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 章節目錄 第469章 虛無縹緲
    第46章 虛無縹緲

    “沒關系,你心知道什么就問吧,雖然……我不一定能幫得了你。”

    簡芷顏已經非常清醒了,沒有了睡意。

    “深入的事,我不會問的,所以,不用擔心。”

    簡芷顏靠在床頭上坐著,抱著自己的膝蓋,笑了下。

    其實,她想,就算是不深入的事情,她也未必能知道。

    殷長淵雖然是要問簡芷顏一些事情,可完了之后,殷長淵卻一直沒有開口。

    “長淵?”

    “其實,我更多的是想跟你聊一聊。”

    如果他真的想通過她來知道沈慎之的事,他早就問了,不會等到現在。

    殷正橫倒是跟她過,要他問一下簡芷顏關于沈慎之的事的,他心里也想過要問一下簡芷顏,不過,在真的和簡芷顏聊天的時候,他倒是什么都問不出來了。

    而且,他也是覺得,簡芷顏心里,對他,是存在愧疚的心理的,雖然,他覺得,她什么都沒有做,什么都沒有錯,要錯,也只是沈慎之的錯而已。

    “聊什么?”

    “什么都好。”

    如無意外,明天,沈慎之就會出席明天殷氏集團的股東大會了。

    每每想到這個,他的心,就靜不下來。可他又睡不著,想找個人聊天,當他浮現起這個念頭的時候,他已經撥通了簡芷顏的電話了。

    簡芷顏捏緊了手機,還是她先開口,將話,問了出來“殷氏集團現在處境很艱難嗎?”

    “不算艱難。”如無意外,明天他們和沈慎之,會有一場談判,而殷氏集團的處境艱難還是不艱難,就看明天的談判了。

    “抱歉,我可能,幫不了你什么。”

    殷長淵話雖這么,可,她知道,就算不艱難,也不會好就是了。

    “沒事,這件事,你從來就沒有參與過,來,就和你沒有關系。”

    簡芷顏只是笑笑,沒有話。

    然后,她想到了蘇茜白。

    就不知道,蘇茜白在這個時候,會在哪一邊了。

    殷長淵其實,有很多話可以跟簡芷顏的,鑒于她現在正在懷孕,情緒不能太過激動,他才沒有。

    兩人,沉默了下來。

    “長淵……”

    “嗯?”

    “這件事,茜白,是在你們殷家這邊,還是,慎之這邊?”簡芷顏猶豫了下,還是問了出來。

    問這句話的時候,她死死的攥著被單,等待著殷長淵的答案。

    “她,從一開始,就在沈慎之那邊的,你到現在,還不知道嗎?”

    對于這點,殷長淵有點驚訝,她還以為,簡芷顏是已經知道了,所以才會表現得如此平靜的,而且,他也不相信她不知道現在沈慎之和蘇茜白現在在曼城,已經無所忌諱的出雙入對了。

    簡芷顏苦笑了下,“我,確實不知道,我覺得,或許,我知道的,比你還少。”

    就因為簡芷顏這句話,殷長淵不知道該怎么下去了。

    “你,沒事吧?”

    簡芷顏覺得,殷長淵是愛蘇茜白的,被蘇茜白欺騙,利用了這么久,而他卻發出了真感情,她相信,就算是再強大的男人,也不可能一點事都沒有。

    “沒事,我沒有這么脆弱,也沒有你想象的這么愛她。”

    簡芷顏放心了一點,只不過,她的眼睛,卻毫無預兆的泛紅,眼淚也從眼睛里掉下來。

    “你呢?”殷長淵反問。

    “嗯?”簡芷顏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殷長淵沉默。

    簡芷顏片刻后,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她笑了下,“我之前,就……就已經這么猜測過了。”

    之前只是猜測蘇茜白和殷長淵訂婚是為了利益,現在知道自己猜測對了,心里,忽然就難受起來了,雖然……

    她曾經偷聽到沈慎之和簡老爺子的話,知道他和她結婚,并不是為了所謂的利益。

    可不知為何,她就是覺得,在知道蘇茜白真的是和沈慎之合計計算殷家,才和殷長淵訂婚的之后,她的心里,對于那一次偷聽到的內容,覺得有點虛無縹緲,不太真實了……

    她壓抑著聲音,殷長淵沒有聽到她的哭聲,也不知道她哭了,不過,他也知道她心里不好受,別的,添油加醋的話,更深入一層的事,他更連提都沒有提。

    “抱歉,打擾你睡覺了。”

    簡芷顏將電話拿開,笑了下,“沒事,我也沒你想的這么脆弱啦,你也不用擔心我。”

    就算殷長淵不,簡芷顏也明白,他肯定是隱瞞了她什么的,怕她知道后會傷心。

    對于這點,她苦笑了下。

    其實,她想他的擔心,似乎是多余的。

    對于沈慎之對她有心刻意的隱瞞,她其實,早就習慣了……

    最后,是怎么掛電話的,簡芷顏已經忘記了。

    只是,這個晚上,直到天亮了,她都沒有睡著。

    一直到她眼睛累得流淚,疼得不行,她才闔上眼眸休息一下,繼而慢慢的睡了過去。

    不過,她覺得她還沒睡多久,外面就響起了一陣門鈴聲。

    她醒來了,只是,頭有點暈,走出去開了門,見到門口著的應錚硯,扶著太陽穴,剛想開口,腳步就踉蹌了下,倒在了應錚硯的懷里。

    簡芷顏的臉色異常的蒼白,嚇到了應錚硯了,他快速的將她抱了上床,“怎么了?我去幫你叫醫生?”

    簡芷顏搖了搖頭,“沒事,我就是昨晚睡不好,頭有點疼而已。”

    “怎么會不好?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簡芷顏發白的唇瓣扯出了一抹笑容“我真的沒什么事,你不用擔心。”

    “確定?”

    “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心里有數的。”她揉了揉太陽穴,感覺頭沒這么暈之后,笑問“現在幾點了?”

    “早上八點四十六分。”

    簡芷顏覺得自己肚子餓了,看著她還沒凸起的腹部,笑“那,你幫我叫個早餐?我就不下去下面吃了。”

    “好。”

    簡芷顏下床的時候,應錚硯還是很不放心的,一直看著簡芷顏,直到她似乎真的沒什么事的進去洗漱后,他才放心了下來。

    只是,簡芷顏剛進去浴室,簡芷顏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應錚硯看了眼,是沈慎之的電話……添加 "xinwu" 微鑫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