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 章節目錄 弟399章 送傘
    弟3章 送傘

    簡芷顏眨眨眼,“我不是一向都很闊綽的嗎?”

    “可也沒有今晚這么闊綽。”

    簡芷顏挑眉,“是嗎?”她自己怎么沒感覺?

    “是啊。”完,似乎想到了什么,“我近段時間見過汪雯雯他們幾次,聽他們起過你老公,據,你老公是個很有錢的人哦,怎么,他的錢是不是都被你抓到手上來了?所以,你才會出手越來越闊綽了?”

    簡芷顏一頓,聳肩,“除了當初用三千萬買了我的房子,在我的印象中,他沒給過我錢。”

    “不……不是吧?那你不是也還要自己養自己嗎?”

    “是啊。”

    “不是吧?真的沒給過?”

    郭默晚覺得似乎,有點不太對了,“雖然你也不缺錢花,不至于要他的錢,可你們夫妻兩人,他表達一下心意什么的,也是要的吧?一點錢都不給,似乎,不太正常啊。”

    完,問她“你有問你老公要過嗎?”

    “沒啊,我自己又不缺錢花,為什么要他的錢?”

    “不是,這性質不一樣好嗎?你不缺錢花,可如果他有你心的話,應該每個月都會給你一筆錢啊,不管你缺不缺錢,給了就是他的心意了,可不給,我就覺得他好像不舍得給你錢花似的。”

    簡芷顏愣了下,忽然想起自己給他買東西倒是一點都不吝嗇,可沈慎之真正給她買過的值錢的東西,可謂是少之又少。

    就算有,都不是什么貴重的東西。

    她不缺錢,她也不會計較這個,可是現在聽郭默晚起,心里……

    倒是有別一番的滋味了。

    郭默晚完,又皺了眉頭“不過,你老公看起來,也倒也不像是個摳門的啊。”

    簡芷顏拍她的腦袋,“好了,我又不缺錢,想這個干什么啊?”

    “不是,我這不是覺得你們感情好像挺好的嘛,如果你們感情這么好,他不給你錢,這不就更加不合邏輯了嗎?”

    簡芷顏垂眸,“所以呢?你想什么?”

    “我……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覺得怪怪的嘛。”

    簡芷顏笑了下,“是啊,其實,就是怪怪的。”

    “什么意思啊?”

    “沒什么意思,不是要吃冰淇淋嗎?走吧。”

    兩人正這么著,簡芷顏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郭默晚看了眼,看到了‘慎之’兩個字,她吞了吞唾液,“你……你老公?”

    簡芷顏點頭,看了眼之后,沒有接就放回去了口袋里。

    “你……不接啊?”

    郭默晚問。

    “嗯。”

    “為什么?你,你敢不接沈先生的電話啊?”

    雖然在畢業典禮上郭默晚可以隨意的觀看沈慎之那張俊美的臉龐了。

    可,沈慎之還是她第一次見到的那樣冷漠,尤其是對待其他人,對簡芷顏那可就跟冷漠夠不上邊,要溫柔得了。

    可即使如此,郭默晚還是沒想到簡芷顏竟然敢掛沈慎之的電話。

    因為,沈慎之在她的心里,他身上的氣勢還有冷漠都讓人又不自主的產生敬畏和抗拒。

    簡芷顏白了她一眼,“我掛他電話,他能拿我怎么樣?”

    “這……這倒是。”郭默晚頓了頓,忍不住問“那顏,你為什么要掛他電話啊?你們真的吵架了?”

    “算是吧。”

    “吵架也不能不接電話啊,或許,他是有急事呢?”

    “能有什么急事?”簡芷顏不以為然,“他就是想催我回家而已。”

    “催你回家?你是,沈先生在家里等你?”

    怎么聽簡芷顏的話,感覺像是沈慎之獨守空房,而簡芷顏在外面到處花天酒地似的?

    呃……

    這個反差,好像有點大,郭默晚覺得,她好像接受不了。

    “估計是。”

    “你經常讓沈先生等你回家?”

    “也不算。”不過,起來,倒是他等她比她等他多就是了。

    簡芷顏也不想這個了,她拉了拉郭默晚,“好了,不他了,我們去吃冰淇淋吧。”

    看出了簡芷顏不想,郭默晚也不勉強了,點頭,“好吧。”

    兩人正這么著,簡芷顏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這回,簡芷顏連看都不看了。

    “顏……”郭默晚扯了扯她,“你的手機響了,你不看看是誰打來的嗎?”

    “不用。”

    “……還是沈先生?”

    “估計是。”

    “那,我們還是先散了吧。”想到讓沈慎之等簡芷顏,郭默晚就頭皮發麻。

    “好不容易出來一趟,不想這么快回去。”

    “好吧,那我們再逛一會,就回去?”

    “嗯。”

    話時,簡芷顏看了眼口袋里的手機,還將手機關了機。

    所以,沈慎之再次打電話過來時,顯示的,是已經關機的提示。

    沈慎之揉了揉眉心。

    坐在他對面的段子臻挑眉,“還是不接?”

    沈慎之沉默。

    段子臻挑眉,“芷芷的脾氣,還要鬧到什么時候?難道,她心一直和你鬧下去?”

    沈慎之也沒有回答他,芷芷將視線,放在了窗外,“下雨了?”

    “嗯。”

    “芷芷,最不愛帶傘了。”

    段子臻瞇眸,“所以呢?”

    沈慎之沒有回答他的話,又撥了個電話出去“現在芷芷在哪里?”

    “購物大廈那邊。”

    隨后,沈慎之掛了電話,問吳阿姨,“今晚,會降溫?”

    “是的。”

    沈慎之沉默的上了樓,將過來做客的段子臻直接忽略了去。

    段子臻在樓下叫,“喂,你就這樣扔下我,真的好嗎?”

    沈慎之腳步不曾停歇,上了樓,拿了一把傘和一件看上去不像他的衣服下了樓。

    段子臻瞇眸,“你這是……去給芷芷送傘?”

    沈慎之沒有回答,不過,看樣子,段子臻并沒有猜錯。

    “你……不是吧?不是芷芷在購物大廈嗎?那里到處都有雨傘,就算芷芷不愛帶傘,隨便買一把先用著就好了,用得著你丟下我這個客人,千里迢迢的去送傘嗎?”

    不過,他覺得送傘,是借口吧?沈慎之只是在家里等人等久了,想快點見見人家吧?

    想到這,他就更加受不了,他們每天都見面,同床共枕,就算是初戀也不會像他這樣,做到這個份上來吧?添加 "xinwu" 微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