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 章節目錄 第2432章:傅瑾城篇611
    高韻錦心頭一暖,“我覺得你爺爺其實對你挺好的。”

    人非圣賢孰能無過?

    傅老爺子也有自己的使命,他能祝福傅瑾城,放手讓他去尋找自己真正的幸福,就已經很不錯了。

    而她不知這輩子有沒有機會能等到高進升真正為她幸福著想,不作妖的時候呢。

    “嗯。”

    比他上輩子所知道的還要好一些。上輩子傅老爺子在他事業上有所成就之后,對他一直挺不錯的,只不過是他自己一直因為當初中毒和小時候的事而不信任他,以為他之前說的讓他帶高韻錦回去給他看看

    ,只是想試探他而已。

    高韻錦不知想到了什么,問:“對了瑾城,你有堂兄弟結婚了嗎?”

    “沒有。”

    “這么說你是你爺爺這么多孫子里,第一個結婚的?”

    傅瑾城也才反應過來,親了她一口,大笑道:“好像還真是。”

    他雖然有幾個比他大的堂哥,但他們都還沒結婚。

    “你是他這么多孫子里,第一個結婚的,意義應該是不一樣的,所以我們順了他老人家的心愿,回去G市辦婚禮好不好?”

    傅瑾城笑容一頓,臉色認真的搖頭:“不。”

    “為什么?”高韻錦愣了下,沒想到他會拒絕得這么干脆。

    頓了下,她又笑了起來,認真的問:“是你有更喜歡的地方嗎?如果你有更喜歡的地方那就算了,我們還是去你想去的地方吧。”

    雖然答應過傅老爺子,但在她心里,傅瑾城才是最重要的。

    她知道他特別看重他們兩人的婚禮,他們的婚禮這一輩子也只有一次,這么重要的事,她還是要根據他的想法為主的。

    至于傅老爺子那邊,改天她跟他道個歉好了。“不是。”傅瑾城認真的牽起她的手,在她的手背輕輕落下一吻:“我不希望我們的婚禮為了迎合別人來辦,我只希望這場婚禮是你想要的,以你的想法和喜好為主,至于其

    他的都不重要,畢竟,結婚是我們兩個人的事。其他的我們可以供參考,但主要還是我們自己的心愿。”

    所以,他們的想法是不謀而合了。

    都在為對方著想。

    高韻錦心里一甜,抱著他的脖頸認真的問:“你真的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嗎?”

    傅瑾城笑,聲音低沉沙啞得很好聽:“你心里想去的地方,就是我最想去的地方。”

    高韻錦臉頰一紅,心里比喝了蜜還甜:“那就是說,我說了算?”

    “嗯哼,之前不是跟你說過了嗎?”“我知道。”高韻錦認真的看著他:“我知道你以為我會跟別人一樣,選擇國外一些特別高大上,或者浪漫的地方舉辦婚禮,但其實不是的。我其實最想去的地方……是G市

    ,你的故鄉。”說起這個的時候,高韻錦眼眸流光溢彩,滿眼向往:“我不知道怎么樣才算是浪漫。我對浪漫也沒有特別的向往,甚至比起浪漫,我更喜歡腳踏故土的歸屬感,所以,G市

    真的是我最想舉辦婚禮的地方。而且,我G市這么大,我相信要找一個不錯的辦婚禮的地方是很容易的,你說對不對?”

    這輩子,高韻錦從跟著他一起到過G市開始,她就從不掩飾對G市的喜愛。

    他也知道,她其實是愛屋及烏,以為這座城市是他出生并成長的地方,就特別有親切感,從沒說過G市哪里不好。

    至于她剛才那番話,他相信也是真的。

    因為,不管是上輩子,還是這輩子,她都是一個樸實且踏實的人。

    可能是因為家庭因素,不管她是艱難還是富有,她向往的日子永遠都是這么的簡單。

    所以,這兩輩子,她的追求其實都從未變過。

    傅瑾城抱緊了她,鼻頭泛酸,卻笑笑擁緊她,“好,那我們就回G市舉辦婚禮。”

    傅瑾城畢業的當天,似乎是個非常不錯的好日子。

    因為電視臺播報,說今天會有流星雨。

    這在全國各地都掀起了一股看流星雨的風潮。

    這次傅驍城和薛永樓難得過來跟他們小聚,他的朋友提議,這么難得的機會,大家一起去山上看流星雨什么的。

    正好今天大家都有空,而高韻錦和傅瑾城也很久沒外出好好玩過了,就都去了。

    高韻錦的舍友聽說他們要山上去看流星雨,也很激動,一起跟了過去。

    在去的路上,傅瑾城問高韻錦:“想好愿望了嗎?”

    “啊?沒有。”高韻錦說:“報道不也說了嗎?不一定能看到流星雨的,我們——”

    “那萬一真的有呢?”傅瑾城催她:“趕緊想一下,不然等真的看到的時候,你再想已經來不及了。”

    “哦,好吧。”高韻錦的舍友就坐在后座,聽到他們的談話瞬間笑了出來,跟傅瑾城說:“學長,沒想到啊,你居然會是信這些的人,我們還以為你會勸小錦,讓她別信這些東西,她如果

    有什么愿望,你都能幫她實現什么的呢。”

    高韻錦之前,其實跟白玉敏一樣,并不覺得傅瑾城會是一個信這些虛無的東西的人。

    可最近,她發現傅瑾城還挺信這些的。

    她也有些好奇,看了傅瑾城一樣。

    傅瑾城淡淡道:“我不是神,也不是萬能的,總有我做不到的事。”

    比如說,她的生死,她的安危,他一點頭緒都沒有。

    高韻錦愣了愣。

    她有種,傅瑾城會信這些,都是為了她的感覺。

    而且……

    他似乎有些不安。

    她心一緊,也軟得不行,忙說:“我知道了,我會好好想的。”

    傅瑾城自然很開心,笑道:“嗯,乖。”到了目的地,高韻錦的舍友們雖然知道傅瑾城挺在意這場流星雨的,但是在看傅瑾城,傅驍城,還有黎越鎧齊齊從車子里抱出了一臺天文望遠鏡的時候,還是都驚到了:“

    原來男生對流星雨是這么感興趣的嗎?”

    她們到這里來只是想露營而已,對于能不能看到流星雨并不抱希望,真的沒有說特別執著的想要看到流星雨。而且她看高韻錦和董眠想法跟她是差不多的。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