付出,她已經不像開始的時候那樣在意,到了現在,甚至已經完全接受了。

    比起闊別多年,再度重逢,和她由著血濃于水的血緣關系的云卿,她確實和他更加親密,也更加想依靠他。

    更甚至可以,在這個世界上,在她的世界里,就她而言,他是她最親密,最讓她想依靠,也是最值得她依靠的人。

    即使他基于她而言如此重要,他們也只是普通的男女朋友關系,甚至還不是夫妻……

    董眠陷入了沉思,李涵開玩笑的要上樓去看看黎越鎧和唐一玥談得怎么樣了。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她就不相信他們真的能清清白白的!

    其他人紛紛附和,要上路去看看。

    董眠拉住了她們“你們不要亂來。”

    李涵很興奮,信誓旦旦,“我們會很心,輕手輕腳的,肯定不會讓校草發現。”

    其他人都輕手輕腳的上了樓,只有董眠揉著太陽穴坐在沙發上看書。添加 "hongcha866" 微信號,看更多好看的!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