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 章節目錄 第560章 和她結婚的人是誰?
    第560章 和她結婚的人是誰?

    “嗯?”簡芷顏愣了下,“沒有。”

    “沒有?從來沒有看過?”

    “嗯,有問題嗎?”

    他頓了下,眼眸深深“原來,你真的是從來都沒有看過。”

    “是啊,不過,你怎么知道我從來都沒有看過自己的結婚證的?”

    一般來,別人是不會問一個已經結了婚兩年的人也可以看過自己結婚證這個問題的。

    殷長淵忽然從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身份證來給簡芷顏,簡芷顏狐疑的看著他,“你給我你的身份證干什么?”

    “你有看過沈慎之的身份證嗎?”

    簡芷顏搖頭,“怎么了?”

    是啊,她到現在為止,也才想起自己還真的沒有看過沈慎之的身份證呢。

    “你看看我的身份證。”

    簡芷顏只好接過,看了眼,然后,在看到想身份證上的照片時,愣了下。

    殷長淵身份證上的人還很年輕,估計,是殷長淵剛成年的時候拍的,照片里的人俊美干凈又好看。

    只是,簡芷顏看著照片里的人,卻皺了皺眉頭,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心病,她忽然發現,她越看,越覺得照片里的人越像沈慎之——

    她忽然渾身一顫,不敢置信的看向殷長淵,“你……你是,這個照片里的人是沈慎之,而不是你?而——而——”

    “嗯。”

    他頓了頓,“我也不是很確定,只是猜測而已。”

    “怎么會——”

    “當時在別人幫忙辦好了身份證后,我看著的時候就覺得有點奇怪,不過,也沒有多想,以為是證件照和尋常的自己有點不同也是正常的。”

    “可是——”

    簡芷顏覺得不通,“如果這個身份證是屬于沈慎之的,可這個身份證一直就是你在用啊,那他豈不是就沒有身份證?要是他沒有身份證,他平常出行還有公司的事,怎么可能般的大?”

    “可我覺得里面的人,不是我。這種感覺,非常強烈。”

    簡芷顏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了,咬著唇看著他,然后,又低頭,看了眼身份證。

    然而,在看到身份證號時,她卻渾身一僵,長淵,你……你是陽歷3月30號出生的?

    不知道,不過,自我有記憶以來,都是過這個生日的。他完,語氣一頓“沈慎之也是這個生日?”

    苦澀和酸楚堵滿了簡芷顏的心房,“我給他過過一次生日,過的事這個生日。”

    “這么來,這個……是沈慎之出生的日子?”

    “我也不知道。當初我問他的生日的時候,他……他好像是遲疑了一會才回答我的,我不知道他這個遲疑是不想跟我,還是故意胡謅一個給我,又或者是,沒有跟我他真實的生日給我。”

    簡芷顏也不知道這個生日究竟是沈慎之的還是殷長淵的。

    殷長淵也皺了眉頭,簡芷顏又“那段時間,他是什么都隱瞞著我的,什么都不讓我知道,應該是怕我起疑吧,尤其是后來我和你不心偶遇了,他好像就更加心了。不過當初我沒有想到想這一層關系,沒有往深處想。”

    剛完,簡芷顏背脊僵直了,“你……你的意思是,我和他的結婚證上的名字,或許,或許就是殷長淵?”

    “……嗯。”

    如果這個身份證都是屬于沈慎之的話。

    簡芷顏定定的愣在原地,忽然不出話來了。

    殷長淵也沉默了下來。

    簡芷顏喉嚨干澀,“長淵,那……這個照片里的人,如果是沈慎之,那這個身份證應該……屬于誰?”

    殷長淵想回答不出來。因為他和沈慎之的事,不是一張照片就能解決的。

    “長淵,你該怎么辦?”

    簡芷顏都不知道該怎么。

    如果沈慎之真的用殷長淵的身份證和她辦理了結婚證,那事實上和她結婚的人,不就是殷長淵嗎?

    而且,如果這個身份證要是真的屬于沈慎之的,那殷長淵怎么辦?

    “或許,我可以叫人將身份證上的照片換了。”

    簡芷顏愣住了,眼睛驟然一亮,“你得對!”

    如果照片是殷長淵的,這個身份證來就是屬于殷長淵的,這么來,這個身份證就百分百屬于殷長淵的,沒有疑問了。

    不過,不管怎么想,她覺得這個事還是有點亂,理不清。

    “長淵,這件事,袁一冰他們有沒有跟你提?”

    殷長淵搖頭。

    “他們為什么不提?是想隱瞞點什么,還是……是我們想太多了?”

    其實,如果沈慎之真的用殷長淵的身份證和她辦了結婚手續的話,就算這個身份證是屬于沈慎之的,那她想離婚,也簡單得多了。

    “你可以去查一下,或者是看一下沈慎之要用到身份證號碼的那些文件。”

    “我知道,不過,想要拿到這些文件不容易的,沈慎之從來就不讓我近他的書房,就算給我進恐怕也是做好了準備的了。”

    “你可以試一試。”

    簡芷顏點頭。

    如果確定了這一點,或許對她和對殷長淵都會有所幫助。

    “外面冷,我們回去吧。”

    簡芷顏點頭,她腳不舒服,殷長淵扶著她,“心點。”

    簡芷顏笑了下,“我知道,謝謝。”

    “不客氣。”

    “去公司吧。”車子在準備行駛進簡芷顏住的別墅區時,沈慎之忽然。

    “是。”

    車子,最后在沈白集團門口停了下來。

    他剛回到辦公室,蘇茜白就從側邊的會議室里走了出來,“回來了?”

    沈慎之一頓,“什么時候來的?”

    “剛到不久,打你手機沒人接,就到這邊來了。”她笑“去忙什么了?”

    沈慎之在辦公室里坐下,“怎么來了?”

    “殷長淵和殷正橫昨天晚上到京城來了。”

    沈慎之一頓,“他們來這邊做什么?”

    “不知道,不過根據我的人打探回來的消息,他們也沒去哪里,只是探望了幾個親友,然后……去了簡家。”

    沈慎之眼眸微瞇,忽然捏了一根煙出來燃起,放到唇邊有一口沒一口的抽著,抿緊了薄唇。

    蘇茜白一頓“心情不好?”福利 "hongcha866" 微信號,看更多好看的!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