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 章節目錄 第2269章,傅瑾城篇448
    她剛掛電話,忽然她的秘書急忙的走了過來,“林總,您在車庫里的車窗被人砸了。”

    林以熏皺眉,“怎么回事?”

    “不清楚,保安值班的時候看到您的車窗破了個洞,玻璃躺了一地,讓前臺通知我的。”

    “什么時候的事?”

    “之前您在開會,我不敢打擾您,應該有差不多半個時了。”

    “知道了。”

    林以熏覺得這是一件事,再加上現在公司的事情多,傅瑾城那邊的事情又讓她心生煩躁,沒多想,開始處理公事,打算晚一些再聯系人過來把車子拖去修。

    只是,不知為何,她心神越發難以安寧,總覺得好像有什么事,給她忽略掉了。

    但她想了許久,卻沒想出所以然來。過了一會后,門外想起了一陣喧鬧聲,緊接著,她辦公室的門,被人強硬的推開了,她抬頭,就看到門外了好幾個警察,她愣了下,還沒反應過來,就被警察擒住,拷

    上了手銬。

    林父林母收到消息過來,臉色都變了,“警察同志,發生什么事了?你們為什么又抓我女兒?”

    “我們查到了你女兒殺害高韻錦的證據,現在正式逮捕她。”

    警察不多廢話,直接將人帶走,林以熏不知怎么的,忽然想到了自己被砸壞的車窗……

    行車記錄儀!

    那個東西,平時她都開著的。

    當天,綁高韻錦走的那天,她忘記關了……

    林以熏被帶走的時候,高韻錦的后事已經處理完了。

    傅瑾城沒有過來。

    薛永樓他們身穿黑色西裝,在高韻錦的墓碑前為她送行,現場一片靜默,忽然有人走了過來,在薛永樓耳邊了一句話,薛永樓驚愕的抬眸,“當真?”

    “真的,林以熏五分鐘前,被警察帶走了。”

    高柏煊就在旁邊,耳尖的聽到了一些,激動的問“誰被警察帶走了?是林以熏嗎?”“對。”薛永樓看著墓碑上的那張照片,高韻錦的笑容溫柔如往昔,但她終歸是死了,人死不能復生,看著照片里她的笑容,薛永樓有片刻的恍惚,仿佛看到了與她初見那

    會的情景。

    只是,那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一轉眼,竟然已經過去二十年了。

    時間,當真無情。

    當年,他和高韻錦相遇的時候,他想,他們倆都沒想到,他們之間能有如此深的牽絆,也沒想到彼此的人生,竟是這個結局。

    “怎么回事?”覃竟敘忙問。

    “有人找到了林以熏和她的人的行車記錄儀。”

    傅驍城愣了下,“對,當初我們怎么忘記了這個!”

    “有了這個,當真就能讓林以熏給錦償命嗎?”薛母有點擔心。

    “既然警察會將人帶走,就明里面肯定有直接性證據。”覃竟敘。

    “那就好。”薛母喜極而泣,附身摸了摸墓碑上的照片,“只要拿到了林以熏的犯罪證據,錦才能安息。”

    薛永樓沒話。

    他不確定高韻錦真的能安息。

    這些年,他能感覺到高韻錦是真的完全將傅瑾城放下了,她往后的人生里,她只為自己和高柏煊而活。

    更確切的,是為自己而活,因為高柏煊已經有能力開展屬于他自己的精彩人生了。

    正好在她可以開始考慮自己接下來的人生時,她死了。

    這些年,她過得并不好,他覺得她是想重新開始的。

    但她沒有等到這個機會。

    如果她終將有一死。

    他知道,她絕對不會想以這樣的形式死去。

    她的死,相當于為她前半生所做的選擇埋單,又怎么能稱得上安息?

    薛母挺開心的,眼看著時間差不多了,跟薛永樓“安排一下客人吃午飯,再安排一下他們的住處——”

    “媽,他們都有自己的住處,不用我們安排了,我想一會去警察局那邊看一下,家里的事,你和爸處理一下?”

    薛母立刻點頭“好,你快點去,家里的事媽處理就好。”

    “我跟你一起去。”高柏煊插嘴。

    “好。”

    兩人和其他人打了個招呼之后,便上了車,前往警察局,高柏煊在車上問“薛叔叔,行車記錄儀的事,是你找人處理的嗎?”

    薛永樓知道他想問什么了,他直接搖頭“不是。”

    這些日子,他要親自處理高韻錦的葬禮,很忙,雖然一直有派人查,但他的人還真漏掉了這一點。

    高柏煊冷淡的“不是你,也不可能是他。”

    薛永樓捏著方向盤,側頭看他“為什么?”

    高柏煊側頭,看向窗外的風景,眼眶是紅的,“在他的心里,從來就沒有過媽媽,他一直幫著……幫著林以熏。”

    “安安——”“我不需要父親,他存不存在,對我來,都無所謂,我從來不因為他對我冷漠的態度而傷心,”高柏煊咬牙,“但是……他憑什么這么對我媽媽?他憑什么?我媽媽不夠好

    嗎?就算我媽媽不夠好,我媽媽難道做過什么對不起他的事?就算有,也不是他放任林以熏害死她的理由!”

    薛永樓收回目光,“你媽媽沒有做過對不起他的事,相反,你媽媽還在他最艱難的時候,陪在他身邊。”

    “但他還是拋棄了她,和林以熏在一起了,對吧?”高柏煊諷刺道。

    “對。”

    “所以,行車記錄儀的事,怎么可能是他做的?”高柏煊嗤笑“你不知道,平時他就對林以熏溫柔一些而已,對我和其他人,都冷漠得可以——”

    想起過去高韻錦對高柏煊的寄望,薛永樓有一一“但當年,你四歲的時候,林以熏想要動你,是他制造了你們死去的假象,保存住了你和錦。”

    他擔心高柏煊對傅瑾城心存怨恨,反而害了自己。

    “不可能,明明是你,媽媽跟我過的。”

    雖然高韻錦是從另一角度的,但高柏煊這么聰明,怎么可能猜不出來和薛永樓的是一件事?

    “她以為是我,因為傅瑾城是以我的名義處理的。”這件事,他曾經想過要告訴高韻錦,卻一直猶豫。福利 "songshu566" 微信號,看更多好看的!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