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瀾小說 > 玄幻小說 >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 章節目錄 第2262章,傅瑾城篇441
    傅瑾城做筆錄的時間并不長。

    從警察局做完筆錄出來,打開手機,上面一堆未接來電,都是林父林母的。他剛看了眼,林父林母又來電話了,他看了眼,掐斷了,這時,另一個電話又打了進來,傅瑾城這次倒是接了起來,那邊覃竟敘語氣激動“我看新聞了,林以熏因綁架殺

    人被警察帶走了?她殺誰?是不是師妹?”

    傅瑾城“嗯”了一聲,語氣很淡,聽起來虛無縹緲,覃竟敘不知自己是不是幻聽了,怔愣著,許久咬牙道“傅瑾城,你——”

    什么好呢?

    責備再多,懊悔再多,又有什么用?

    高韻錦已經死了。

    覃竟敘不再一個字,撂下了電話。

    傅瑾城也就由著他掛電話,他的秘書已經在外面等著他了,神情著急,正要話,傅瑾城的手機再度響了起來。

    這次,是他之前派在處理高韻錦事情的人的來電,“怎么了?”

    “我已經把照片和一些資料,發到你郵箱里了。”

    “嗯。”

    掛了電話后,他的秘書證想開口,看到傅瑾城低頭拿著手機忙碌,以為他在忙碌什么正事,強忍著沒開口,讓司機把他們送回去公司。

    傅瑾城打開了那封郵件,涌入眼前的第一張照片,就是高韻錦上身染滿了血跡,倒在地上的情景,之后,是她在太平間的圖片。

    一共就幾張。

    上面還附帶了一些資料,告知高韻錦的死因,還有現在的去處……

    資料并不長。

    傅瑾城看著這些的時候,很平靜,很平靜。

    他的秘書在他身邊沒有感覺到任何情緒,但大概知道傅瑾城到底在看什么。

    他的秘書不了解他和高韻錦的事,也沒插話,一直到他看完了,才開口道“傅總,這一次的事被人捅上媒體了,現在熱度很高,公司的股價一直在跌。”

    “嗯。”“是誰把消息捅給媒體的,我們已經在查了,要不要召集股東開會?先把消息壓住?”傅氏是g市龍頭企業之一,這種負面新聞,政府那邊不會輕易放出來的,傅瑾城在媒體

    那邊也有人,很多媒體也不敢亂報道,可被傅氏壓著的企業,搞盡腦汁都想傷傅氏元氣,這么好的機會,他們自然是不會輕易放過的。

    “嗯。”

    他的秘書松了一口氣。

    他之前看傅瑾城的態度,還以為他不想管呢。

    幸好,呼,幸好。

    傅瑾城在回去傅氏的路上,林父林母又來了電話,傅瑾城直接掛了電話。

    回去了傅氏,開會時會議室里氣氛不是很好,大家對于這一次的事件對傅瑾城有些異議,但也不好直面擺出來,畢竟,這些年傅瑾城在傅氏的貢獻,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他們也相信,這一次的事,傅瑾城想要解決會很容易,他們這么大的公司,主要責任又在林以熏身上,他們只是被波及而已,沒必要得罪傅瑾城。

    但現在股價下跌得有點嚴重,公司損失不低,他們也心疼,所以希望盡快穩住股價,及時止損。

    然而,股東們吵吵鬧鬧了半天,傅瑾城都沒有開口,股東心里憋屈,忍不住“瑾城,你倒是句話啊。”

    “把我和林以熏離婚的消息放出去。”

    傅瑾城終于開口了,股東們只知道林以熏殺了人,也知道她殺的事高柏煊的親生母親,但高柏煊的母親對于傅瑾城來是個怎么樣的存在,他們并不清楚。

    他們只知道傅瑾城和林以熏感情很不錯,他們了這么多,都沒有把結果落實,就是希望傅瑾城能退讓,和林以熏離婚。

    但他們就擔心傅瑾城不肯。

    所以,在傅瑾城主動出來的那一刻,幾位股東都有些驚訝,他們還以為服他離婚會是一件很艱難的事,甚至還以為,他會為了林以熏開脫。

    “至于媒體那邊,你們去打個招呼就好。”

    如果把林以熏為什么殺人的消息放出來,牽扯上了高柏煊,對傅氏的影響會更大。

    傅瑾城的秘書連忙點頭應聲。

    這次的事,也算是處理完了,傅瑾城離開了會議室,回去了辦公室,他的秘書跟上,“傅總,您吃晚飯了嗎?”

    “沒有。”

    “您是回家吃,還是在這里吃?”

    “回家。”

    “好的。”

    傅瑾城剛到家,踏入大廳,就看到來了心事重重的林父林母,他們看到傅瑾城回來了,松了一口氣,“瑾城,你回來了?你——”

    “管家,送客。”傅瑾城沒有什么情緒波動的。管家立刻點頭,林父林母哪能隨便離開,上前拉住傅瑾城,哀求道“瑾城,新聞薰殺死了那個姓高的賤女人,這……這怎么可能呢?薰她不可能會做這樣的事的,

    里面肯定有誤會,她是你的妻子,在你身邊陪了你十多年,你一定要幫幫她啊。”

    傅瑾城頓了腳步,笑了笑,“為什么不可能?”

    林母愣了下,下意識的“薰的性格你還不知嗎?她這么善良,她——”

    “她什么性格我自然知道,但我從來不知道她竟然也可以稱得上善良。”

    傅瑾城一句話,堵住了林母的嘴,她詫異不已,“瑾城,你什么意思?”

    傅瑾城沒回答,林父惱怒道“剛才我聽你想回去公司了?”

    傅瑾笑“我還不能回去公司?”

    如果傅氏現在股價下跌得厲害,那林氏就是傅氏的兩三倍了。

    現在他唯一的女兒還在派出所里,情況還不清楚,他急的不行,真的想跟傅瑾城吵架的了,但想到現在他們的處境,只好忍住。

    “瑾城,我知道你對那個姓高的女人還有感情的,她死了,你怕對你兒子無法交代,我們都理解,但你不能這么薰,我們是她身邊最親近的人,我們應該相信她的。是,她這一次的事確實對公司造成了一些影響,但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是幫她洗脫罪名,不是想著怎么穩住公司,只要我們幫她洗脫了罪名,公司那邊的事,自然就會有好轉。”福利 "xinwu" 微鑫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
安徽快三质合走势图