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 章節目錄 第2438章,傅瑾城篇617
    “說完了?”傅瑾城的淤青還是很冷淡。

    林母氣得不行,“你那什么態度?”

    “說完我掛電話了。”

    不等林母開口,他就掛了電話,把手機還給高韻錦,踩油門駕車離開。

    車子在距離婚禮舉辦地點不遠的一家高級酒店門口停了下來。

    酒店經理帶著幾個工作人員早就在酒店門口等他們了,在他們下車后,趕緊幫忙搬行李,并帶他們上樓。

    經理帶著他們上了頂樓的總統套房。

    頂樓一共兩個房間,非常大。

    傅瑾城的安排是,高韻錦住一個,而高進升他們則住隔壁。

    房間又大又奢華漂亮,里面有好幾個房間,她一個人哪住得了這么大的地方?

    她拉著傅瑾城,“瑾城,要不你把隔壁房間退了,讓我爸媽他們跟我一起住的了,反正房間這么大。”

    “不礙事。”傅瑾城笑:“這家酒店我包了一個星期,就是用來這幾天接待遠道而來的賓客的。放心吧,房間夠用。”

    高韻錦下巴都要掉下來了,“包……包了一個星期?”

    那得花多少錢啊?

    “嗯。”

    “外地的賓客有這么多嗎?”而且他還包一個星期,其實三四天就足夠了。

    “沒有,不過這樣比較方便。”

    高韻錦睨著他:“我看你就是浪費錢。”

    她覺得他這么做純屬鋪張浪費,他不心疼錢,她還心疼呢。

    傅瑾城卻一點都不覺得:“結婚這事,一輩子就只有一次,浪費一點又何妨?我覺得值。再說了,這么重要的事,自然是要辦到最好的,我不想留下任何遺憾。”

    高韻錦愣了下,心里甜滋滋的,“嗯”了一聲。

    高韻珍在一旁看著,眼眸里的酸味,都快溢出來了。

    心里也非常不是滋味。

    但沒人在意她的想法。

    傅瑾城這時開口,跟高進升和金如蘭說:“叔叔阿姨,要不你們先回房間里休息一下?我跟小錦說點事。”

    “哎,好,你們聊。”

    高進升和金如蘭高興得不行,簡直笑得合不攏嘴,識相的離開,把空間留給高韻錦和傅瑾城兩人。

    傅瑾城在他們離開后,幫她把行李搬到了房間最大的臥室,開始幫她收拾行李。

    高韻錦趕緊說:“我自己來就行,你都忙一天了,休息一下吧。”

    “沒事,我不累。”傅瑾城壓著她的肩膀,讓她在床上坐著,他來幫她收拾行李。

    一邊收拾,他一邊說:“對了,一會我去一趟醫院,等我處理完事情后,我就回來帶你去吃飯,有空的時候,先想一下晚上要吃什么?”

    晚上吃什么,高韻錦現在自然是沒心情去想的。

    聽到這個話題,她壓根坐不住,忙在他面前蹲了下來,跟他一起收拾東西,“你去醫院,是去看林小姐嗎?”

    “嗯。”

    “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我自己去處理就可以了。”

    “可是我想跟你一起——”

    “乖,聽話。”他揉了揉她的發端,“林以熏一直都是個小心眼且極端的人。你去了只會讓她記恨你而已。”

    “她記不記恨我我不在意啊。”

    “我在意,因為被她記恨上,不會是好事。”

    她不知道被林以熏記恨上的后果,所以她才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那她豈不是會恨上你?”

    “她恨不恨沒關系,反正今天過后,她再也沒有能力把我們怎么樣了。”他笑著親了親她的發端,“沒事的,不用擔心,嗯?”

    “那好吧。”

    既然他這么說了,她也不給他添亂了,她拿過他手里的衣服:“那你趕緊去吧,我來收拾就好。”

    “不急。”

    “……哦。”

    看他胸有成竹,高韻錦也不多管這件事了。

    看著他為她忙碌的身影,她的心就跟泡在蜜糖里,甜蜜蜜的,情不自禁的過去抱著他,趴在他的背脊上。

    傅瑾城一頓,握住她抱著他脖頸的手放在唇邊親了下,“怎么了?”

    “沒有,我就是……很高興。”

    想到他們快要結婚了,她既高興又激動。

    他啄了下她的唇,“我也是。”

    高韻錦回應了他一下,抱著他不撒手。

    一會后,等傅瑾城收拾好她的行李后,她才放開他。

    與此同時。

    醫院里。

    林母被傅瑾城掛了電話,氣得臉都綠了。

    可她沒來得及多做什么,急救室的門就打了開來,林母也顧不上生氣了,趕緊跟了上去,“醫生,醫生,我女兒怎么樣了?”

    醫生摘下口罩:“病人沒有生命危險,半個小時后就能醒來。”林家人均松了一口氣,可醫生又說:“不過病人膝蓋受重傷,雖說恢復后可以走路,不過就我們醫院的醫療技術來說,可能會留下一些后遺癥,想恢復如初可能性不大,這

    一點你們得有心理準備。”

    林家人愣了下,臉色一白。

    醫生說了幾句安慰的話,再吩咐了幾句話就離開了。

    林母卻愣在了原地,哭了出來,“我的小薰怎么這么命苦呢?如果……如果她知道自己的腿以后會留下后遺癥,她得多傷心啊。”

    林父安撫的拍拍她的肩膀,“這家醫院不能治而已,不代表別的醫院治不了。等小薰精神好一點,我們帶她到國外去治療,肯定能治好的。”

    話雖這么說,但林父自己心里其實也沒太大把握。

    林母自然也能看的出來,她咬牙道:“都是傅瑾城!我們小薰是因為他才這樣的,他得對我們小薰負責!”

    她對自己唯一的女兒一直都抱很高的期望的。

    她希望她能嫁入比他們林家更高的豪門。

    可如果她的腿有問題,別說更好的豪門了,就是跟他們林家門當戶對的,估計人家都未必會選擇她了。

    所以,無論如何,她都要傅瑾城為她女兒負責!

    林家一家三口,都守在病房里沒有離開。

    半個小時后,林以熏果然醒來了。

    她一醒來,林家人都激動的涌到了床邊。

    林母哭著抱著她的肩膀,“小薰,你終于醒了?你知不知道,你快把我們給嚇死了!”“媽……”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